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全解】33 遯卦

Jack 在 2017, 十一月 6 - 08:54 發表

 

  遯卦  天山遯

遯亨,小利貞。初六,遯尾,厲。勿用有攸往。六二,執之用黃牛之革,莫之勝說。九三,係遯,有疾厲,畜臣妾吉。九四,好遯,君子吉,小人否。九五,嘉遯,貞吉。上九,肥遯,无不利。

 卦辭  初六  六二  九三

 九四  九五  上九  彖傳注


【卦名】

今本:遯 阜陽:椽 帛書:掾 歸藏: 秦簡: 上博簡: 清華簡:敓

遯遁

《經典釋文》遯卦:「字又作,又作遁,同隱退也。匿迹避時,奉身退隱之謂也。鄭云:逃去之名。」

「遯」這個字在一些古書中有時也作遁或,《說文》無字,但分別有遯和遁:「遯,逃也,从辵从豚。」「遁,遷也,一曰逃也。从辵盾聲。」關於遯與遁,《說文解字群經正字》列舉許多古籍並這麼說:「今經典二字通用。」事實上,很多《周易》的書,遯卦都作遁。

遁本義為遷移,引申為脫逃的意思。但遁主要借為循,為逡巡之義。段玉裁:「此字古音同循,遷延之意,凡逡遁字如此,今之逡巡也。《儀禮》鄭注用逡遁十有一。一曰逃也,此別一義。以遁同遯,蓋淺人所增。」

比對文字發展及其他的出土資料,卦名作遁應該是假借為遯,並取其逃走之義。不管遯或遁,文字發展頗晚,至小篆才出現。字除了發展和遯一樣晚之外,古籍經典中更是少見。

與彖

遯卦帛書作掾,漢阜陽簡作椽,輯本《歸藏》與王家台秦簡皆作,上博簡作,音義皆可與遯字通,陳居淵《周易今古文考證》指出,、遯、椽、皆從彖得聲,可以互借。

從帛書等新出土資料可推斷,古時卦名可能作「彖」,再從彖增繁而發展出、掾、椽等不同的假借字做為卦名。

《說文》:「彖,豕走也。」段玉裁:「《玉篇》作『豕走悅』也,恐是許書古本如此。」「豕走悅」即「豕走脫」,豬脫逃的意思。彖字現今作為「斷」解釋,《周易》彖辭意指關於吉凶判斷之辭,而《彖傳》則是關於吉凶判斷的注解。但依《說文》,彖字古義為豬走脫的意思,歸藏及秦簡多一辵字旁可能是要區隔以及強化其「走脫」的字義。

甲骨文字的彖字字源有些爭議,但簡單歸類,可分兩大看法,一說為,可能與彘同一字源,或者因與彘形近而被解讀為彘。另一說認為與㣇同,作

有許多甲骨文學者將解讀為彘字,畫的是豕身上中了箭,因此彘為野豬之稱,例如,圖右為羅振玉和商承祚的《殷虛文字類編》。郭沫若則懷疑,彖與彘同一字源。

細看這一類被許多古文字學家解讀為彘的甲骨文,有些豕身上清楚畫的是中了箭,只是箭或有穿透豕身,或者沒有。但有些豕只是身上多了一條橫線,香港中文大學漢語多功能字庫則將豕上有一橫的字收錄為彖字,與彘字之身上有箭有別,該類字至金文另有將繩子畫成扁圓形者。有學者認為這畫的是被繩子補捉到的豬倒地,因此為墜落之義,引申為惰,怠惰的意思。

另一看法認為,彖與㣇是同一字。這個看法似乎可從《說文解字》中這幾個形近之字(㣇)(彖)(殺)看出端倪,古文字學家在解讀這些古字的字源時似乎有些爭議。

字有很多古文字學家認為是彖字的訛誤,《說文》將「彖」定義為豕走脫,為豕,而「㣇」則是「脩豪獸,一曰河内名豕也」,有學者認為即是豪豬。徐灝《說文解字注箋》:「戴仲達謂,㣇與彖特一字是也。」

于省吾《易經新證》在證明易「彖」當解釋為「解」時,並提出㣇與彖與同的看法,解說甚為詳細:「嚴可均謂㣇彖同字,皆重出,是也。《說文》古文殺...然則豸㣇初本有別,後每無別者,以形音易渾也。」「然自來解者,尚未確定㣇通豸為易彖之本字也。」「章氏知豸之通㣇,而不知㣇即易之彖字。」

再看㣇的甲骨文,有學者解讀為殺,因為與《說文》所引古文殺很像。而郭沫若則以為,這是祟字:「㣇之為祟者猶蛇之為它。㣇有害於田圃,準古人艸居問蛇之例,此則問㣇之有無。」

總合以上資料,遯卦最早卦名最可能是作彖,取的是豕走脫而繫之的意思。遯卦傳統解釋為君子遠遁,這是引申之義。觀遯卦六爻,講的與捕捉小豬有關,且有以繩繫豬的相關情節。同時,經文遯字顯然作名辭解釋文義較順。因此就卦義來說可能一方面意指豬走脫之事,二方面亦以彖借為豚,或者彖亦可做為名辭,即《說文》說的「,豕也」,「㣇,脩豪獸也」。

高亨則以為遯應作豚,為小豬的意思,亦可參考。但這個解釋不如以彖為名辭來解釋,如「遯尾」為豬的尾巴,係遯就是把豬綁好免得脫逃。

【卦義】

逃脫、退隱,明哲保身。

遯,音頓,逃避、退隱的意思。

細究遯卦經文,講的是如何將豬綁起來的事,似乎是在處理逃跑的豬,這也是遯卦的原始意義。然而後世則以君子遁去來解釋卦義,談的是君子如何在小人道長的亂世明哲保身。因此《彖傳》說:「遯亨,遯而亨也。」退避、逃脫則可以得到亨通。《象傳》:「遯,君子以遠小人。」遯卦就是君子遠離小人之卦。

傳統卦以艮為豕,個人竊疑,當以乾為豕。艮為門闕、柵欄,巽為繩。因此遯卦為豕跑到柵欄外,豬走脫之象。互體巽為繩,豬走脫而以繩繫之。因此六二說「執之用黃牛之革,莫之勝說」,用黃牛皮革繩將豬綁緊,讓牠無法再走脫。姤初六說「繫于金柅,羸豕孚蹢躅」,講的也是把豬綁緊,同樣是下巽上乾之象。

遯卦上乾健也是君子,下艮止、門闕,君子離去而遠遁之象,互體又有巽繩繫之。君子之遠遯,處境有如豬之欲逃,往往又為諸事所牽拌。下乾上艮的大畜卦則是君子納於門下,為養君子之象。

遯卦也是十二消息卦之一,就卦氣來看,陽氣到四月乾卦達到鼎盛,並開始進入消退的循環。五月姤卦陰爻回來,陰氣用事。六月遯卦陰氣增長,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是君子開始退避之時。遯卦陰氣再增長,至下一卦則成否。相反的,臨卦則是君子道長,小人開始退散的時候,陽氣再增長,下一卦就是泰卦。

《序卦》:「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雜卦傳》:「遯則退也。」卦序上遯卦與大壯是相綜的一對卦,繼恒卦而來。恒卦代表的是穩定的家庭與社會狀態,然而久了不免於僵化,僵化之後君子力圖改變。其一是見小人用事,時不我予,只好明哲保身,離開僵化的社會以呼吸新的空氣,也就是遯卦;一是用力衝撞,打破它的僵固不合理,也就是大壯(大撞)。

對於君子來說遯卦的吉道在於遠離是非,設法隱退,不管什麼事情,都是逃得越遠越快越好。韜光養晦,收斂自己的陽剛之氣,不出風頭。盡量遠離小人,不要與人交惡。潔身自愛,莫落人把柄。對於小人來說,雖然不盡然要遠遁,但也應當從正,不走邪道為宜,此經文說的「小利貞」。

解釋遯卦要注意的是,遯卦乍看為吉卦,卦辭說「亨」、「小利貞」,有些爻還是「吉」、「無不利」。但遯之所以吉,對於君子來說是因為能夠退出而遠遁,遠離小人與是非而吉,所以是一種能夠放下名利而明哲保身的吉,而不是因為得到實際的功勞與利益。因此,若問的是功名利祿,問事業或升遷,就近短期的現實來說,斷定為凶亦不為過。

六爻吉凶的判斷上,君子與小人應當有不同的判斷。遯亨,是對君子而言,遯卦亨道在於能遠離內卦的小人(陰爻),所以凶道在內,亨通之道在外,越處卦外,越是與內卦小人無所關聯則越吉。「小貞吉」則指小人或小事而言,以能貞正堅定,順從於陽而為吉。

朱熹:「其占為君子能遯,則身雖退而道亨;小人則利於守正,不可以浸長之故,而遂侵迫於陽也。小,謂陰柔小人也。此卦之占,與否之初二兩爻相類。」

遯亨,小利貞。

《彖》曰:遯亨,遯而亨也。剛當位而應,與時行也。小利貞,浸而長也。遯之時義大矣哉。

《象》曰:天下有山,遯。君子以遠小人,不惡而嚴。

逃離而能夠嘉會而亨通,小人利於堅定於正道。

遯卦是小人道長,君子道消的時候。《易經》是一部「為君子謀」的經典,所以「遯亨」是就君子而言。遯卦時君子之所以能夠亨通,是因為能夠退避而遠遁,因此還可保有些自己的理想。而小人則利於貞靜,不需逃難,但需守正守靜,故曰小利貞。

小利貞有許多種不同的解釋,小可作為大小的小,「利貞」之小。《周易》以陽為大,陰為小,因此比較好的解釋應該是把小當作「陰」來解釋,於人事,可當作小人或小事,小利貞指小人利於貞定。或小事有利而能貞定。

鄭玄以遯為君子逃至他國為仕,並以陳敬仲奔齊國辭去卿位為例說明之:「遯,逃去之名也。艮爲門闕,乾有健德,互體有巽,巽爲進退。君子出門,行有進退,逃去之象。曰五得位而有應,是用正道得禮見召聘。始仕他國,當尚謙謙。小其和順之道,居小官,幹小事,其進以漸,則遠妒忌之害,昔陳敬仲奔齊辭卿是也。」陳國公子完,字敬仲,因為與他同黨的陳國太子御寇被殺,避政治之難而逃到齊國,成為田齊的始祖。當時齊桓公因為陳完非常知禮而特別欣賞他,並想要請他為國卿,陳完拒絕了,並說:「我只是個客居他鄉而得到厚愛與恩寵的臣子,不敢居於高位。」後來他接受了「工正」一職,主掌百工。因此陳完的「遯」道展現在兩方面:一是遠離陳國到齊國,二是到齊國之後不接受高位,謙虛退讓而只居工正之職。

【字義】

遯亨小利貞:應讀作「遯亨,小利貞」,還是「遯亨小,利貞」?《周易》經文「小」字用法,如小人、小子、小有悔,小吝,小得,小事,小狐,因此不應有「亨小」之讀法。與遯「亨小利貞」近似的卦辭有賁「亨小利有攸往」,旅「小亨」,巽「小亨利有攸往」,既濟「亨小利貞」。由旅卦及巽卦卦辭確定《周易》有「小亨」之用語。由此可推得,賁卦應讀作「亨,小利有攸往」,既濟為「亨,小利貞」,遯為「亨,小利貞」。賁卦及遯卦《彖傳》也都支持這樣的讀法,唯既濟卦依《彖傳》可能為「小亨,利貞」。

天下有山:崔憬:「天喻君子,山比小人。小人浸長,若山之侵天。君子遯避,若天之遠山,故言天下有山遯也。」朱熹:「天體无窮,山高有限,遯之象也。」

遠小人,不惡而嚴:君子當遠離小人,不犯過錯而自有威嚴。遠應讀作院,與「敬鬼神而遠之」的遠同,遠離。遠小人,遠離小人。惡,《說文》:「過也。」不惡,不犯錯。或曰,不與小人交惡,不與小人正面衝突。遯卦之亨道在於能夠遠離小人,遠離是非。侯果:「群小浸盛,剛德殞削,故君子避之。高尚林野,但矜嚴於外,亦不憎惡於內,所謂吾家耄遜於荒也。」孔穎達:「君子當此遯避之時,小人進長,理須遠避,力不能討,故不可為惡,復不可與之褻瀆,故曰不惡而嚴。」

初六,遯尾厲,勿用有攸往。

《象》曰:遯尾之厲,不往何災也。

逃離在最後,危險,那裡都不要去。

初位為尾,所以說是「遯尾」。就空間來說,初是最後面的位置,是留在原地而未逃離者。處遯之時,也是應該逃離的時候,初六以柔居下不當位,又處於尾。艮山之下,又有止而不走之象。

既處遁逃之時,為何說「勿用有攸往」?有兩種可能。一是因為初已經來不及,所以只好留在原地以不變應萬變。二,所當遯去者為君子,於卦則只有陽爻當遯去。卦辭說小利貞,小者宜於貞定而不宜遯去。陰為小,因此初與二兩個陰爻都宜定而不宜往。初六說勿用有攸往,六二說執之用黃牛之革莫之勝脫。

陸績:陰氣已至於二,而初在其後,故曰遯尾也。避難當在前,而在後,故厲。往則與災難會,故勿用有攸往。

虞翻:艮爲尾也。初失位,動而得正,故遯尾厲。之應成坎爲災,在艮宜靜,若不往於四,則无災矣。

【字義】

不往何災也:解釋勿用有攸往。勿用有攸往即勿用有所往,不宜有所往。依象傳解釋,往則有災。因此不往則何災之有。

:原義為磨刀石,引申為砥礪。易傳通常皆解釋為危險。

六二,執之用黃牛之革,莫之勝說。

《象》曰:執用黃牛,固志也。

以黃牛的皮革將它綁緊,牢固而無法鬆脫。

革卦作「鞏用黃牛之革」,原指用皮革將豬綁緊讓它無法逃脫。後儒解釋認為這是比喻君子之意志堅定,有如用黃牛的皮革綁緊一樣的牢靠,意志堅定而無法鬆脫。

【字義】

執之用黃牛之革:執之,綑綁。黃牛,象徵柔中而謙遜。黃為中色,意指中庸,因六二居於下卦的中間。牛為柔順而謙遜之物,六二為陰柔處陰位,柔順而又當位,處於下體,不居高位,因此以牛喻之。黃牛之革,黃牛的皮革,堅韌而不易斷裂,比喻六二和遯退的君子同進退的志氣與決心,此《象傳》所說:「執用黃牛,固志也。」卦辭所說的「小利貞」,因六二為遯卦之成卦主爻。

莫之勝說:勝,音「生」。莫之勝說有三種解釋。一、「說」同「悅」,莫之勝悅為不亦樂乎。二、說為言語的意思,莫之勝說意即一切盡在不言中。三、「說」同「脫」,脫離、鬆脫的意思,莫之勝脫因為「執之用黃牛之革」非常堅固,因此無法解開、鬆脫。三種解釋以第三者文義上最為通順,也是最多注解者所採用。「說」字帛書作「奪」,借為「兌」。帛書兌卦作奪。

九三,係遯,有疾,厲,畜臣妾吉。

《象》曰:係遯之厲,有疾憊也。畜臣妾吉,不可大事也。

心有牽掛的逃離,有心病,危險。畜養臣妾吉。

原義應該是指繫綁的豬有病,因此若畜養豬為不順而厲。但若畜養臣妾則為吉。

傳統解釋則認為這是君子遠遁之志有所牽係,無法擺脫名利的束縛,深深眷戀過往,無法超然物外,因此稱有疾,疾意指心病。雖然是應該隱退逃去的時候,但仍念念不忘富貴名利。

諸如畜養臣妾等小事為吉,但對於一些國家大事,或是公務,則是凶。隱喻只能做些偏邪小事,不足以成大器。此《象傳》所說的:「畜臣妾吉,不可大事也。」

【字義】

係遯有疾:係,同繫,綁住。係遯,係遯有疾,被綁住的豬有病,因此後言「厲」。傳統註解,「係遯」乃心有所係的逃退,指九三在小人道長的時候,仍然心係於內之陰。因九三處於內卦,又與六二比應,是有所牽掛而難以逃離者。九三為互體巽中,巽為繩,故曰係遯。王弼:「在內近二,以陽附陰,宜遯而繫,故曰繫遯。遯之為義,宜遠小人,以陽附陰,繫於所在,不能遠害,亦已憊矣,宜其屈辱而危厲也。」

畜臣妾吉 :納畜男奴和女奴為吉。古代臣、妾原本都是奴隸,男子為臣,女子為妾。後來臣又引申為幫君王做事的臣僚,又有臣服、服從之義。妾原本為女子有罪而為奴者,漂亮的則可侍寢,後來引申將未經明媒正娶而近侍在側的女子稱妾。《說文》:「臣,牽也,事君也。象屈服之形。」《書.費誓》:「臣妾逋逃」講的是臣和妾都逃走了,孔安國注:「役人賤者,男曰臣,女曰妾。」卜辭中也常有臣妾合稱者,《甲骨文合集》629:「夕用甗,小臣三十,小妾三十,于帚。」631:「臣七十,妾...。」有時妾也稱女,630:「貞多妣甗,小臣三十,小女三十,于帚。」帛書作「畜僕妾吉」,僕與臣義同

係遯之厲,有疾憊也:係遯之所以危厲,乃是因為有疾而困於疲憊。憊,疲憊。《釋文》:「王肅作斃,荀作備。」鄭玄:「憊,困也。」《本義》:「憊,音敗。」

畜臣妾吉,不可大事也:卦辭說「小利貞」,因此遯卦以小事能夠有利而貞定為吉,《象傳》說「畜臣妾吉,不可大事也」,因畜臣妾為小事。遯卦不宜做大事,宜做小事。大事宜於退避,小時宜於有利而貞定,畜臣妾為小事,所以說吉。《周易》的大小,並不是以事態之大小而言,陽為大,陰為小。以此對比來看,則公事為大,私事為小。外事為大,內事為小。納臣妾乃是對內之私事,因此為小事。觀卦馬融注:「國之大事,唯祀與戎。」王肅:「三上係于二而獲遯,故曰係遯。病此係執而獲危懼,故曰有疾憊也。此於六二,畜臣妾之象。足以畜其臣妾,不可施爲大事也。」朱熹:「蓋君子之於小人,惟臣妾,則不必其賢而可畜耳。」

九四,好遯,君子吉,小人否。

《象》曰:君子好遯,小人否也。

好的隱退,君子吉,小人閉塞不通。

遯卦為君子離去,九四開始才進入外卦,也是門闕之外,所以到九四才真正逃離。九四為逃離的開始,以「好」來形容。

但君子與小人有不同的判斷。九四乾體,為君子之卦,又處外體,為能遁退者,因此君子為吉。但反之卻無利於小人,小人居此位則當閉塞而無所做為。

王弼認為,君子之所以吉,小人之所以為否,因九四與初相應。君子能捨應而遠遁,小人則不能捨而有所繫戀:「處於外而有應於內,君子好遯,故能舍之,小人繫戀,是以否也。」馬融則是完全相反的解釋,認為君子雖身在外,亦心在王室,小人則會因此而怨:「好遯,君子吉,言身雖外,乃心在王室,此之謂也。小人則不然,身外,心必怨也。」

【字義】

好遯:原義或指好的豬,好的豬君子可得,所以為吉。小人不可得,所以曰否。好或讀作四聲,為愛好之義。愛好豬,君子為吉,小人不得食豬,因此為否。傳統將遯解釋為遁退,好遯意指好的遁退,或者能夠以遁退為樂。

小人否:《釋文》:「否音鄙,惡也。」

九五,嘉遯,貞吉。

《象》曰:嘉遯貞吉,以正志也。

美好的隱退,貞定則吉。

九五雖然是比九四逃得更遠的君子,然而以中正陽剛之德而居九五之尊位,是能逃但卻又為名與職位所累,不能完全逃去的一位。又與六二相應,代表多少仍有些許牽掛。所以與九四同樣,以「嘉」來形容。

【字義】

嘉遯:傳統解釋以嘉為美、善,遯為逃去。嘉甲骨文字義為美味,遯或可作名辭,為豬。九四好遯為好的豬,或者指的是君子愛好食豬。嘉遯則為美味的豬。

上九,肥遯,无不利。

《象》曰:肥遯,无不利,无所疑也。

自得而寬裕的逃離,無所不利。

達到了隱退的最高境界,已有仙風道骨,天子都無法命令於你,達官貴人也無法和你高攀。心中無所懷疑,而能完全超然物外,對於世俗的榮辱名利,完全能看開。無所不利。

遯卦中逃離的三個陽爻裡,九四與九五都還有初六、六二相應,上九不但與陰爻完全不相應,又居於遯卦的最外面,與任何一爻都沒有任何關聯,是最能夠放下一切,沒有任何遲疑而無所繫絆的逃離者,因此以「肥遯」形容。

原義或指肥的豬,豬養得肥,代表豐盛與財富,因此無所不利。

【字義】

肥遯:肥,自得而寬裕的樣子。《淮南九師道訓》作「飛遯」,註曰:「遯而能飛,吉孰大焉。」

【彖傳注】

遯亨,遯而亨也:解釋經文「遯亨」。遯為退的意思。遯而亨,退而能夠亨通。得遯卦,君子當以能退才得而亨。

剛當位而應,與時行也:以主爻解釋卦義,「剛當位」可能指九五,亦可能是九三。九五陽剛當位而得中,與六二相應,能與時而行者。若指的是九五,通常可能又會以中正來稱呼,此處為何只講當位?然而《彖傳》如果單講「應」,比較可能指的是遠應,而不是比應,因此似乎講的不像是九三。細究之,九五可為治卦之主爻,而九三並非成卦之主爻,因此這裡指的應該是九五。遯卦的成卦主爻,應當是六二,這也是後文「小利貞,浸而長也」之所指。

小利貞,浸而長也:小者宜於貞定。以陰陽的消息解釋小利貞。浸,逐漸。浸而長,逐漸增長,指的是陰氣。陰氣稱小,小利貞因為陰氣逐漸增長。遯卦是由姤卦陰氣增長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