您在這裡

乾坤鑿度

Jack 在 2011, 十月 15 - 11:16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 閱讀原始圖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文字輸入:tranhon, Sandy


乾坤鑿度一

自緯學禁絕之後,其全書之見於今者《乾鑿度》而已,而脫文誤字,蕪不可理,間常為之反覆。

推求其術有五。

一求所直部歲,置積筭以元歲除之,餘不滿部首歲,即為天元,滿部首歲,除之為地元,再滿部首歲除之,為人元,不盡以紀歲,約之即所入部之年也。以部上之干支次其不滿紀歲之年,則得歲次矣。

二求主歲之卦,置部首以來歲數,以三十二除之,餘不足者從乾坤始二卦,而當一歲末筭,即主歲之卦。

三求世軌(世軌有二,有唐堯世軌,有文王世軌,其用法則同),置積筭以大周三萬一千九百二十除之,餘以七百六十而一為一軌,不滿軌者即入軌之年也。一軌消息,一卦大周,逢奇起復,逢偶起姤,四十二軌消息卦三周有半,八十四軌消息卦七周,所謂八十四戒也。

四求厄數,軌意置大周以來年數(用文王世軌,大周三萬二百四十),別用消息卦除之,每一除為一厄(此屬過去),周而復始,除至當下而止,視其所直之年,甲乙為飢,丙丁為旱,戊己為中興,庚辛為兵,壬癸為水。

五求五德終始,置積筭以一千五百二十歲除之,餘以三百四歲約之,木金火水土相次為轉移之歲,五德日數置部首以來積日,以一百八十除之,餘以三十六約之。甲庚丙壬戊五子相次,是其日也。

其積筭,天元至文王受命之歲,二百七十五萬九千二百八十(脫一五字)歲,入戊午部二十九年伐崇侯作靈臺,改正朔,戊午部之歲為庚子二十九年,則戊辰也,以武王伐紂十三祀推之,時歲在己卯,則文王受命為丁卯。伐崇改朔乃是受命後一年之事,鄭康成謂受命後五年,為此非也。康成云:三部首而一元,一元而太歲復於甲寅,以甲寅為天元之歲,伐崇是戊午年,而非戊午部也。戊午年文王尚在羑里,豈能伐崇哉。召誥周公攝政七年。孔穎達疏:此年入戊午部五十六歲,歲在乙未,上距伐紂十七年,伐崇二十八年,其為戊午部而非戊午年明矣。不得甲寅為天元歲首也。今定天元至壬子(作象作象數論之歲)二百七十六萬二千一百四十九歲入人元,庚子部五年。

乾坤鑿度二

主歲之卦以周易為序,而爻之起貞則以六日七分之法為序。內卦為貞,外卦為悔,故從初爻起為貞,其卦於六日七分在某月即以某月起初爻,陽卦左行,陰卦右行,兩卦以當一歲,前為陽,後為陰。左行者其次順數,右行者其次逆數,皆間一辰,乾於卦序在四月己,坤於卦序在十月亥,今乾初不起四月,坤初不起十月者,以十一月陽生,五月陰生,乾坤不與眾卦偶,故乾貞於十一月子,坤又不起於五月者,五月與十一月皆陽辰,間辰而次則相重矣,故貞於六月,未舍午而用未,是退一辰也。屯序在十二月,蒙序在正月,各以其月為貞。師序在四月,比序亦在四月,陰卦與陽卦同位,陰卦退一辰而貞,五月陽卦在陽辰(子寅辰午申戌皆陽辰),陰卦亦在陽辰,陽卦在陰辰,陰卦亦在陰辰(丑卯巳未酉亥皆陰辰),皆退一辰以為貞,不特同位然也。泰在正月貞其陽辰,否在七月,亦陽辰也,也自宜避之。

以兩卦獨得乾坤之體,故各貞其辰,而皆左行。中孚貞於十一月子,小過正月之卦也,宜貞於二月卯,而貞於六月,非其次矣。故云法乾坤。蓋諸卦皆一例,惟乾坤泰否中孚小過六卦不同,此是作者故為更張,自亂其義,而註言泰卦當貞於戍,否卦當貞於亥,抑又不知所據矣。

乾坤鑿度三 

軌運測驗之法,可以考見者,以所值之軌分受命之君之善惡。世爻得正失正而言,復之初陽得正故聖人,臨之二陽失正故庸人,泰之三陽得正故君子,大壯之四陽失正故庸人,夬之五陽得正故聖人,乾之上陽失正故庸人,姤之初陰失正故小人,遯之二陰得正故君子,否之三陰失正故小人,觀之四陰得正故君子,剝之五陰失正故小人,坤之上陰得正故君子。

以一卦得正之爻為享國之世數,復二四上三陰得正,三六十八,故十八世。初陽得正而不數者,陽少故也。臨四上得正,二六也,故十二世。泰初三得正,為二九四上得正,為二六,并之三十世。大壯初三得正,為二九上得正,為一五并之二十四世。夬初三五得正,為三九上得正,為一四(盛極而消),并之三十二世。姤遯主陰,雖三五得正而皆陽也,故止一世。否二五得正,一九一六得十五世。以非盛時故,即以二五為世數。觀二四五得正,而二五止數其位,四則數位兼數,并之二十世。剝二四得正,為二六,故十二世。乾三九二十七而三十二世者,於五兼數其位也。坤三六十八而三十六世者,偶其數也。

其受命即位之年,在入軌之初與天運相符,則有賢子孫繼之以畢其軌,亦如六爻次序,自初至上,不當軌年之初(入軌已十年百年),既與天運不符,身倖不失,子孫自不能繼受命之君,其德宜與卦運相符,苟失其德,陰則起大而強,陽則柔易而弱,則不永其位,水旱兵飢考知,其年預為之備,則可以救災度厄,此五者其大略也。

然其言自相違背,不審於理,一軌七百六十年,所謂聖人庸人君子小人者,一君當之乎?統一軌之君以當之乎?乾為庸人而安十二世,遯為君子而一世,則是有天下者,可一委之運數而人事不修也。即位之年,必欲當軌之初,從古來者有七百餘年不易姓者乎。帝王之治天下,允執其中,寧因消息所直而過剛若柔以迎氣乎。水旱兵飢,十年內外不能不遇而以六百年七百年為期,是亂日少而治多也。小道可觀,致遠恐泥,其斯之謂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