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帛書易傳

Jack 在 2017, 六月 22 - 15:32 發表

帛書易傳目錄

凡例:

  • 聖:帛書原文作。內文依今文作「聖」。
  • 悔:帛書原文作上每下心。內文依今文作「悔」。

《繫辭傳》(帛本不分上下)

天奠地庳,鍵川定矣。庳高已陳,貴賤立矣。動靜有常,剛柔斷矣。方以類冣,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馬],在地成㓝,[變]化見矣。

是[故]剛柔相摩,八卦[相蕩。 鼓之]靁甸,湻之風雨,[日月]運行,一寒[一暑]。

鍵道成男,川道成女。鍵知大始,川作成物。鍵以易,川以閒能。 

易則㑥知,閒則易從。㑥知則有親,㑥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也。可久則賢人之德[也,可大則賢人之業]也。閒易閒而天下之理得,天下之理得而成立乎亓中。 

聖人詆卦觀馬,毄辤焉而明吉凶,剛柔相遂而生變化。 是故吉凶也者得失之馬也,悔閵也者憂虞之馬也,通變化也者進很之馬也,剛柔也者晝夜之馬也。六肴之勭,三亟之道也。 

是故君子之所居而安者,易之○也;所樂而妧,教之始也。君子居則觀亓馬而妧亓辤,勭則觀亓變而妧亓占。是以「自天右之,吉,无不利」也。

緣者,言如馬者也。肴者,言如變者也。吉凶也者,言亓失得也。悔閵也者,言如小疵也。無咎也者,言補過也。 是故列貴賤[者]存乎立,極大小者存乎卦,辯吉凶者存乎辭,  憂悔閵者存乎分,振无咎存乎謀。是故卦有大小,辤有險易。辤者各指亓所之也。 

 易與天地順,故能論天下之道。卬以觀于天文,顢以觀於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觀始反冬,故知死生之說。精氣為物,斿魂為變,故知鬼神之精壯。 與天[地]相校故不回;知周乎萬物,道齊乎天下,故不過;方行不遺;樂天知命,故不憂;安地厚乎仁,故能既;犯回天地之化而不過;曲萬物而不遺;達諸晝夜之道而知。古神无方,易无體。 

一陰一陽之胃道,係之者善也,成之者生也。仁者見之胃之仁,知者見之胃知,百生日用而弗知也。故君子之道鮮。 

聖者仁,壯者勇,鼓萬物而不與衆人同憂,盛德大業,至矣幾。富有之胃大業,日新之胃誠德,生之胃馬。成馬之胃鍵,教法之胃川,極數知來之胃占,迵變之胃事,陰陽之胃神。 

夫易,廣矣大矣,以言乎遠則不過,以言乎近則精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間則備。夫鍵,亓靜也圈,  亓勭也榣,是以大生焉。夫川,亓靜也斂,亓勭也辟,是以廣生焉。廣大肥天地,變迵肥四[時],陰[陽]之合肥日月,易簡之善肥至德。 

子曰:「易亓至乎?夫易,聖人之所德而廣業也。知崇卑,效天,卑法地。天地設立,易行乎亓中。誠生○○,道義之門。 

 聖人具以見天下之業,而囗疑者亓容,以馬亓物義,[是]故胃之馬。聖人具以見天下之勭而觀亓會同,以行亓挨,係辤焉以斷亓吉凶,是故胃之教,言天下之至業而不可亞也,言天下之至業而不乳。知之而句言,義之而句勭矣,義以成亓變化。 

「鳴鶴在陰,亓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壐羸之。」曰:「君子居亓室,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乎亓近者乎。出言而不善,則千里之外回之, 乎亓近者乎。言出乎身,加於民,行發乎近,見乎遠,言行,君子之區幾,區幾之發,營辰之斗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勭天地也。 」

「同人先號逃而後哭。」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居,或謀或語, 二人同心,亓利斷金,同人之言,亓臭如蘭。」 

「初六,籍用白茅,无咎。」子曰:「句足者地而可矣。籍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白茅之為述也溥,用也而可重也,慎此述也以往,亓毋所失之。」 

「勞溓,君子有冬,吉。」子曰:「勞而不代,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語以亓功下人者也。德言成,言共也。溓也者,至共以存亓立者也。 」

「抗蠪有悔」,子曰:貴而无立,高[而无民],賢人在亓下,[失]立而无輔,是以勭而有悔也。 」

「不出戶牖,无咎。」子曰:「乳之所生,言語以為階。君不閉則失臣,臣不閉則失身。幾事不閉則害盈。是以君子慎閉而弗出也。」 

子曰:「為易者[亓知盜]乎?易曰『負[且乘』,負]之事也者,小人之事也。乘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盜思奪之矣。上曼下暴,盜思伐之。曼暴謀,盜思奪之矣。易曰『負且乘,致寇至』,盜之撓也。」 

易有聖人之道[四]焉:以言[者上亓辤],以勭者上亓變,以[制器者上亓馬,以卜筮者]上亓占。

是故君子將有為、將有行者,問焉[而以]言,亓受命也如錯。无又遠近幽險,述知來勿,非天之至精,亓誰能[與於此]? 

參五以變,[錯綜亓數。通]亓變,述[成天地之文。極亓數,述定天下之]馬,[非天下]之至變,誰能與於此? 

[易无思]也,无為也,[寂]然不動,欽而述達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誰能與[於此]? 

夫易,聖人[之所以極深而]達幾也。唯深,故達天下之誠;唯幾,故能定天下之務;唯神,故不疾而數不行至。子曰「易有聖人之道[四]焉」者,此言之[胃]也。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 

[子曰:「夫易]可為者也?夫易古物定命,樂天下之道,如此而已者也。」是故聖人以達天下之志,以達[天下之業],以斷[天下之]疑。

故筮之德員而神,卦之德方以知;六肴之義易以工。聖人以此佚心,內臧於閉,[吉凶]能民同願。神以知來,知以將往。亓誰能為此茲? 古之蔥明知神武而不恙者也虖! 

是亓[明]於天又察於民故,是闔神物以前民民用,聖人以此齋戒以神明亓德夫。 

是故闔戶胃之川,辟門胃之鍵,一闔一辟胃之變,往來不胃之迵,見之胃之馬,胃之器,製而用之胃之法,利用出入,民一用之胃之神。

是故易有大恒,是生兩檥,兩檥生四馬,四馬生八卦,八卦生吉凶,吉凶生六業。是故法馬莫大乎天地,變迵莫大乎四時,垂馬著明莫大乎日月,榮莫大乎富責,備物至用,位成器以為天下利,莫大乎聖人,深備錯根、枸險至遠、定天下吉凶、定天下之勿勿者莫善乎蓍龜。是故天生神物,聖人則之,天變化,聖人效之。天垂馬,見吉凶,而聖人馬之;河出圖,雒出書,而聖人則之。易有四馬,所以見也。毄辭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斷也。

易曰:「自天右之,吉,无不利。」右之者,助之也。天之所助者順也,人之所助也者信也。信思乎順[以]上賢,是以「自天右之,吉,无不利」也。 

子曰:「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然則聖人之意,亓義可見已乎?子曰:「聖人之位馬以盡意,設卦以盡請僞,毄辭焉以盡亓變,而迵之以盡利,鼓之舞之以[盡]神。」 

鍵川,亓易之經與?鍵川[成]列,易位乎亓中。 鍵川毀,則无以見易矣。易不可見,則鍵川不可見;鍵川不可見,則鍵川或幾乎息矣。 

是故而上者胃之道,而下者胃之器,為而施之胃之變,誰而行之胃之迵,○而錯諸天下之民胃之事業。 

是[故]夫馬,聖人具以見天下之請,而不疑者亓容,以馬亓物義,是故胃之馬。 

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勭而觀亓會同,以行亓挨,毄辤焉以斷亓吉凶,是故胃之教。極天下之請存乎卦,鼓天下之勭者存乎辤,化而制之存乎變,誰而行之存乎迵,神而化之存乎亓人。謀而成,不言而信,存乎德行。

八卦成列,馬在亓中矣。因而勭之,教在亓中[矣]。吉凶悔閵也者生乎勭者也,剛柔也者立本者也,變迵也者聚者也,吉凶者上朕者也。天地之道上觀者,日月之行上明者,天下之勭上觀天者也。 

夫鍵,蒿然視人易;川,魋然視人閒。教也者效此者也,馬也者馬此者也。效馬勭乎內,吉凶見乎外,功業見乎變,聖人之請見乎辤。天地之大思曰生,聖人之大費曰立立,何以守立?曰人。何以聚人?曰材。理材正辤,愛民安行曰義。 

古者戲是之王天下也,印則觀馬於天,府則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義,近取諸身,遠取者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達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請,作結繩而為古,以田以漁,蓋取者羅也。 

戲是沒,神戎是作,斲木為,楺木為耒槈,槈耒之利以教天下,蓋[取]者益也。 

日中為俟,至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很,各得亓所欲。蓋取者筮蓋也。

神戎氏沒,黃帝、堯、舜是作,迵亓變,使民不乳,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冬則變,迵則久,是以「自天右之,吉无不利」也。黃帝、堯、舜陲衣常而天下治,蓋取者鍵川也。 

杅木為周,剡木而為楫,不達,至遠以利天下,蓋取者奐也。 

備牛乘馬,[引]重行遠以利天下,蓋取者隋也。 

重門毄,以挨挔客,蓋取余也。

斷木為杵,棳地為臼,臼杵之利,萬民以次,蓋取者少過也。

木為柧,棪木為矢,柧矢之利,以威天[下],蓋取者也。

上古穴居而野处,後世聖人易之以宮室,上練下楣,以寺風雨,蓋取者大莊也。 

古之葬者,厚裹之以薪,葬諸中野,不封不樹,葬期无數,後世聖人易之以棺享,蓋取者大過也。 

[上古結]繩以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百官以治,萬民以察,蓋取者大有也。 

是故易也者馬,馬也者馬也。緣也者制也,肴也者效天下之勭者也。是[故]吉凶生而悔箸也。 

 陽卦多陰,陰卦多[陽,亓故何也?陽]卦奇,陰卦[耦]也。[亓]德行何也?陽一君二民,君子之道也。 

易曰:「童童往來,傰從壐思。」子曰:「[天下何思何慮,天下同歸而殊塗,一致而]百[慮]。天下何思何慮? 

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則暑來,暑往則寒來,寒暑相]誰而歲[成焉。往者詘也,來]者信也,詘信相欽而利生焉。 

[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龍蛇之蟄],以存身也。請義入神,以至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過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窮神知化,德之盛]也。 

易曰:「[困于石,據]于疾利,入于亓宮,不見亓妻,凶。」子曰:「非亓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亓所勮而據焉,身必危。既辱且危,死亓將至,妻可得見[邪?」 

易曰:「公用射鶽于高墉之上,獲之,无不利。」子曰]:「鶽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臧器於身,侍者而童,何不利之又?勭而不矰,是以出而又獲也。言舉成器而勭者也。」 

子曰:「小人[不恥不仁,不畏不義,不見利不勸,不]畏不。小而大戒,小人之福也。易曰「構校滅止,无咎」也者,此之胃也。 

善不責不足以成名,亞不責不足以滅身。小人以小善為无益也而弗為也,以小亞[為无傷而弗去也。故亞責而不可]蓋也,罪大而不可解也。易曰:「何校滅耳,凶。」 

君子見幾而作,不位冬日。易曰:『介於石,不冬[日,貞]吉。』介於石,毋用冬日,斷可識矣。君子知物知章,知柔[知剛,萬夫之望。」 

若夫雜物撰德,辨]是與非,則下中教不備。初大要,存亡知凶則將可知矣。 

鍵,德行恒易以知險;夫川,魋然天下[之至]順也,德行恒間以知[阻]。 

能說之心,能數諸矦之慮,[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勿勿者。 

是故]變化具為,吉事有羊,馬事知器,筭事知來。 

天地設馬,聖人成能,人謀鬼謀,百姓與能。八卦以馬告也,教順以論語,剛柔雜处,吉[凶]可識。 

勭作以利言,吉凶以請遷。[是故]愛亞相攻而吉凶[生],遠近相取,而悔生,請僞相欽而利害生。 

凡易之請,近而不相得則凶,或害之,則悔且。將反者亓辭乳,吉人之辭寡,人之辭多,无善之人亓辭斿,失亓所守亓辭屈。 

二三子

二厽子問曰:「易屢稱于龍,龍之德何如?」孔子曰:「龍大矣。龍,叚賓于帝,俔神聖之德也。高尚齊虖星辰日月而不眺,能陽也;下綸窮深而不沫,能陰也。上則風雨奉之,下綸則有天下之時。[斿]乎深淵,則魚蛟先後之,水流之物莫不隋從。陵處,則雷神養之,風雨辟鄉,鳥守弗干。」曰:龍大矣。 龍既能雲變,有能蛇變,有能魚變,鳥正虫,唯所欲化,而不失本,神能之至也。□□□□□□□□□□□焉,有弗能察也。知者不能察亓變,辯者不能察亓美,至巧不能象亓文。明目弗能察視也。□□焉。化虫神貴之容也。天下之貴物也。曰:龍大矣。□之馴德也。曰利見□□□□易□□和,爵之曰君子。戒事敬命,精白柔和,而不諱賢,爵之曰夫子。 或大或小,亓方一也。至周者也,而名之曰君子。兼「黃常」近之矣;尊威精白,堅強行之,不可撓也,「不習」近之矣。 

易曰:「寑龍勿用。」孔子曰:「龍寑矣而不陽,時至矣而不出,可謂寑矣。大人安失矣而不朝,猒在廷,亦猶龍之寑也。亓行滅而不可用也,故曰「寑龍勿用」。 

易曰:「抗龍有悔。」孔子曰:「此言為上而驕下,驕下而不怡者,未之有也。聖人之立正也,若遁木,俞高俞畏下,故曰杭龍有悔。」 

易曰:「龍戰于野,亓血玄黃。」孔子曰:「此言大人之寶德而柂教於民也。夫文之李,采物畢存者,亓唯龍乎?德義廣大,灋物備具者,[亓唯]聖人乎?龍戰於野者,言大人之廣德而下民也;「亓血玄黃」者,見文也。聖人出灋教以道民,亦猶龍之文也,可胃「玄黃」矣, 故曰龍。見龍而稱莫大焉。 

易曰:「王臣蹇蹇,非今之故。」孔子曰:「王臣蹇蹇」者,言亓難也。夫唯智亓難也,故重言之,以戒今也。君子智難而備之,則不難矣;見幾而務之,則有功矣,故備難則易。務幾者成,存亓人,不言吉兇焉。非今之故者,非言獨今也,古以狀也。 

易曰:「鼎折足,復公莡,亓屋,凶。」孔子曰:此言下不勝任也。非亓任而任之,能毋折虖?下不用則城不守,師不戰,內亂反上,胃折足;路亓國,[蕪亓]地,五種不收,胃復公莡;口養不至,飢餓不得食,謂屋。二厽子問曰:「人君至於肌乎?」孔子曰:「昔者晉厲公路亓國,蕪亓地,出田七月不歸,民反諸雲夢,無車而獨行。□□□□□武公□□□□□□□□□焉,不得食亓肉,此亓屋也。故曰『德義無小,失宗無大』,此之胃也。」 

易曰:「鼎玉(?),大吉,無不利。」孔子曰:「鼎大矣。鼎之遷也,不自往,必人舉之。大人之貞也,鼎之舉也,不以亓止,以□□□□□□□□□□□□□□賢以舉忌也。明君立正,賢輔(?)之,將何為而不利?故曰大吉。」 

易曰:「康侯用錫馬番庶,晝日三接。」孔子曰:此言聖王之安世者也。聖人之正,牛參弗服,馬恒弗駕。不憂乘牝馬□□□□□□□□□□粟時至,芻稿不重,故曰錫馬。聖人之立正也,必尊天而敬衆,理順五行,天地無菑,民□不傷,甘露時雨聚降,風苦雨不至,民悤相以壽,故曰番庶。聖王各有厽公、厽卿,晝日三[接,□□□□]者也。」 

易曰:「聒囊,無咎無譽。」孔子曰:「此言箴小人之口也。小人多言多過,多事多患,□□可以衍矣。而不可以言箴之。亓猷聒囊也。莫出莫入,故曰無咎無譽」。

二厽子問曰:「獨無箴於聖人[之言乎]

[孔子曰]:「聖人之言也,德之首也。聖人之有口也,猶地之有川浴也,財用所繇出也; 猷山林陵澤也,衣食庶物[所]繇生也。聖人壹言,萬世用之。唯恐亓不言也,有何箴焉?」

○卦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孔子曰:「見[龍在田]□□□回,卑嗛易告也,就民易遇也,聖人君子之貞也。度民宜之,故曰利以見大人。」 

○卦曰:「君子終日鍵鍵,夕沂若,厲无咎。」孔子曰:「此言君子務時,時至而動□□□□□屈力以成功,无日中而不止,時年至而不淹。君子之務時,猷馳驅也,故君子終日鍵鍵。時盡而止之以置身,置身而靜,故曰夕沂若,厲无咎。」 

卦曰:「蜚龍在天,利見大人。」孔子曰:此言君子□□□□□□□君子在上,則民被亓利,賢者不蔽,故曰蜚龍在天,利見大人。」

卦曰:「見群龍无[首],吉。」孔子曰:「龍神威而精,處□而上通其德,无首□□□□□見群龍无首者□□君子□□□□□□□□□□□□見君子之吉也。」

卦曰:「履霜,堅冰至。」孔子曰:「此言天時譖,戒葆常也。歲□□□□□□西南溫始於□寒始於□□□□□□□□□□□也(?)守之(?)德,與天道始,必順五行,亓孫貴而宗不傰。 

卦曰:「直方大,不習,无不利。」孔子曰:「□□弌也直者□□自避也。方者……, 大者,言亓直或(?)之容焉。□□□□□□□□□□□□□□□□□□□□□□□也。□置无不利□,故曰「无不利」。 

卦曰:「含章可貞,[或從王事,无成有終]。」孔子曰:「□□□□□□□□□□□□□含亦美,貞之可也,亦□□□□□□□□□。[或]从[王]事矣。下□□□。卦曰:「黃裳元吉。」孔子曰: □□□□□□□□□□□□□□□□□□。

元者也。元, 善之始也。□□□□□□□□□色之徒。嗛嗛君子□□□□□□。 

[卦曰:「屯亓膏,小貞吉,]大貞凶。」孔子曰:「屯輪……小民家息以衣□□□□□□□□□□□屯輪之,亓吉亦宜矣。大貞凶□□□□□□□川流下而貨留高,年十章大人愛 (患?)貨守財弗施則□。 

[卦曰:「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孔子曰:「此言大德之好遠也。所遠□□□□□□□遠,和同者衆,以濟大事,故曰「利以涉大川」。

 卦曰:「同人于門,无咎。」孔子曰:「此言亓所同唯…而已矣。小德也……故曰无咎。」

[卦曰]:「同人于宗,貞藺。」孔子曰:「此言亓所同唯亓室人,而…故曰貞藺。」

卦曰:「絞如委如,吉。」孔子曰:「絞,白也;委,老也。老白之行…,故曰吉。」 

卦曰:「嗛,亨,君子有終,吉。」孔子曰:「…已亓卦上川而下根。川也;根,精質也,君子之行也。……吉焉。吉,嗛也。凶,橋也。天亂驕而成嗛,地驕而實嗛,鬼神禍福嗛,人亞驕而好[嗛。□□□]。四吉驕……好善不伐也。夫不伐德者君子也。亓盈如…壹舉而再說,亓有終也亦宜矣。」 

卦曰:「盱予,悔。」孔子曰:「此言鼓樂而不戒(成?)患也。夫忘亡者必亡,忘民□亨亦……不至者,亓病亦至,不可辟禍福。或……方行,禍福襍至,知者知之。故厭(?)客恐懼,日慎一日,猷有詖行,卒至之患,盱予而不悔…。 」

[卦]曰:「鳴鶴[在陰,亓子和之],我有好爵,與爾羸[之。」孔子]曰:「鳴……亓子隨之,通也;昌而和之,和也。曰和同至矣。好爵者,言耆酒也。弗有一爵與眾……者……之德。唯飲與食,絕甘分少。」 

卦曰:「密雲不雨,自我西茭,公射取皮在穴。」孔子曰:「此言聲君之下舉乎山林畝之中也,故曰公射取皮在穴。」

卦曰:「恒,亨,[无咎利貞,利有攸往。」孔子曰]:「…長,故曰利貞。亓占曰豐大……。」

卦曰:「不恒亓德,或承之憂,貞藺。」孔子曰:「此言小人知善而弗為,方進而无止,損幾則擇矣,能…故曰貞閵。」

卦[曰]:「大蹇傰[來孔子曰]……也。飭行以後民者謂大蹇,遠人偕至,胃[傰來]。」

卦曰:「公用射鵻于高墉之上,无不利。」孔子曰:「此言人君高志求賢,賢者在上,則因尊用之,故曰射鵻于高墉之上。」 

卦曰:「根亓北,不獲亓身;行亓庭,不見亓人。」孔子曰:「根亓北者,言 任 事也;不獲亓身者,精白□□□也。敬官任事,身□□者鮮矣。亓占曰:能精能白,必為上客;能白能精,必為□。以精白長眾者難得也, 故曰行亓庭不見亓人。」

卦曰:「根亓,言有序。」孔子曰:慎言也。吉凶之至也,必皆於言語。擇善不言亞,擇利而言害,塞人之美,陽人之過,可胃无德,亓凶亦宜矣。君子慮之內,發之口,言[義]不言不義,□擇利不言害,塞人之亞,陽[人之]美,可胃有序矣。 

卦曰:「豐,亨,王叚[之],勿亨憂,宜日中。」孔子曰:「□□也。勿憂,用賢弗害也。日中而盛,用賢弗害,亓亨亦宜矣。黃帝四輔,堯立三卿,帝王者之處盛也。故曰宜日中。」

卦曰:「奐亓肝大[號。」孔子曰]:「奐,大美也。肝言亓內,其內大美,其外必有大聲問。」

卦曰:「未濟,亨,[小狐]涉川幾濟,濡亓尾,无逌利。」孔子曰:「此言始易而終難也,小人之貞也。」

 

易之義(衷)

子曰:易之義誶陰與陽,六畫而成章。曲句焉柔,正直焉剛。六剛无柔,是胃大陽,此天[之義也]。□□□□□□見台而□□□方。六柔无剛,此地之義也。天地相率,氣味相取,陰陽流,剛柔成□ 。 萬物莫不欲長生而亞死,會厽者而台作易,和之至也。是故鍵□□九□友高尚□□[天之道也。川]順從而知畏兇,義沾下就,地之道也。用六贛也,用九盈也。盈而剛,故易曰「直方大,不習,吉」也。因不習而備。故易曰「見群蠪无首吉」也。是故鍵者得[之陽也,川者]得之陰也。肫者[得之難也,蒙者得之]隋也。嬬者得之畏也,容者得之疑也。師者得之救也,比者得也。 小蓄者得之未內也,履者諈之力行也。益者上下交矣,婦者[陰]陽姦矣,下多陰而紑[閉也。剝之以]辨,女散□□□□□□。復之卦留□而周,所以人絕也。无孟之卦,有罪而死,无功而賞,所以故也。余之卦,歸而強,士諍也。嬬□□□□□□□□□知未騰朕也。容失諸□□□□□□□□□□□□奇心而膧,□□遠也。大有之卦,孫位也。大牀,小膧而大從。余,□□□也。大蓄,兌而誨[也]。隋之卦,相而能戒也。恒[之卦]□□□□□□□□□先爭而後无爭而後……。說,和說而知畏。謹者,得之代阱也。家人者得处也。井者得之徹也。坸者[得之]…也。登者得[之]…瞿也。兼之卦,□□□從於不豐。坸之卦,足而知余。林之卦,自誰不先瞿。觀之卦,盈而能乎。齎之卦,善近而……亓善富……乎……亓忠身失量,故曰慎而侍也。筮閘紀,恒言不已。容獄凶得也。勞之……故以……行也。損以……也。大牀,以卑陰也。歸妹,以正女也。既齎者,高余比貧。……大過,過涉,所以□也。子曰:……[所]以禁咎也。子曰:……所以教謀也。榗如秋如,所以辟怒也。……「不事王公」,[此其]之胃也。不求則不足以難……遫脩…。也易曰:[辰]驚[百里,不喪匕鬯。此之胃也。子曰]:…則危,親傷□□。易曰:「何校則凶,屢校則吉。」此之胃也。子曰:五行者□□□□□□□□□□□□用,不可學者也,唯亓人而已矣。易亓[利]…[昔者,聖人]之[作易以,幽]贊於神明而生占也,參天兩地而義數也,觀變於陰陽而立卦也,發揮於[剛]柔而[生爻也,和順於道德]而理於義也,竆理盡生而至於命[也。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將以順生]命[之]理也,是故位天之道曰陰與陽,位地之道曰柔與剛,位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財兩之,六畫而成卦。分陰分陽,[迭用柔剛,故]易六畫而為章也。天地定立,[山澤通氣,]火水相射,雷風相榑,八卦相厝。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故易達數也。 

子曰:萬物之義,不剛則不能僮,不僮則无功,恒僮而弗中則 [亡 ,此剛]之失也。不柔則不靜,不靜則不安,久靜不僮則沈,此柔之失也。是故鍵之炕龍、壯之觸蕃、句之离角、鼎之折足、酆之虛盈,五繇者,剛之失也,僮而不能靜者也。川之牝馬、小蓄之密雲、句之[適]屬、漸之繩婦、肫之泣血,五繇者,陰之失也,靜而不能僮者也。是故天之義,剛建僮發而不息,亓吉保功也。無柔救之,不死必亡。僮陽者亡,故火不吉也。地之義,柔弱沈靜不僮,亓吉[保安也。无]剛文之,則竆賤遺亡。重陰者沈,故水不吉也。故武之義,保功而恒死,文之義,保安而恒竆。是故柔而不 ,然后文而能朕也;剛而不折,然后武而能安也。易曰:「直方大,不[習,吉]。」□□□[之屯]於文武也。此《易贊》也。 

子曰:鍵六剛能方,湯武之德也。「潛龍勿用」者,匿也。「見蠪在田」也者,德也。「君子冬日鍵鍵」,用也。「夕沂若,厲无咎」, 息也。「或<魚翟>在淵」,隱[而]能靜也。「<上羽下非>蠪[在天]」,□而上也。「炕龍有 悔」,高而爭也。「群龍无首」,文而聖也。

川六柔相從,順文之至也。 

「君子先迷後得主」,學人之胃也。「東北喪崩,西南得崩」,求賢也。 

「履霜堅冰至」,豫□□也。「直方大,[不習]」,□□□□[也]。「含章可貞」, 言美請也。

「聒囊,无咎」,語无聲也。「黃常元吉」,有而弗發也。

「龍單于野」,文而能達也。「或從王事,无成有冬」,學而能發也。

易曰「何校」,剛而折也。「鳴嗛」也者,柔而□[也。掾之]「黃牛」,文而知朕矣。渙之緣辭,武而知安矣。川之至德,柔而反于方。鍵之至德,剛而能讓。此鍵川之厽說也。 

子曰:易之用也,段之无道,周之盛德也。恐以守功,敬以承事,知以辟患,□□□□□□□□文王之危,知史說之數書,孰能辯焉?

易曰:又名焉曰鍵。鍵也者,八卦之長也。九也者,六肴之大也。 為九之狀,浮首兆下,蛇身僂曲,亓為龍類也。夫龍,下居而上達者□□□□□□□□□□而成章。在下為橬,在上為炕。人之陰德不行者,亓陽必失。易曰「潛龍勿用」,亓義潛清,勿使之胃也。

子曰:廢則不可入於謀,朕則不可與戒,忌者不可與親,繳[者}不可予事。易曰:「潛龍勿用」、「炕龍有悔」,言亓過也。物之上擳而下絕者,不久大立,必多亓咎。

易曰「炕蠪有悔」。大人之義不實於心,則不見於德;不單于口,則不澤於面。能威能澤,胃之蠪。

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子曰:「君子之德也。君子齊明好道,日自見以待用也。見勇則僮,不見用則靜。」

易曰:「君子冬日鍵鍵,夕沂若,厲无咎。」子曰:「知息也,何咎之有?人不淵不躍則不見,□淵不□不用而反居亓□□。」

易曰:「或躍在淵,无咎。」子曰:「恒躍則凶。君子躍以自見,道以自成。君子窮不忘達,安不忘亡,靜居而成章,首福又皇。」

易曰:「飛蠪在天,利見大人。」子曰:天□何有亓□□□□□□人尉文而溥,齊明而達矣。此以剸名,孰能及[乎]!

易曰:「見群蠪无首。」子曰:「讓善之胃也。君子群居,莫敢首,善而治,何<言疾>亓和也?龍不侍光而僮,无階而登,[聖]□ 人與蠪相似,何[不]吉之有?此鍵之羊說也。

子曰:「易又名曰川,雌道也。故曰牝馬之貞,童獸也,川之類也。是故良馬之類,廣前而睘後,遂臧,尚受而順,下安而靜,外又美,則中又臧壽以□□乎。畀以來群,文德也。是故文人之義,不侍人以不善,見亞,墨然弗反,是胃以前戒後,武夫昌慮,文人緣序。

易曰「先迷後得主」,學人胃也,何先主之又?天氣作,寒暑不異□,亓寒不凍,亓暑不曷」。

易曰:「履霜堅冰至。」子曰:「孫從之胃也。歲之義,始于東北,成於西南。君子見始弗逆,順而保殼。」

易曰:「東北喪崩,西南得崩,吉。」子曰:「非吉石也。亓要,誠與賢之胃也。[武夫]又柫,文人有輔,柫不橈,輔不絕,何不吉之又?」

易曰:「直方大,不習,吉。」子曰:「生文武也,雖強學,是弗能及之矣。」

易曰:「含章可貞,吉。」「言美請之胃也。文人僮,小事時說,大[事]順成,知毋過數而務柔和。」

易曰:「或從(王)事,无成又冬。」子曰:「言詩書之胃也。君子笱得亓冬,可必可盡也。君子言于无罪之外,不言於又罪之內,是胃重福。」

易曰:「利永貞。」此川之羊說也。 

 子曰:「易之要,可得而知矣。鍵川也者,易之門戶也。 鍵,陽物也。川,陰物也。陰陽合德而剛柔有,以天地之化。 」又口能斂之,无舌罪,言不當亓時則閉慎而觀。

易曰:「聒囊,无咎。」子曰:「不言之胃也。[不言,何]咎之又?墨亦毋譽,君子美亓慎而不自箸也。淵深而內亓華。易曰:「黃常元吉。」子曰:「尉文而不發之胃也。文人內亓光,外亓龍,不以亓白陽人之黑,故亓文茲章。」

易曰:「……既沒,又爵囗囗囗囗居亓德不忘。」「蠪單于野,亓血玄黃。」子曰:「聖人信哉!隱文且靜,必見之胃也。」

龍七十變而不能去亓文,則文亓信于而達神明之德也。亓辨名也,襍而不戉,於指易。[亓]衰世之僮與?易[亓彰往而察]來者也。微顯贊絕,巽而恒當,當名辯物,正言巽辭而備。本生仁義,所以義,剛柔之制也。亓稱名也少,亓取類也多,亓指閒,亓辭文,亓言曲而中,亓事隱而單。因齎人行,明失得之報。 

易之興也,於中故乎?作易者,亓又患憂與?上卦九者,贊以德而占以義者也。履也者,德之基也。嗛也者,德之枋也。復也者,德之本也。恒也者,德之固也。損也者,德之脩也。益[也者,德]之譽也。困也者,德之欲也。丼者,德之地也。渙也者,德制也。是故占曰:履和而至,嗛尊而光,復少而辨於物,恒久而弗厭,損先難而後易,益長裕而與,宋窮而達,丼居亓所而遷,渙稱而救。是故履以果行也,嗛以制禮也,復以自知也,恒以一德也,損以遠害也,益以興禮也,困以辟咎也,丼以辯義也,渙以行權也。子曰:渙而不救,則比矣。 

易之為書也難前,為道就與,變僮而不居,周流六虛,上下无常,剛柔相易也,不可為典要,唯變所次,出入又度,外內皆瞿,又知患故,无又師保而親若父母。印率亓辤,楑度其方,无又典尚。后非其人,則道不[虛行]。

无德而占,則易亦不當。 」

易之義,贊始要冬以為質,六肴相襍,唯侍物也。是故[其初]難知而上易知也,本難知也,而末易知也。本則初如擬之,敬以成之,冬而无咎。易[曰□□□][□]脩道鄉物巽德,大明在上,正其是非,則[□□不與筮]占,危哉[□□]不當疑德占之,則易可用矣。

子曰:知者觀其緣(彖)辭而說過半矣。《易》曰:二與四同[功而異位,其善不同,二]多譽,四多瞿,近也。近也者,嗛之胃也。《易》曰:柔之為道也,不利遠[者,其要]无[咎,其用]柔若[也。《易》]曰:三[與]五同功異立,其咼[□□,三]多凶,五多功,[貴賤]之等[□也。其]要危岡[勝邪]....

 

1. ■□□□□□□□□□□焉,察天之道,天之□德□□也。地之道也,地之[□□□□□。人之道,人之□□□□□。兼三才而兩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道有變動,故曰]肴。肴有[等,故曰]...反疏

2. 物物相雜,故曰文。文不當,故吉凶生焉。...當文王與紂之事邪。

是故其辭危。危者使平,易者使傾,其道甚大,百物不廢,懼以終始,其要无咎,此之謂...矣。

3. 易之道也...

...□命者也。易...德則...

4. 明,而甚不...

...行其義,長其慮,脩其...君子安□[□□]易矣。若夫祝巫

5. 卜筮龜□□□□ □□□□ □□□□ □□□□ □□□ □□□□ □巫之師□□□□ □□□□ □□□□無德則不能知易,故君子尊...子曰:吾好學而毚

6. 聞要,安得益吾年乎?吾...[夫子曰:]危者安其立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亂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繫于

7.枹桑。

夫子曰:德溥而立尊,[ 知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易曰:鼎折足,復公莡,其屋,凶。言不朕任也。

夫子曰:顏氏之子其庶幾乎?見幾又不善,未嘗弗知。知之,未嘗復行之。

8.曰:不遠复,无誨,元吉。 天地困,萬勿潤,男女構請而萬物成。

易曰: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言至一也。君子安其身而後動,易亓心而后,定位而后求。君子脩此三

9. 者,故存也。危以動,則人弗與也;無立而求,則人弗予也。莫之予,則傷之者必至矣。易曰:莫益之,或擊之。立心勿恆,凶。此之胃也。

夫子老而好易,居則在席,行則在槖。子贛曰:夫

10. 子它日教此弟子曰:德行亡者,神靈之趨;知謀遠者,卜辭之蘩,賜以此為然矣,以此言取之,賜緡行之為也。夫子何以老而好之乎?

夫子曰:君子言以矩方也。前屰而至者,弗屰而巧也。

11. 察其要者,不其辤。《尚書》多於矣,《周易》未失也。且又古之遺言焉,予非安其用也。[予樂其辭也。□□□□]

尤於[□□子貢曰:]如是則君子已重過矣。賜聞諸夫子曰:孫正而行義,則人不惑矣。夫

12. 子今不安其用而樂其辤,則是用倚於人也,而可乎?

子曰:校哉!賜!吾告女,易之道□□□□□□□百生之[□□□]易也。夫易,剛者使知瞿,柔者使知圖,愚人為而不忘,慚人為而去詐。文

13. 王仁,不得其志,以成其慮,紂乃无道。文王作諱而辟咎,然后易始興也。予樂其知之□□□之自□

予何□(?)事紂乎?

子贛曰:夫子亦信其筮乎?

子曰:吾百占而才當* ,唯周梁山之占也,亦必從其多者而已矣。(按:「百占而才當」或作「百占而七十當」)

子曰:易,我後其祝卜矣!我觀其德義耳也。幽贊而達乎微,明數而達乎德,又仁[□](守)

者而義行之耳。贊而不達於數,則其為之巫。數而不達於德,則其為之史。史巫 之筮,鄉之來也,始之而非也。後世之士疑丘者,或以易乎?吾求其德而已,吾與史巫同涂而殊歸者也。君子德行焉求福,故祭祀而寡也;仁義焉求吉,故卜筮而希也,祝巫卜筮其後乎?孔子

16.繇易,至於損益二卦,未尚不廢書而歎,戒門弟子曰:二品(三)子!夫損益之道,不可不審察也,吉凶之[□](門)也。益之為卦也,春以授夏之時也,萬勿之所出也,長日之所至也,產之室也,故曰:

17. 益,授者。秋以授冬之時也,萬勿之所老衰也,長夜之所至也,故曰產道窮焉,而產道□焉。

益之始也吉,其冬也凶。損之始凶,其冬也吉。 損益之道,足以觀天地之變,而君者之事已。

18. 是以察於損益之變者,不可動以憂憙。故明君不時不宿,不日不月,不卜不筮,而知吉與凶,順於天地之心,此胃易道。

故易又天道焉。而不可以日月生辰盡稱也,故為之以陰陽。又地道

19.焉,不可以水火金土木盡稱也,故律之以柔剛。又人道焉,不可以父子君臣夫婦先後盡稱也,故要之以上下。又四時之變焉,不可以萬勿盡稱也,故為之以八卦。故易之為書也,一類不足以亟

20. 之變,以備其請者也,故胃之易。

又君道焉,五官六府不足盡稱之,五正之事不足以產之,而詩書禮樂不[□](下)百扁,難以致之,不問於古法,不可順以辤令,不可求以志善,能者繇一求之,所胃

21. 得一而君畢者,此之胃也。 損益之道,足以觀得失矣。

繆和

1. 繆和問於先生,曰:請問易渙之九二,曰:渙賁其階,每亡。此辭吾甚疑焉。請問此之所胃?

子曰:夫易,明君之守也。吾[少]隱不達,問學不上與,恐言而貿,易,夫人之道。不然,吾志亦願之。

繆和

2. 曰:請毋若此,願聞其說。

子曰:渙者,散也。賁階,幾也,時也。古之君子,時福至則進取,時亡則以讓。夫福至而能既焉,賁 走其時,唯恐失之,故當其時而弗能用也,至於其失之也。唯欲為人用,

3. 剴可得也才!將何先每之又?受者昌,賁福而弗能蔽者躬,逆福者死,故其在詩也,曰:「女弄不幣衣常,士弄不幣輿輪。」无千歲之國,无百歲之家,无十歲之能。夫福之於人也,既焉,不

4. 可得而賁也。故曰:賁福又央。聖人知福之難得而賁也,是 以又矣。故易曰:渙賁其階,每亡。則[□](故此)

言於能賁其時,悔之亡也。

謬和問於先生曰:凡生於天下者,无愚知賢不宵,莫不

5. 願利達顯榮。今周易曰:困,亨,貞大人吉,无咎。又言[不]信。敢問大人何吉於此乎?

子曰:此聖人之所重言也。曰又言不信,凡天之道,壹陰壹陽,壹短壹長,壹晦壹明。夫人道叴之, 是故

6. 湯[□□](囚而)王,文王絇於條里,秦[繆公困]於[殽,齊桓公]辱於長勺,戊王句賤困於[會稽]。晉文君困[於]驪氏。古古至今,柏王之君,未嘗憂困而能[□]甘美亞不[□□]也。夫困之為達<道>也,亦猷

7. [寒之及煖,煖之及寒也。唯賢者獨知而難言之也。]故易曰:困,亨,貞大人吉,无[咎,又言不信。此]之胃也。

繆和問於先生曰,吾年歲猷少,志□□□□ □□□□敢失忘吾者。

子曰:何□□□□ □□□□ □□□□ □□□□ □□□□ □□□□ □□□□ □□□□ □□□□ □□□書、春秋詩、語,蓋□紐而利害異□□□□ □□□□ □□□□ □□□□ □□者[□□□]也。古之君子,其...

8. 者莫不願安,[□豐盈]是...[□□問先生曰:易嗛之]九三曰:勞嗛,君[子又冬,吉。此何胃也。子曰]

9. 以高下,故曰嗛。禹之取天[下也],當此卦也。禹[勞]其四枚,苦其思[慮],至於手足駢胝,顏色[□□□]

□ □□□□ □□□□ □□□□ □□□□ □□□□ □□□□ □□□而果

10. 下名號聖君,亦可胃冬矣。吉孰大焉。故曰:勞嗛,君子又冬,吉。不亦宜乎?今又土之君,及至布□□□□ □□□□其妻奴,粉白黑涅,□□□□ □□□□ □□□□ □非能焉,而

11. 又功名於天下者,殆无又矣,故曰勞嗛,君[子又]冬,吉。此之胃也。

繆和問先生曰:吾聞先君,其陳(?)義錯法,發[號]施令於天下也,皎焉若□□[然,故]□□世循者,不惑眩焉。今易豐之

12. 九四曰:豐其剖,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何胃也?

子曰:豐者,大也。剖者,小也。此言小大之不或也。蓋(?)[□]君子為爵立賞慶也,若埶然。大能奮細,故上能使下,君能令臣,是以動則又

13. 功,靜則又名,列埶尤尊, 賞祿甚厚,能弄傅君而國不損幣者。蓋无又矣。 日中見斗。夫日者,君也。斗者,臣也。日中而斗見,君將失其光矣。日中必頃,幾失君之德矣。遇者,見也。見夷

14. 主者,其始夢兆而亟見之者也。其次秦翏公,荊 莊,晉文、齊桓是也。故易曰:豐其剖,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此之胃也。

呂昌問先生曰:易屯之九五曰: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將何

15. 胃也? 夫易,上聖之治也。古君子処尊思卑,処貴思賤,処富思貧,処樂思勞。君子能思此四者,是以長又其利,而名 與天地俱[合](?)。

易曰:屯其膏,此言自閏者也。夫処上立,厚自利,而不自

16. 血下,小之猷可,大之必兇,且夫君國又人而厚僉致正以自封也,而不顧其人,此除也。夫能見其將□□□□□□未失君子之道也。其小之吉,不亦宜乎?物未夢兆而先知之者,聖人之志

17. 也,三代所以治亓國也。故易曰: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此之胃 也。

呂昌問先生曰:[天]下之士皆欲會□□□□ 也,分別(?)摟與以相亨(高)也,以為至是也。今易渙之六四曰:渙其群,元吉。此

18. 何胃也?子曰:異才!天下之士所貴,夫渙者散,元者善之始也,吉者百福之長也。散其群黨傰挨,亯(?)

□□□□ □□□□ □比[周]相譽,以奪君明,此古亡國敗家之法也。明君之所行罰也,將何

19. 元吉之又矣!

呂昌曰:吾聞類大又焉耳,而未能以辨也。願先生少進之以明少者也。

子曰:明王[聖]君之□□□□ □□□□然,立為刑辟,以散其群黨,執為賞慶爵列,以勸天下,群臣黔首男

20. 女。夫人渴力盡知,歸心於上,莫敢傰黨侍君,而生將求於人矣。其曰:渙其群,元吉,不亦宜乎?故詩曰:惠彼小星,參五在東,瀟瀟宵正,蚤夜在公,是命不猶。彼此之胃也。

呂昌問先生曰:

21. 夫古之君子,其思慮舉措也,內得於心,外度於義,外內合同,上順天道,下中地理,中適人心,神□□

它焉,故有嘉令(?)之聞。今周易曰:蒙,亨。非我求蕫蒙,蕫蒙求我,初筮吉,再參讀,讀則

22. 不吉,利貞。以昌之和(?),以為夫設身无方,思慮不察,進很无節,讀焉則不吉矣,而 能享其利者,□□

向又治其□□□□可也,而又不然者。夫內之不咎,外之不逆,然能立志於天下,

23. 若此者,成人也。成人也者,世无一夫,剴可強及輿才?故言曰:古之馬及古之鹿,今之馬今之鹿。夫任人□□□□□之失。

呂昌曰:若子之言,則易蒙上矣。

子曰:何必若此,而不可察也。夫蒙者,

24. 然少未又知也。凡物之少,人之所好也。故曰:蒙,亨。 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者,又知能者,不求无能者,无能者□□□[求又能者]。故[曰]: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吉者,聞其始而知其冬,見其本而知其[末。故]

25. 曰初筮吉, 再參讀,讀則不吉者,反覆問之而讀,讀弗敬。故曰不吉。弗知而好學,身之賴也,故曰利[貞]。 □君子於仁義之道也。雖弗身能,剴能已才!日夜不休,冬身不卷,日日(??)載載,必成而

26. 后止。故易曰:蒙,亨。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吉,再三讀,讀則不吉,利貞。此之胃也。

吳孟問先[生曰:]□□易中覆之九二,其辭曰:鳴在陰,其子和之,我又好爵,吾與壐羸之。何胃也?子

27. 曰:夫易,聖君之所尊也,吾庸與焉乎?

吳子曰:亞又然!願先生式略之,以為毋忘,以匡弟子□□□(所疑)。

[子曰:]□□□□□□□者,所獨擅也,道之所見也,故曰在陰。君者,人之父母也。人者,君之子

28. 也。君發號出令,以死力應之。故曰:其子和之。我又好爵,吾與壐羸之者,夫爵祿在君在人,君不徒□,臣不[徒忠,聖君之□□]。其人也,訢焉而欲利之,忠臣之事其君也,驩然而欲明之,驩訢交迥,

29. 此聖王之所以君天下也。故易曰: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我又好爵,吾與爾羸之。其此之胃乎?

莊但問於先生曰:敢問□於古今之世,聞學談說之士,君子所以皆杖(?)焉,勞其四枳之力,渴其腹心

30. 而慮者,類非安樂而為之也。以但之私心論之,此大者求尊嚴顯貴之名, 細者欲富厚安樂[之]實。是以皆[行則必]勉輕奮,其所幸於天下者,殆此之為也。今易溓之初六,其辭

31. 曰:嗛嗛[君子],用涉大川,吉。將何以此諭也?

子曰:夫物尊顯者,其心又不足者也。君子不然,焉不自明也,不自尊也,□□高世□ 嗛之初六,嗛之明夷也。聖人不敢又立也耳,以又知為无知

32. 也,以又能為无能也,以又見為无見也。憧焉无取設也,以使其下,所以治人請,群臣之偽也。嗛嗛君子者,夫[而]□□□然以不□□於天下,故箸多廣大,斿樂之鄉,不敢渝其身焉。

33. 是以天下驩然歸之而弗猒也。 用涉大川吉者,夫明夷,離下而川上。川者順也。君子之所以折其身者,明察所以□□[丑]。是以能既致天下之人而又之。且夫川者,下之為也。故曰用

34. 涉大川,吉。 子曰:能下人若此,其吉也。不亦宜乎?舜取天下也,當此卦也。子曰:蔥明敻知受以愚,博聞強試守[以淺,尊祿]貴富守以卑,若此,故能君人。非舜其孰能當之?

張射問

35. 先生曰:自古至今,天下皆貴盛盈,今周易曰:嗛,亨。君子又冬。敢問君子何亨於此乎?

子曰:善[此]問是也。 □□之執,列爵立之尊,明厚賞慶之名,此先君之所以勸其力也。

36. 宜矣,彼其貴之地,此非聖君之所貴也。夫聖君卑軆屈貌以舒孫,以下其人,能至天下之人而又之。[非聖君]孰能以此冬?

子曰:天之道,崇高神明而好下,故萬勿歸命焉。地之

37. 道,精博以尚而安卑,故萬勿得生焉。聖君之道,尊嚴敻知而弗以驕人,嗛然比德而好後,故□□□□ □。 易曰:溓,亨,君子又冬。

子曰:嗛者,溓然不足也。亨者,嘉好之會也。夫君人

38. 者以德下其人,人以死力報之。其亨也不亦宜乎?

子曰:天道毀盈而益嗛,地道銷[盈而]流嗛,[鬼神害盈而福嗛],人道亞盈而好溓。溓者,一物而四益者也。盈者,一物而四損者也。故聖君以

39. 為豐茬,是以盛盈,使祭服忽,屋成加,宮成刊隅。溓之為道也,君子貴之。故曰:溓,亨,君[子又冬]。□□□□ □□下,非君子,其孰當之?

李羊問先生曰:易歸妹之上六曰:女承筐无實,士

40. 刲羊无血,无攸利。將以辭,是何明也?

歸妹上六:女承筐旡實,士刲羊无血,旡攸利。

子曰:此言君臣上下之求者也。女者下也,士者上也。承者[言]求焉。[匡无實者□也。刲]者,上求於下也。 羊者,眾也,皿者,卹也。攸者,所也。夫賢君之為列埶爵立

41. 也,與實俱。群臣榮其列,樂其實,夫人盡忠於上,其於小人也,必談博,知其又无,而□不可不求□□□□□□樂,以承上求,故可長君也。貪亂之君不然,群臣虛立,皆又外志,君无賞祿

42. 以勸之。其於小人也,賦斂无根,耆欲无猒,徵求无時,財盡而人力屈,不朕上求。眾又离心□而上□□□□□□其國,以及其身也。夫明君之畜其臣也不虛,忠臣之事其君也又實,上下迵實,此

43. 所以長又令名於天下也。夫忠言請愛而實弗隨,此鬼神之所疑也,而兄人乎?將何所利矣。[故易]曰:女承[筐]无實,士刲羊无血,无攸利。此之胃也。

孔子曰:夫无實而承之,无血而卦之,不亦不知乎?

44. 且夫求於无又者,此凶之所產也,善乎胃[之]无所利也。

子 曰:君人者又大德於臣而不求其報,則[不□□]要,晉齊宋之君是也。臣人者又大德於[□君而不求其報□則□□□□□□□□□□

45. 關龍逢王子比干五子[胥介]子隼是也。[夫]君人者又大德於臣而不求其報,生道也。臣者[又大德於君]而不求其報,死道也。是故聖君求報...

46. ...也,其在易也,覆之六二曰:休覆,吉。則此言以....也。又□□□□□□將何吉之求矣?

子曰:昔者先君....

47....[人言]而不相德(?),[人成]而不相怨,正之成也。故人[之]□□□□□□□□□□□□

猷恐人之不順也,故其在易也,[子曰:訟之六三曰:食舊德,貞厲。或從王]事,无成。

48. 曰食[舊德貞厲者]□□□□□□□□幹事,食舊德以自厲...也,不亦宜乎。

49.故曰:食舊德,貞厲。或從王事,无成。

子曰:恒之初六曰:敻恒,貞凶,无[攸利。子]曰:敻治[也]□□□□ □□□□人之所非也,凶必產[焉,故曰:敻恒凶,无攸]利。

子曰:恒之九三曰:不

50. 恒其德,或承之羞,貞[藺]。子曰:不恒其者,言其德行之无恒也。德行无道則親疏无辨,親疏无辨□□□□□□□何不閵,故曰:不恒其德,或[承之羞,貞閵。

子曰:恒]之九五曰:恒其德,貞,婦人

51. 吉,夫子凶。婦德,一人之為,[不]可以又它。又它矣,凶[必]產焉。故曰:恒其德貞,婦人吉。[其]男德不□□□□又弱,德必立而好比於人,賢不宵人得其宜□則吉,自恒也則凶。故曰:恒其德貞,婦人

52. 吉,夫子凶。

子曰:川之六二曰:直方大,不習,无不利。

子曰:直方者,知之胃也。不習者,□□□□□□人。无不利者,无過之胃也。夫羸德以與人過則失人和矣,非人之所習也,則近害矣。故

53. 曰:直方大,不習,无不利。

湯出守,東北又火。曰:彼何火也?又司對曰:漁者也。湯遂至□曰:子之祝□□□。曰:古蛛蝥作罔,今人之緣序,左者右者,尚者下者,衝突乎土哉,皆來乎吾罔。湯

54. 曰:不可!我教子祝之。曰:古者蛛蝥作罔,今人之緣序,左者使左,右者使右,尚者使尚,下者使下,[吾取其犯命]者以祭以且。諸侯聞之曰:湯之德及禽獸魚鱉矣,故共皮幣以進者卌又

55. 餘國。易卦其義曰:顯比,王用參毆,失前禽,邑不戒,吉。此之胃也。

西 人舉兵侵魏野而,□□□□ □□□□而遂出見諸大夫。過段干木之閭而式。其僕李義曰:義聞之,諸侯

56. 先財而後財<身>,今吾君先身而後財,何也?文侯曰:叚干木富乎德,我富於財;叚干木富乎[ 義,我富於地。吾聞段干木而不吾]為者也,義而不吾取者也。彼擇取而不我與者也。我求而弗

57. 得者也,若何我過而弗式也?西人聞之,曰:我將伐无道也,今也文候尊賢□□,故遂退兵。□□何何而要之局而冠之獄獄吾君敬女而西人告不足。 易卦其義

58. 曰:又覆惠心,勿問元吉,又復惠我德也。

吳王夫差攻。當夏,大子辰歸冰八管。君問左右:冰□□□□ □□□□注冰江中上流,與士飲其下流,江水未加清,而士人大說。

59. 斯壘為三遂,而出撃荊人,大敗之,襲其郢,居其君室,徒其祭器。察之則從八管之冰始也。...

易卦其義曰:鳴嗛,利用行師征國。

越王句賤即已克吳,環周而欲均荊方城

60. 之外。荊王聞之,恐而欲予之。左史倚相曰:天下吳為強,以戊戔吳,其銳者必盡,其餘不足[用]...也。是知晉之不能[踐尊]□□,[知]齊之不能隃騶魯而與我爭吳也,是恐而來觀

61. 我也。君曰:若何則可?左史倚相曰:請為長轂五百乘,以往分於吳地。君曰:若。遂為長轂五[百]...乘以往分於吳。曰:吳人□□□□而不服者,請為君服之。(按:服或作取)

曰:□。越王曰:天下吳為強,吾

62. 既戔吳,其餘不足以辱大國。士人請辤。

又曰:人力所不至,周車所不達,請為君服之。

王胃大夫重[曰:吳人]□□□不退兵。

[大夫]重曰:不可!天下吳為強,以我戔吳,吾銳者既盡,其餘不足用

63. 也,而吳眾又未可起也,請與之分於吳地,遂為封於南巢,至於北蔪,南北七百里,名之曰倚[相之封]。....

易卦[其義曰:睽]孤,見鬼豕負塗,載鬼一車,先張之柧,後說之壺。此之胃也。

64. 荊莊王欲伐陳,使沈尹樹往觀之。沈尹樹反至令曰:其城廓脩,其倉實,其士好學,其婦人組疾。

君[子□□曰]:如是則陳不可伐也。城廓脩,則其守固也。倉廩實,則人食足也。其士好學,必死上也。其婦人組[疾則]財足也。如是則陳不可伐也。

沈尹樹曰:彼若若君之言,則可也。彼與君之言之異。城廓脩,[則]□□人力渴矣。倉廩實,[則取]之人也;其士好學,則又外志也;其婦人組疾,則士祿不足食也。

66. 故曰:陳可伐也,遂舉兵伐陳,克之。 易卦其義曰:入於左腹,穫明夷之心,于出門廷。

趙間子欲伐衛,使□□史黑[往視之,期]卅日,六十日焉反。間子大怒,以為又外志也。史黑曰:吾君殆乎大過矣!率使

67. 據柏王相,子路為浦,孔子客焉,史子突焉,子贛出入於朝而莫之留也。此五人也,一治天下者也,而今者皆在衛,是□□□□□毋又是心者,侃□□而伐之乎?易卦其義曰:觀國之光,利用

68. 賓于王。

易曰:童童往來,仁不達也。不克征,義不達也。其行塞,道不達也。不明晦,明不達[也。 □□□□,仁達]矣。直方大[不]習,義達矣。自邑告命,道達矣。觀國之光,明達矣。

昭力

1. 昭力問曰:易又鄉大夫之義乎?子曰:師之左次,與闌輿之率,與豶豕之牙,參者,大夫之所以治其國而安其[家君者也]。昭力曰:可得聞乎?子曰:昔之善為大夫者,必敬其百姓之順德,忠信以先之,脩其兵甲

2. 而率之,長賢而勸之,不乘朕名以教其人,不羞卑隃以安社稷。其將稽誅也,吐言以為人次;其將報□[也]□,一以為人次,其將取利,必先其義,以為人次。易曰:「師左次,无咎。」師也者,人之聚也。次

3. 也者,君之位也。見事而能左其主,何咎之有?問闌輿之義。子曰:上正率國以德,次正率國以力,下正率國以兵。率國以德者,必和其君臣之節,不[以]耳之所聞敗目之所見,故權臣不作。同父子之

4. 欲,以固其親,賞百姓之勸,以禁諱教。察人所疾,不作苛心。是故大國屬力焉,而小國歸德焉。城郭弗脩,五兵弗底(實),而天下皆服焉。易曰:「闌輿之率,利有攸往。」若輿且可以闌然率之,況侃以

5. 德乎?可不共之有?

又問:豶豕之牙,何胃也?子曰:古之仗強者也,仗強以侍難也。上正率兵而弗用,次正用兵而弗先也,下正銳兵而后威。幾兵而弗用者,調愛其百生而敬其士臣,強爭其時而讓其

6. 成利。文人為令,武夫用圖。脩兵不解,卒伍必固。權謀不讓,怨弗先昌。是故其士驕而不傾,其人調而不野。大國禮之,小國事之,危國獻焉,力國助焉,遠國依焉,近國固焉。上正陲衣常以來

7. 遠人,次正橐弓矢以伏天下。易曰:「豶豕之牙,吉。」夫豕之牙,成而不用者也。又芺而后見。言國脩兵不單而威之胃也。此大夫之用也,鄉大夫之事也。

昭力問曰:易又國君之義乎?子曰:師之「王參賜命」

8. 與比之「王參毆」,與柰之「自邑告命」者,三者國君之義也。

昭力曰:或得聞乎?

子曰:昔之君國者,君親賜其大夫,大夫親賜其百官,此之胃參袑。君之自大而亡國者,其臣厲以冣謀。君臣不相知,

9. 則遠人无勸矣。乳之所生於忘者也。是故君以覆愛人為德,則大夫共惠,將軍禁單。君以武為德,則大夫薄人,將軍□柢。君以資財為德,則大夫賤人,而將軍走利。是故失國之罪,必在君之

10. 不知大夫也。易曰:「王參賜命,无咎。」為人君而能亟賜其命夫(无)國何失之有?

又問:比之王[參]毆,何胃也?子曰:昔者明君,[召]人以察,教之以義,付之以,殺當罪而人服,君乃服小節。以先人曰:義

11. 為上,且猷又不能。人為下,何无過之又?夫失之前,將戒諸後,此之胃教而戒之。易[曰]:「比之王參毆,失前禽,邑人不戒,吉」。若為人君毆省(者)其人孫戒在前,何不吉之有?

又問:柰以之「自邑告命」

12. 何胃也?

子曰:昔之賢君也,明以察乎人之欲惡,《詩》《書》以成其慮,外內親賢以為紀剛,夫人弗告則弗識,弗將不達,弗遂不成。易曰:柰之「自邑告命,吉」,自君告人之胃也。

昭力問先

13. 生曰:君鄉大夫之事,既已聞之矣,易或又乎?子曰:士數言數百,猷又所廣用之,兄於易乎?比卦六十又二冬,六合之內,四勿之卦,何不又焉?旅之潛斧,商夫之義也。无孟之卦,邑塗之義也。

14. 不耕而穫,戎夫之義也。良月幾望,処女之義也。 

《昭力》 六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