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卜筮列傳】一身法術的大文學家郭璞:《洞林》筮例三則

Jack 在 2018, 七月 25 - 10:25 發表

郭璞字景純,是干寶的好友,學識淵博兼才華洋溢的經學家、文學家、方術家,註解包括《山海經》、《穆天子傳》、《爾雅》和《楚辭》等古籍。相傳風水典籍《葬書》(後世或稱為《葬經》)也是郭璞所著,但這應該只是偽託之作。他的詩賦更是冠絕一時,特別是十四首遊仙詩在文學史上有極高評價,《文心雕龍》評說:「景純豔逸,足冠中興。」當代郭慶炳先生則評說,郭詩寄託特深,並非太康時代一般虛有其表的華美詩歌之可比。

郭璞的方術傳說得自「郭公」。《晉書》記載,郭公客居河東時,郭璞從其受業,郭公送給他「青囊中書」九卷,郭璞因此洞悉五行、天文、卜筮等方術,消災解禍,無所不能。《晉書》評說:「雖京房、管輅不能過也。」郭璞學生趙載偷了這些書,結果還來不及閱讀就全數燒毀了。

郭璞在易學上最有名的是他將自己占驗的六十幾卦收錄為《洞林》,裡面的占例雜揉春秋古法、焦贛占候,還有京房納甲,自成一格。但可惜此書並無傳世。這些占例多散見於經史相關書籍裡,當中胡一桂《周易啟蒙翼傳》收錄最多。其占斷有些是以擬《焦氏易林》的方式用詩體寫成。由於郭璞同時通曉占筮、風水、天文,甚至在《晉書》中所載的故事裡還有一些讓人不可思議的法術,因此有些方術家喜愛祖述郭璞。

《洞林》所載筮例並無定法,當中也有很多玄奇妖妄的故事,這裡只收錄幾則與《周易》占法較為有關者。

顧士群筮母病:兼論易經的死象

季本《易學四同別錄》引郭璞《洞林》:

顧世群母病,命筮之,得歸妹之隨。云:「命盡秋節。」至七月遂亡。歸妹女之終,兌主秋,至立秋日亡。

這是一個二爻變的卦例,但只以本卦卦義來占解。引用《雜卦傳》「歸妹女之終」占斷為顧世群母病將死,這完全曲解經典的義理。依此推論,那麼「君子有終」就是君子會死?

「歸妹女之終」原本意指少女嫁人為女子得其歸宿,而不是終結一生,壽命已盡。或有以五行生剋來占解此卦者,兩卦都是震木遇兌金剋之,因此母必死。那麼怎麼不反過來說,兌金能剋震木,剋者勝也,因此母病將癒於秋分?母親到底要取象兌還是震,恐怕還得經一番詭辯。況且《周易》傳統占法基本是不用五行的。

至於兌主秋,更精確來說,應該是秋分,不是立秋。

胡一桂註解此卦引程舜俞《集筮法》:

按《六經圖卜》云:泰,天地氣交之卦也。而占父者憂之,父入土也。歸妹,男女有家之卦也,而占母者患之,女之終也。

歸妹占母則死母,然後泰卦占父則父亡(按:乾為父,坤為土,泰為父親入土之象),這種占斷法個人相當反對。

依照這種方式來推理,那麼上卦為坤者,幾乎全都可以往死亡入土之象去斷定,不必非得泰卦。如復卦下卦是震就是長男入土,謙卦就是少男入土…,如此死亡之象將過於泛濫。但最主要的理由,泰卦乃天地交,陰陽和之象,於人事則是君子來,小人去。於人之健康當是陽氣來,陰氣去。陽主生,陰主死。無論就卦名、卦義、卦理來看,泰卦都是吉卦,怎麼會變為父親入土而亡呢?

《三國典略》有一段記載,齊趙輔和很會用易經占筮,後宮什麼時候會生男生女,只要算一卦就全都知道。有人父親生病,輔和幫他占筮,得到乾之晉,雖然當面跟那人說是吉,但私底下卻向別人說:「乾為天,夫變為魂而昇於天,能無死也?」後來果然應驗。

趙輔和是利用京房的八宮卦,意思是說,晉卦是乾的遊魂卦,乾為父,乾之晉,就是父親變遊魂,所以當然就是父親將死。

事實上《周易》要找死亡之象相當多,例如,若要以「入土」來找死亡之象,不宜用坤,而是宜用艮,因艮為高起的土,為封土為墳,他卦在艮下時更符合「入土」的意思。而坎為深淵為幽冥,坎通壙,為墓穴。兌為毀折,毀滅。管輅解噬嗑之離就說:「厚味腊毒,夭精幽夕。坎為棺槨,兌為喪車。」而虞翻在筮問伐關羽那一卦中,以節卦是泰卦卦變而來,變爻又剛好落在卦變的主爻,最後以乾首成兌占斷為斷頭之象。幾乎出現以上幾個八卦卦象,都很容易把卦解釋為人將死亡。

《繫辭傳》以大過為棺槨,因此很多易學家也以大過為死亡之象,而三國虞翻則會以任何「類大過」的卦象當棺槨而解釋為死亡。例如,連著四個爻   或五個爻  ,上下各一陰,中間皆陽,可能會說有大過象,那麼就有死亡之義。

若以陰陽及消息來推理,陽氣代表元氣生機,那麼剝卦   就是只剩最後一口氣,坤卦則是無一絲陽氣,所以也可當做是死亡之象。以此來推論八卦卦象,坤在漢易中也取象為尸(屍)為鬼為冥為喪,那麼的確只要出現坤卦也大概都可做出死亡的推斷。

總觀這幾則與死亡相關的古代卦例,以及孔子問魯國伐越得鼎折足的故事,都是利用對經文與卦象的「奇解」來強調占斷的神準。這不但無法彰顯《周易》的神妙,反而助長一種獵奇與曲解的歪風。《周易》的占解雖然不盡然要遵循一定體例或標準,但這當中仍有些基本原則與邏輯,以及文字卦義的合理解釋範圍。占解準不準,會不會應驗,這都是事後諸葛的事,原本就不可盡信。更何況這些古代的故事真真假假,即使真有其事,恐怕都有小說家以及當事者刻意的渲染,甚至事後在卦象與占解上的再加工。

再詳細分析這幾個斷定人將死亡的卦例,假設這些故事都是真的,更像是占斷者已經心有定見與判斷,然後再從卦中去尋找符合其想法的解釋,否則一個卦,那麼多種可能的占斷,而且卦義顯然為吉,顯然更可以做身體健康康復的判斷,為何要刻意去曲解卦義而做這種極端而不符合義理的占斷?

晉太興初年歲首為朝廷占筮

《晉書.郭璞傳》記載,東晉元帝太興初年的時候,郭璞擔任著作佐郎,他覺得當時陰陽錯繆,刑獄繁多,所以上疏說:

臣歲首占得解之既濟,方涉春木,龍德之時,而為廢水之氣來見乘。如升陽未布,隆陰仍積。坎為法象,刑獄所麗,變坎加離,厥象不燭。以義推之,皆為刑獄殷繁,理有壅濫。…案解卦繇云:「君子以赦過宥罪。」既濟云:「思患而豫防之。」宜發哀矜之詔,蕩滌瑕釁,贊陽布惠。

這卦是解之既濟,五個變爻。「方涉春木,龍德之時」說的是解卦上卦震,震為春為木為龍。「而為廢水之氣來見乘」指的是解卦上震變為坎,坎在上為乘,水生木,木洩坎水之氣,因此說是「廢水之氣」。「坎為法象,刑獄所麗,變坎加離,厥象不燭」指的是既濟卦。坎為法,為刑獄,離為麗為附,上坎下離即附於刑獄之象。「厥象不燭」意指上坎廢水揜下離之光明。燭意指光明。最後「君子以赦過宥罪」和「思患而豫防之」則分別是解卦和既濟卦的《大象》傳。

春秋筮例中也有五個變爻的卦例,穆姜將入東宮前筮得艮之隨,當時史官和穆姜是以隨卦卦辭來占解。不過若以貞悔的模式來推論,五個爻變或可以之卦為貞,本卦為悔。因當時穆姜問的是入東宮之吉凶的單一事件判斷,因此只以貞卦來占解。總體而言,郭璞此卦符合春秋的占法。

渡河遇盜賊欄路,得泰卦解難關

郭璞生處西晉至東晉的動亂時期。晉惠與晉懷帝之際,郭璞所住的河東開始動亂,於是利用算卦看何處可逃,結果無論怎麼問筮,都是得到明夷之象。無奈下,郭璞丟下蓍策,大聲感歎之後私下集結親朋好友,總共數十戶人家,跟著他一起逃難到東南。

從《晉史》還有散逸的《洞林》卦例可知,郭璞帶領一行人,一路上遇到很多危險。郭璞依賴占筮,還有一些妖術逃過很多災難,以及盜匪的可能掠奪與殺害。

妖術救活死馬

例如,在抵達趙固將軍那裡時,剛好遇到趙固平日騎乘的愛馬死了,心情很不好,不接賓客,門吏也不放行。於是郭璞說:「我能夠讓馬活過來。」

門吏一驚,很快進去秉告趙固。趙固馬上跑了出來問說:「你真的能夠讓我的馬活過來?」

郭璞說:找到二、三十個壯碩的大漢,全部帶上長竹竿。往東走三十里路,見到山林裡有間土地公廟,就開始全部用竹竿去拍打,會跑出一個東西,快速把牠給抓回來即可。只要能抓住那東西,馬就可以活了。

趙固依郭璞的方法去做,果然抓到一隻像猴子的動物,一抓回來,那動物看到馬就跑過去幫馬做人工呼吸。不一會兒,馬就活過來,又變成了一尾活龍。但那像猴的動物,就此消失不見。

趙固雖覺得很奇怪,但一樂之下還是給了郭璞很豐厚的補給。

一路到廬江的時候,廬江太守胡孟康讓丞相給徵召去擔任軍諮祭酒,但胡孟康覺得他在那邊很安全,不想跟著南渡。郭璞為此占筮一卦,認為他留在廬江將敗。正準備離去時,看上了主人的婢女,但沒有門路可以得到這婢女。

灑豆為兵騙得美女

於是,他取了三斗小豆,撒在主人宅子周圍。主人早上見到數千個紅衣人圍著他家,但接近一看,紅衣人就消失了。他覺得心裡發毛,請郭璞幫他算卦看是怎麼一回事。

郭璞就說:大人您家不能留這個婢女,把她帶到東南二十里外的某某地方將她給賣了。而且要注意,賣婢女時不能跟人家講價,對方出多少你就賣多少。這樣這些妖怪就會消失不見了。

主人聽從郭璞的建議,郭璞則暗中叫人用很便宜的價錢買下了這婢女。

接著郭璞又作法,丟了符咒到井裡,主人就看著數千個紅衣人被反綁,一個個自己跳到井裡去了。主人看了非常滿意。

郭璞就帶著這婢女離去,幾十天之後,廬江也淪陷。

一路上郭璞像這樣又是施法術,又是算卦的過了一關又一關。傳世的《洞林》也相當多關於郭璞如何躲過劫難的卦例,這裡則舉一卦較符合《周易》占法者。

昌邑這個地方相當不平靜,在一個渡口的地方,有盜賊用柵欄斷絕去路,藉以要脅流民。當時有數百家,好幾千輛的車,停在附近,不敢前進。於是眾人請郭璞算了一卦,得泰卦。郭璞很高興的跟大家宣布:

群類逃難,而得拔茅彙征之卦。且泰者,通也。吉。又何疑?

「拔茅彙征」引用的是泰卦初九爻辭「拔茅茹,以其彙,征吉」。「泰者通也,吉」則簡單取泰卦卦義,表示此去可通,不會受阻。相反,若遇到否卦,則是閉塞不通,不能通行。郭璞打算去壽春時(即壽縣),就得到否卦,《洞林》說:

乾坤蔽塞道消散,虎刑挾鬼法凶亂。亂則何時時建寅,僵尸交林血流漂。此占行者入塗炭。

既然得到泰卦,於是郭璞帶頭領先,當中有數十戶人家跟著他一起過去,一直到盜賊設的關閘時,結果盜賊已經離去。其餘人等全都逃到附近另一渡口希望藉以迴避盜賊,結果就在那裡為盜賊所劫了。劫後餘生的人,都很後悔當初沒有聽從郭璞的那一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