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梅花易占】太平「島」變「礁」,得剝之蒙

Jack 在 2016, 七月 13 - 17:34 發表

本周二讀經班開始之前,有同學問我,太平島剛被國際法庭判定為礁不是島,南海會不會開戰?

老實說,我對於政治、國際議題是大外行,既是大外行,就不該談論這個議題。而平日自己也盡量少碰政治議題,因為這類議題經常會流入無謂的意識型態之爭。

這裡談論這個問題,主要是要展示說明一些占筮應用的方法與概念。

所以也請大家把閱讀的重點放在占筮的應用問題上,至於國際與政治相關議題則請多所保留。

 

問題背景

7/12日台北時間下午五點(丙申年六月初九日),荷蘭海牙的國際仲裁法庭對於菲律賓提出的15項南海爭議問題做出最終仲裁,結果台灣遭池魚之殃,所控管的太平島在該仲裁中意外被判定為是「礁」,不是「島」。

這項仲裁的起因是菲律賓與中國之間的經濟海域爭議。由於中國積極擴展南海海權,特別是近年來兩國爭得很嚴重的黃岩島(環礁)。黃岩島距離菲律賓相當的近,中國在先前的護漁紛爭之後成功占領,並正要將黃岩島擴建為具軍事功能的人工島以利於發展周邊海權,附近出入的軍艦對於菲國來說簡直有如芒刺在背,因此向國際法庭提出海權爭議的仲裁。而在過程當中,菲律賓突然提出太平島是礁不是島的議題。而讓太平島海權問題也被捲入其中。

對於判決結果一面倒的支持菲律賓主張,外界評論普遍認為因為美國在後面撐腰,這樣的判決其實就是美國意志的表現,也是美國圍堵中國海權擴張及維護其南海利益的重要一棋。

目前由台灣控制的太平島是南沙群島中最大的一個島,太平島無端被捲進被判定為「礁」而不是「島」之後,進一步的,理所當然的,中沙群島中比太平島小很多的黃岩島就不可能是島了。

根據國際海洋法,島和礁同樣有12浬的領海,但是礁不具有島的200浬經濟水域。因此其影響結果是,原本在太平島外200浬範圍內我國有權從事經濟活動,例如漁業活動,天然資源的開採……,現在依據國際海洋法的認定,一下子就全沒了。

該判定直接影響的是南海諸國的海洋經濟權,牽動的則是中、美兩大強權(甚至還有日本)與東南亞諸國之間的國家利益。因此也讓中美及中菲之間的關係頗有一觸即發的情況。雖然中國強硬的說不排除發動軍事武力,但從各方面來看,引發戰爭的可能性不大。

掃到颱風尾的台灣似乎是兩大強權角力下最大的犧牲者。

整個事件最諷刺的則是,國際法庭原本是為解決國際爭端、維護國際正義的機構,照理說也應有維護世界和平的功效。但是現在卻反而變成引生更大爭端,可能引爆戰爭的導火線。

如何起卦?

接下來進入正題,我們要如何為這個事件來起卦?為何要使用梅花心易?

《周易》:名不正則「占」不順

關於這種國際問題,大家可能會直接拿起三個銅板起卦。

如果只是做做練習,玩象觀辭,這沒什麼問題。但如果當真了,以為隨便一個人起個卦都可以當真,這就大有問題了。

這就好比每年年底,將進入新一年度時,就會有很多「老師」在起國運卦一樣。問國運卦的「老師」可能很多,到底誰的卦才能真的代表國運?

一般而言,《周易》的起卦者必需是當事人,或者與當事人有緊密關係或授權關係的人。至於國家大事,誰適合來問?理應是國家領導級的人物,至少必需是高官或是主要政黨的黨魁。假設你是「國師」,得到領導人的授權,那麼這卦也是有意義的。但如果你既不是國師,又沒得到國家元首的授權,那麼這種所謂國運卦是沒意義的。

關於這個島礁判決問題,又有誰有權來起卦呢?

理論上最有權起卦的是太平島,但太平島不是人無法起卦(梅花易則不受此限),所以若有島主的話是不錯的選擇。但這個議題上,顯然小英總統是最適合的。

梅花易:不變不占

但假設小英總統起卦,或者請個「國師」起卦,我覺得並不妥。

雖然易經起源於周王的「稽疑」制度,這在當時的時代背景是將鬼神迷信體制化,是文明在往理性化進步。但以現代的時代背景來說,則是走回巫妖治國的迷信化,是一種文明的退步。我之所以極力反對拿易經的占筮來經世治國,並認定這是迷信,是因為不管什麼方式或者再怎麼小心,這就是有巫妖亂國的危險。

但站在教學網站的立場,這樣的議題也並非完全不可討論,只要我們不要太當回事就好。

就命理來說,沒有得到授權如何能夠起卦?答案就在梅花心易。

梅花心易的基本原理在諦觀物變,其「不變不占」原則和周易的「不疑不占」完全不同。

「不疑不占」的起卦者必需「名正言順」,必需是與事情有緊密利害關係的當事者,當其面臨決策而心有疑惑時起卦問變。而「不變不占」的起卦者則是客觀的旁觀者。一般人當然可做為國家大事、國際關係的旁觀者,見變而占。

因此關於這個判決,我們不能依照周易的揲蓍法或三錢法,起個壇,然後念念有辭的說假爾泰筮有常,弟子某某某敢問太平鳥變礁仔巴的吉凶悔吝。

比較適合的方式是依據梅花心易,以該事件的「變」來起卦。

起卦了!

該判決發生於台北時間7/12日下午五點,也就是丙申年六月初九日。問題在於下午五點到底是申時還是酉時?申時是下午三至五點,酉時是五至七點。(按:網路上有人把申時定義為15:00-16:59這是錯誤的,因為16:59的0.999999999.....秒都還是申時。)

依理說,因為五點是在官網公布判決結果,這是「完成」的時間點,整個宣布的過程應該是發生在五點之前的範圍之內,因此應該是以申時為發生時間。假設這件事是以下午五點做為事情發生的起點,例如是在五點開始舉行記者會,其過程在五點之後,那麼可將時間定為酉時。

梅花心易的標準起卦法裡,是以日期的數字總和為上卦,再加上時間數為下卦與變爻,但是這樣的起卦大有問題。這個卦例裡,我加入一個「變數」,即「太平島」三字的筆畫,以彰顯該卦對於「太平島」的獨特性,避免同一時辰裡同時起卦的所有事情都有同樣吉凶卦象的荒謬情況。太字為4畫,平為5畫,島字為14畫。所以「太平島」的變數為23。這裡要注意的是梅花易文字筆畫的算法是以線條數來計算,並不是以標準書寫的筆順。

關於梅花易起卦法可參考這篇文章。關於加入「變數」的原因可參考〈【梅花易數】剋應之期〉一文的「時間占法總則」。

以下則是該事件的起卦詳解:

  • 上卦 = 9(申年) + 6(月) + 9 (日) + 23(筆畫數) = 47 = 艮卦( 47/ 8 = 5餘7,7為艮)
  • 下卦 = 47 + 9 (申時)= 56 = 坤卦(56/ 8 = 7,餘數0就是8,8為坤)
  • 變爻 = 56 / 6 = 9 餘2,在第二爻

因此這一卦是山地剝卦,變爻在第二爻,亦即剝之蒙。

占解

梅花心易起卦之後,到底該不該採用周易卦爻辭來占解,爭議相當大。

在梅花易一書裡,無論在理論上或者是占例上來說,這個問題也沒有一個標準的解答。有時說要,有時說不要。占例中多數不用周易卦爻辭(後天卦則會採用),但先天卦中也有零星使用到卦爻辭的。

這裡,我們則同時用周易和梅花易的體用論來解釋看看。但若要問我個人觀點,個人認為,既然是以梅花易起卦,那麼還是要依梅花易的體用論來占解為宜。

周易:剝卦六二大凶

以周易來看,剝卦為碩果不食之象,卦象高山不接地氣(艮山與坤地卦氣不交),有剝土之義。卦辭說「不利有攸往」,大象傳說「上以厚下安宅」,六二爻辭:「剝床以辨,蔑貞,凶。」

就爻辭來看這一卦當然是凶卦,而且頗符合台灣所遇到的處境,200浬的經濟海域一下子沒了,廣義來說當然是國土剝落之義。而小英總統所當努力的是「厚下安宅」的工作。

有人建議說小英理應登島宣誓主權,但就卦來說不宜如此。

首先卦義為「不利有攸往」,不宜前往的意思。剝卦為陰剝陽的極盛時候,事情在往最壞的方向前進,卦德為「順以止之」,所當做的是順勢而止。就爻象來說,六二體質弱,又處剝廬過程當中陰氣增長的階段,只能見著床辨剝落,又無應援。爻辭說「蔑貞凶」,貞為貞定、安定之義,若不定則凶,因六二爻動之後即成坎陷,並有師象,師即多憂,為興師征伐之義。剝爛而又用武,乃加速滅亡之道。

總體來說,剝卦乃當養靜而止血之時。就如人有重病,不能為了治病而說要起來重量訓練以鍛煉體質,平時身體強健時或許這是鍛煉身體的好辦法,但重病之時這反而可能加重病情,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初有人問689萬票的玄機?當時我們以梅花易來起卦,得比之蹇,並斷定小英上台之後將面臨民生與國土兩大問題。而現在的事件與得卦,也呼應了當時的占斷。

梅花易體用論:卦氣旺盛,南方得助

很奇怪的是,此事以梅花易來看,出現的竟然是吉象。

此卦變爻在第二爻,因此用卦為下卦坤,坤屬土。體卦為上卦艮,亦屬土。而互卦則是重坤,亦屬土。變卦為坎屬水。六月卦氣為土。

用卦、互卦、變卦,季節不但沒有任何剋到艮土的卦,反而比合的坤土居絕大多數,因此艮卦的卦氣是相當旺盛的,卦氣盛乃吉象。而變卦的坎水則為土所剋,艮土勝坎水,因此就長遠來看也沒有什麼負面影響。

總體來說,這一卦不但無凶象,反而眾多比和的吉象。

不只如此,若以「三要十應」中的「方位應」來看,南沙群島居南方,名字又有「南」,對於艮土本就有相生之義。因此將有離火相助,離火主文明、文書、干戈(兵武)。至於更多的吉象內容,大家可往離象去想像就是了。

國際與政治關係中本來我們可以看到的都只是一層表象,台面下角力的真相往往是難以一窺究竟的。

雖然從實際的國際關係當中看不出什麼有利於台灣的地方,甚至各方的評論都一致認為台灣是最大的受害者或輸家,梅花易中的吉象卻提供我們一個逆向思考的空間。或許在這場中美強權的角力戰裡,表面上台灣被犧牲了,但裡子裡可不可能藉以得到什麼好處?這場中美在南海海權的角力戰之中,台灣是否能夠有什麼策略因禍得福?

這個就真的得需要相關的專家來解析是否有此可能了。畢竟國際關係本就詭譎多變,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最後要強調的是,這裡的解析,完全是就卦論卦。由於國際關係與政治並非個人所長,所以相關的論述相對貧乏。若有熟悉國際與政治議題的朋友,或可為此卦象做更多的補充。

回應

我用命理網的 "時辰確認", 以台北計, 7 月 12 日的酉時是由 165927.83 秒 開始的 .....

"太平礁" 共 27 劃; 而以真太陽時計算, 在下午 5 時, 北京仍然是申時, 而台北已經是酉時.

從台灣的角度, 上卦是 9+6+9+27 = 51 除 8 餘 3 得 "離", 下卦是 51+10 = 61 除 8 餘 5 得 "巽".  即火風鼎初爻動: "鼎顛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无咎。"   南海諸島這個熱廚房, 真的控制得了嗎? 是不是真的要插手?  本卦用生體, 互卦"澤天夬"為重金, 變卦"大有"體剋用.  應該沒有甚麼問題.

從大陸的角度, 上卦是 9+6+9+27 = 51 除 8 餘 3 得 "離", 下卦是 51+9 = 60 除 8 餘 4 得 "雷".  即火噬嗑上爻動: "何校滅耳,凶。" 
幸好現在好像是想談判解決, 否則提上國際法庭的話, 對某強國極不利. 
本卦體生用, 互卦"水山蹇"體剋用, 變卦"雷為震"是重木.  開始時比較困難, 最後就會變順.

這兩個問題都與起的卦象有關,因此有必要好好討論。

1.  「礁」是海牙判決的「法律」概念,不是它的名字。「太平島」還是「太平島」,海洋法的定義上是礁是島還有爭議,但他的名字叫「太平島」還未改。在它的中文名字被改為「太平礁」之前他的名字還是「太平島」。

2. 發布時間你確認那麼精準的落在台北時間15:00分秒不差的時候?沒有提早一分鐘或晚了一分鐘? 我的意思是,「五點公布」是一個很含糊的時間範圍,而你用到秒以下的準度來計算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它可能落在16:59也可能落在17:01,甚至更大的誤差。比較正確的取時方式應該是看事情程序。該判決的發表程序應該是發生在五點之前,五點之前就做好官網的發布準備,然後在大概接近五點時讓它上線。或者若有自動發布功能,會設定在五點時上線。因此即使它的精確時間點落在5點01分,我們一樣應該以申時來取時為佳,因為程序的主要時間是落在申時。但假設五點是他的記者發布會的開始點,那麼就算他是提早在四點59分開始發布,也是以取酉時為佳,因為程序主要是做在酉時。只有如此,才能夠解決諸如1, 3, 5, 7, 9,....等「整點」的取時問題。定一個絕對理想的時間點然後追求那時間的精確性,就實務上來說,只是徒增困擾。

我嘗試看仲裁庭官網的 PDF 檔案, 時間是 GMT 上午 7 時.

這一連串的討論, 源於兩個仲裁結果, (1) 九段線不再適用 (2) 南海最大的太平島只算是"礁".  當中(會)引致最大改變的, 就是 (2).  所以我才以 "太平礁" 起卦.  我以為, 幾年前仲裁初提時, 又或者仲裁結果島仍是島, 那麼就用 "太平島" 去占; 現在仲裁結果是"礁", 就專注於這改變, 用"礁"去占.

當然, 從大局去看, 這次仲裁只是一個開端, 為南海未來亂局再添一個火頭.  Jack 大用從宏觀的角度. 以 "太平島" 為觸發點, 用現時的名字去占, 也是順理成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