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歸藏《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輯本

Jack 在 2017, 八月 14 - 20:36 發表

清嚴可均校輯

版本狀態:校對完成

說明:

《周禮》: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傳統多數以歸藏為殷商之易,清朝時嚴可均、洪頤煊,及馬國翰都曾經以輯逸方式編纂出一本名為《歸藏》的書,但這應該是後出的偽書。此處所收錄的則是嚴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卷十五所輯的《歸藏》。

易學網另收有馬國翰《玉函山房輯佚書》輯本《歸藏》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全上古三代文卷十五》

烏程嚴可均校輯

古逸

歸藏

謹案:杜子春注《周禮》云:「歸藏,黃帝也。」《御覽》六百九引《帝王世紀》云:「殷人因黃帝曰歸藏。」《禮運》「我得坤乾焉」鄭云:「其書存者有《歸藏》。」《疏》引熊安生云:「殷易以坤為首,故先坤後乾。」《隋志》、舊、新《唐志》:「《歸藏》十三卷」,《隋志》又云:「《歸藏》漢初已亡,晉《中經》有之,唯載卜筮,不似聖人之旨,以本卦尚存,故取貫於《周易》之首,以備殷易之缺。」案《御覽》六百八引桓譚《新論》云:「《歸藏》四千三百言」,是西漢末已有此書,《漢志》本《七略》,偶失載耳。《文獻通考》引《崇文總目》云:「今但存《初經》、《齊母》、《本蓍》三篇」,《玉海》引《中興書目》同。《文淵閣書目》不著錄,蓋三篇又亡于元明之際。今蒐輯群書所載,得八百四十六字,視桓譚所見本略存十二焉。

昔黃神與炎神爭鬪涿鹿之野,將戰,筮於巫咸,曰:「果哉而有咎。」

《御覽》七十九,《路史.前紀三》、《後紀四》。

昔者豐隆筮將雲氣而吉核之也。

《北堂書鈔》一百五十。

案:舊寫本每條刪下半段,以「之也」字代之,通部如此。《穆天子傳》二注云「豐隆筮御雲,得大壯卦,遂為雲師」,疑《歸藏》之文。陳禹謨本作「雖有豐隆莖,得雲氣而結核」,蓋臆改也,不足據。

昔者河伯筮與洛戰,而枚占,昆吾占之,不吉。

《初學記》二十。

昔常娥以西王母不死之藥服之,遂奔月為月精。

《北堂書鈔》一百五十,《文選.月賦》注、《宣貴妃誄》注、《祭顏光祿文》注,《御覽》九百八十四。

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姮娥竊之以奔月,將往,枚筮之於有黃,有黃占之曰:「吉。翩翩歸妹,獨將西行,逢天晦芒,毋驚毋恐,後且大昌。」

《續漢天文志上》注引張衡《靈憲》,當是《歸藏》之文。

鯀筮之於歸藏,得其大明,曰:「不吉。有初亡後。」

《路史.後紀》十三。

昔者夏后啟筮享神於晉之墟,作為璿臺,於水之陽。

《藝文類聚》六十二,《文選》王元長《曲水詩序》注,《初學記》二十四,《御覽》一百七十七。

昔夏后啟筮享神於大陵而上鈞臺,枚占皋陶曰:「不吉。」

《北堂書鈔》八十二,《初學記》二十四,《御覽》卷八十二。

啟筮徙九鼎,啟果徙之。

《路史.後紀》十四。

昔者桀筮伐唐而枚占於熒惑曰:「不吉。不利出征,惟利安處,彼為狸,我為鼠,勿用作事,恐傷其父。」

《御覽》卷八十二,又九百十二,《路史.後紀》十四。

武王伐商,枚占耆老曰:「不吉。」

《路史.後紀》五。

昔穆王天子筮出於西征,不吉,曰:「龍降於天,而道里脩遠。飛而沖天,蒼蒼其羽。」

《御覽》八十五。

穆王獵于戈之野。

《御覽》八百三十一。

昔穆王子筮卦於禺強。

《莊子.大宗師》釋文,《路史.後紀》五。

節卦:殷王其國,常毋谷目。

《周禮.太卜》疏,《路史.發揮》。

剝:良人得其玉,君子得其粟。

《御覽》八百四十。

鼎有黃耳,利得鱣鯉。

《藝文類聚》九十九。

有鳧鴛鴦,有雁鷫鷞。

《藝文類聚》九十二,《御覽》九百二十五。

乾者,積石風穴之琴。亭之者弗亭,終身不瘳。

《北堂書鈔》一百五十八。

君子戒車,小人戒徒。

《文選》顏延年《秋胡詩》注。

上有高臺,下有雝池。以此事君,其貴若化;若以賈市,其富如河。

《御覽》四百七十二。

有人將來,遺我貨貝。以正則徹,以求則得。有喜則至。

《藝文類聚》卷八十四,《御覽》八百七十。

有人將來,遺我錢財,自夜望之。

《御覽》八百三十一。

東君雲中。

《史記.封禪書》《索隱》云:「見《歸藏易》。」

乾為天、為君、為父、為大赤、為辟、為卿、為馬、為禾、為血卦。

《路史.發揮》。 案:此蓋《說卦》文,殷易先有,非始《十翼》。

已上二十五事,引見不著篇名,其云「黃神」至「夏后啟」占驗,當在《啟筮篇》,而並及武王、穆王者,蓋太卜增加。《北堂書鈔》一百一引桓譚《新論》:「《歸藏》藏于太卜。」故殷易有周事。凡繇辭外,皆傳說耳。

歸藏.啟筮

太昊之盛,有白雲出自蒼梧,入於大樑。

《藝文類聚》一,《文選》謝脁《新亭渚別范零陵詩》注,《初學記》一,《百帖》二,《御覽》八,又八百七十二。

昔女媧筮張雲幕而枚占,神明占之曰:「吉。昭昭九州,日月代極。平均土地,和合萬國。」

《北堂書鈔》一百三十二,《初學記》二十五,《御覽》七十八。

共工人面蛇身朱髮。

郭璞《山海經.大荒西經》注,《藝文類聚》十七,《御覽》三百七十三。《路史.後紀》二。

蚩尤出自羊水,八肱八趾疏首,登九淖以伐空桑,黃帝殺之於青丘。

《初學記》九,《路史.後紀》四。

案:《路史》又云:「蚩尤疏首虎腃,八肱八趾,見《歸藏.啟筮》。」

空桑之蒼蒼,八極之既張。乃有夫羲和,是主日月,職出入,以為晦明。

 《山海經.大荒南經》注

瞻彼上天,一明一晦。乃有夫羲和之子,出於陽谷。

《山海經.大荒南經》注。

帝堯降二女為舜妃。

《周禮.太卜》疏引《坤.開筮》,坤是其卦名。

滔滔洪水,無所止極,伯鯀乃以息石息壤,以填洪水。

《山海經.海內經》注,又見《史記.甘茂傳》索隱。《北堂書鈔》一百六十作「目堙洪水」。

鯀死,三歲不腐,剖之以吳刀,化為黃龍。

《山海經.海內經》注。

鯀殛死,三歲不腐,副之以吳刀,是用出禹。

《初學記》二十二,《路史.後紀》十二。

麗山之子鼓,青羽人面馬身。

《山海經.西山經》注,《路史.後紀》四。

案:《西山經》又云「鍾山其子曰鼓,其狀如人面而龍身」,注云:「其類皆見《歸藏.啟筮》。」

金水之子,其名曰羽蒙,乃之羽民,是生百鳥。

《文選.鸚鵡賦》注,《御覽》九百十四。

羽民之狀,鳥喙赤目而白首。

《山海經.海外南經》注。

昔彼《九冥》,是與帝《辯》同宮之序,是為《九歌》。

《山海經.大荒西經》注。

不得竊《辯》與《九歌》以國于下。

《山海經.大荒西經》注

歸藏.鄭母經

昔者羿善射,彃十日,果畢之。

《尚書.五子之歌》疏,《左傳.襄四年》疏,《論語.憲問》疏,《孟子.梁惠王》疏。《山海經.海外東經》注。 

案:洪興祖《補注天問》引《歸藏易》云:「羿畢十日」,即此約文。

夏后啟筮,御飛龍登於天,吉。明啟亦仙也。

《山海經.海外西經》注。

案:《穆天子傳》五注云:「嵩高山,啟母在此山化為石,而子啟亦登仙,皆見《歸藏》。」

明夷曰:昔夏后啟上乘飛龍以登於天,皋陶占之曰:「吉。」

《御覽》九百二十九。

案:《路史.後紀》十四引《歸藏.鄭母經》「明夷曰:夏后啟筮,御飛龍升于天」,與上文連為一條。

歸藏.初經

初坤、初乾、初離、初坎、初兌、初艮、初釐、初巽。

《路史.後紀》五,又《發揮》。

案:《玉海》三十五引作「初乾、初奭、初艮、初兌、初犖、初離、初釐、初巽,卦皆六畫。奭即坤,犖即坎,釐即震。世有《歸藏鏡》,亦作奭、作犖、作釐。」

歸藏.齊母經

瞿:有瞿有觚,宵粱為酒。尊于兩壺,兩羭飲之,三日然後,酥士有澤,我取其魚。

《爾雅.釋畜》注,《釋畜》疏云:「《歸藏.齊母經》之文也。瞿有,卦名。」

郭按:瞿即今之睽卦。王家台秦簡作

歸藏.本蓍篇

蓍末大於本為上吉,蒿末大於本次吉,荊末大於本次吉,箭末大於本次吉,竹末大於本次吉。蓍一五神,蒿二四神,荊二三神,箭四二神,竹五一神。筮犯皆臧*,五筮之,神明皆聚焉。

《御覽》七百二十七引《歸藏》,不著篇名,《崇文總目》云:「今唯存《初經》、《齊母》、《本蓍》三篇」,知此為《本蓍篇》文。

《崇文總目》云:「今唯存《初經》、《齊母》、《本蓍》三篇。」知此為《本蓍》篇文。

郭按:「筮犯皆臧」應作「筮五犯皆藏」。

《左傳》襄九年,穆姜薨于東宮,初往而筮之,遇艮之八。注:「連山、歸藏皆以七八為占,故言遇艮之八。」疏:「七為少陽,八為少陰,九為老陽,六為老陰,老變而少不變。周易以變為占,二易以不變為占。

此筮遇艮之八謂艮之第二爻不變者,是八也。

筮辭

謹案:《周禮.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其經卦皆八,其別皆六十有四。」秦焚書,唯易以卜筮存。易蓋統三易言之。漢專用《周易》,而夏、殷易若存若亡,通儒不盡見之,後竟佚失,可惜也。余編上古三代文,既輯《歸藏》一篇如右,而左氏所載或用《周易》,傳必明明標出,其不標出者實兼三易,然亦有筮者臨時推測,別撰韻語為象辭,複以韻語下斷者,今輯一篇,題曰《筮辭》,附《歸藏》後焉。

同復于父,敬如君所。

《左傳》閔二年:成季之將生也,筮之,遇大有之乾云云。注:「筮者之辭也。」

涉河,侯車敗。

《左傳》僖十五年,秦伯伐晉,卜徒父筮之吉云云。

千乘三去,三去之餘,獲其雄狐。

同上:「詰之,對曰:乃大吉也。三敗,必獲晉君。其卦遇蠱」云云。注:蓋卜筮者雜辭,以狐蠱為君,其義欲以喻晉惠公,其象未聞。

士刲羊,亦無衁也。女承筐,亦無貺也。西鄰責言,不可償也。歸妹之睽,猶無相也。震之離,亦離之震,為雷為火,為嬴敗姬。車說其輹,火焚其旗,不利行師,敗于宗丘。歸妹睽孤,寇張之弧。侄其從姑,六年其逋。逃歸其國,而棄其家。明年,其死於高梁之虛。

《左傳》僖十五年:「初,晉獻公筮嫁伯姬於秦,遇歸妹之睽,史蘇占之曰不吉其繇曰云云。注:「凡筮者用《周易》,則其象可推。」非此而往,則臨時占者或取于象,或取于氣,或取于時日王相以成其占。

 南國蹙,射其元王,中厥目。

《左傳》成十六年:晉楚遇于鄢陵。公筮之,史曰吉,其卦遇復云云。注:「此卜者辭也。」

卜頌

謹案:《周禮》太卜掌三兆之法,一曰玉兆,二曰瓦兆,三曰原兆,其經兆之體皆百有二十,其頌皆千有二百,蓋三兆之頌,合三千六百。群書所載卜之「遇兆曰」、「其繇曰」、「占曰」者,皆卜頌也。卜以五行為兆。《左傳》哀九年,趙鞅卜救鄭,遇水適火,注:「水火之兆。」疏引服虔云:「兆南行適火。」卜法橫者為土,立者為木,邪向經者為金,背經者為火,因光而細曲者為水。自漢以來,筮專行而卜微。今輯《卜頌》一篇,附三易之後焉。

鼎成三足而方,不炊而自烹,不舉而自臧,不遷而自行,以祭於昆吾之虛上鄉。

《墨子.耕柱》:「昔者夏后開使蜚廉采金于山川,而陶鑄之于昆吾,是使翁難乙卜于目若之龜,龜曰。」

逢逢白雲,一南一北,一西一東。九鼎既成,遷于三國。

《墨子.耕柱》:「乙又言兆之由曰:饗矣」云云。由同繇。

非龍非彲,非虎非羆。兆得公侯,天遺汝師,以之佐昌,施及三王。

《六韜》:文王將田,史編布卜曰:「田於渭陽,將大得焉」云云。文王曰:「兆致是乎?」史編曰:「編之太祖史疇,為禹占得皋陶,兆比於此。」

案《史記.齊世家》載此小異。

蜉蝣之羽,飛集于戶。鴻之戾止,弟弗克理。重靈降誅,尚復其所。

《文選.思玄賦》注引古文《周書》:周穆王姜后晝寢而孕。越姬嬖,竊而育之,斃以玄鳥二七,塗以彘血,寘諸姜后,遽以告王。王恐,發書而占之,曰。」

蟲飛集戶,是曰失所。惟彼小人,弗克以育君子。

同上:「問左史氏,史灼曰。」

案:灼本又作豹。

關親,將留其身,歸于母氏,而後獲寧。冊而藏之,厥休將振。

同上:史良曰是謂云云

鳳皇於飛,和鳴鏘鏘。有媯之後,將育于姜。五世其昌,並于正卿。八世之後,莫之與京。

《左傳》莊二十二年:初,懿氏卜妻敬仲,其妻占之曰吉云云。

其名曰友,在公之右。間於兩社,為公室輔。

《左傳》閔二年,成季之將生也,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曰:「男也。」又見昭三十二年。

挾以銜骨,齒牙為猾,戎夏交猝。

《晉語》一:獻公卜伐驪戎,史蘇卜之,曰勝而不吉遇兆云云,公不聽,遂伐驪戎,克之,得驪姬以歸。

專之渝,攘公之羭,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

《左傳》僖四年:初,晉獻公欲以驪姬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從筮。」卜人曰:「筮短龜長,不如從長,且其繇曰云云,必不可。」弗聽。

兆如山陵,有夫出征,而喪其雄。

《左傳》襄十年。「鄭皇耳帥師侵衛,孫文子卜追之,獻兆於定姜,姜氏問繇曰云云。

君子得黿,小人遺冠。

《御覽》六百八十四,八百三十二,九百三十二引《古文瑣語》:范獻子卜獵,其繇曰云云。獻子獵無所得,遺得其豹冠。

沈陽,可以興兵,利以伐姜,不利于商。

《左傳》哀九年,趙鞅卜救鄭,遇水適火,史龜曰是謂云云。

如魚窺尾,衡流而方羊。裔焉大國,滅之將亡。闔門塞竇,乃自後踰。

《左傳》哀十七年,衛侯夢渾良夫叫天無辜,衛侯貞卜,其繇曰。

大橫庚庚,余為天王,夏啟以光。

《史記。文帝紀》:「陳平等遣人迎代王,代王卜之,兆得大橫,占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