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談所謂的易數「心法」--兼論三要靈應與十應

Jack 在 2017, 十月 15 - 16:28 發表

前兩天看到這則新聞:

 國慶音樂會又淋又曬 音樂家怒:有錢放焰火沒錢搭棚

然後讓我想到:露天戲很難唱下去了,這家公司將面臨嚴苛的市場考驗...

這樣的聯想如果做為預測,感覺好像只是一個冷笑話。但假設我換另一種方式來表達,例如算個卦呢?

--------------------------------------

最近我原本在關心一個新聞議題,蝦皮拍賣這兩年的掘起,已逼得露天手忙腳亂。然後,突然看到這一則音樂會的新聞,就讓我聯想到「露天真的這齣戲很難唱下去」,經營將面臨諸多困境諸如此類的。

這樣的聯想的邏輯在那裡?這是一場露天的音樂演奏會,遇到大麻煩。所以露天的戲很難唱下去。

沒錯,就是一種很低級到不行的簡單聯想,然後把兩件完全無關的事硬是關聯起來。而且是用前事,去預測另一事。

這樣低級的聯想,聽到的人大概會覺得莫明其妙,認為我在開玩笑或講冷笑話。

所以我如果利用這事件這樣來預測露天拍賣的經營問題,不會有人相信,只會讓人看笑話。

可是,如果我加點花招,例如,改成起個卦,然後來個八卦相盪,盪來盪去把你盪暈之後,最後預測露天會怎樣怎樣的,那麼可能就有人相信了。特別是對於那些熱愛命理的人來說。

同樣是對於不同事件的聯想與因果關聯,用不相關的A事件聯想並預測了B事件,為何前者註定是冷笑話而不可信?後者就可能比較有人會相信呢?

認識三要心法

一般人想到「心法」大概會這樣認為:掌握了任何技術的心法,就可以出師了。以梅花易或易經占卜來說,就是可以料事如神了。

梅花易數中有所謂「三要」的心法。

三要心法又有兩種:一種是靈應,一種是十應

三要靈應

靈應是心與物的直接感應,占者感覺到吉就是吉,感覺到凶就是凶,感覺到會發生什麼事就會發生什麼事。

例如,你到人家家裡去,然後覺得氣氛不對,覺得這家子要出事了。然後不久,果然這家子出事了。如果你對這家子夠了解,可能在當下什麼都不用打聽就已經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了。

所以靈應是對於即將發生什麼事情的一種「直觀」。這個無關乎易數的技術問題。

你說這是迷信嗎?這個很玄嗎?

其實不迷信也不玄。

現實生活中只要你用心去觀察,經常會對於即將發生的事有所直觀的洞見。這個就是靈應。每個人都有與生具來的直觀本能,只不過有人直觀而應驗的事情少,有人應驗的多。如果直觀應驗的事情多到一種程度,可能就會被冠予半仙或仙姑之名。

靈應說穿了,就是要人「用心」去觀物,就這麼簡單。只不過「用心」兩字本身其實就挺玄奇而難以修練就是了。

這個簡單方法,如果用老掉牙的哲理告訴你,你可能會嫌八股。但改換個場所與情境,梅花易數裡有個心法叫「三要靈應」,然後再奉送些讓人聽不懂的玄學理論,你可能就會覺得是很玄妙的絕學。像這樣:

靈應者,靈妙而應驗也。夫耳之於聽,目之於視,心之於思,三者為人一身之要,而萬物之理不出於視聽之外。占決之際,寂聞澄慮,靜觀萬物,而聽其音之吉凶,見其形之善惡,察其理之禍福,皆可為占卜之驗。如谷之應聲,如影之隨形,灼然可見也。其理出於《周易》「遠取諸物,近取諸身」之法。是編則出於先賢先師,采世俗之語為之例,用之者鬼谷子、嚴君平、東方朔、諸葛孔明、郭璞、管輅、李淳風、袁天罡、皇甫真人、麻衣仙、陳希夷。繼而得者邵康節、邵伯溫、劉伯溫、牛思晦、牛思繼、高處士、劉湛然、富壽子、泰然子、朱清靈子。其年代相傳不一,而不知其姓名者不與焉。

原夫天高地厚,萬物散殊,陰濁陰清,五氣順布,禍福莫逃乎數,吉凶皆有其機。人為萬物之靈,心乃一身之主,目寓而為形於色,耳得而為音於聲,三要總之,萬物備矣。

但靈應所包含的真正絕學是怎麼修練到能真用心,這與占卦的技術問題完全無關,而且基本上的確就是只可意會,無以言傳的領域。這種修練,也不是梅花易或易經或任何命理領域中的學問,或許去研究道家養生或什麼禪坐等等的,還比較接近。

三要十應

十應並不是對於吉凶的直觀,而是要另外經過卦象的轉化與解讀。

梅花易的占解原理大概是這樣的:先是起卦,起卦過程可以視為利用八卦來「編碼」加密,把外在世界的資訊給包裹到卦象裡。然後解卦,這時要找出八卦卦象的「金鑰」來「解碼」,解碼之後就能夠解讀出未來即將發生什麼事情。解碼過程,就是把八卦卦象對應到特定的事物上,藉以預測實際上將會發生什麼事。

十應心法,就是如何讓以上八卦「編-解碼」程序更為精準的技術。

上面的程序中,其中有一個重要問題,解碼的「金鑰」在那裡?

每個八卦卦象都有無限多的象徵變化,例如,我得到的卦象裡有乾卦,我怎麼知道,乾卦在解碼之後要解讀為老頭子、你老爸、老闆、官員、馬、金屬、天空、玉環,還是你的頭....或什麼的?

這個解碼的「金鑰」就是要用「外應」來取得。

「外應」屬於「三要十應」的議題之一,也是我認為「十應」中最核心與最重要的議題。

你算出了一卦,過程中利用睛仔細觀察,用朵好好聆聽,用心靈深入地去體悟(以上就是「三要」),然後你就會發現到卦象與外物(環境)之間有某種若有似無的呼應關係,這種關聯就是「外應」。例如在牡丹花的占例中,「外應」是他們在司馬公家觀賞丹,馬和牡都是金鑰,讓解卦者可以把乾這個卦解密為「馬」這個象,而不是老頭子,金屬,或你老爸等等的其他乾卦卦象。換個場景,若得到同樣的卦,為何就不能再把乾卦解釋為馬的象?可能外應得到的訊息,是指向老頭子,那麼在預測上就會把乾卦解碼為老頭子。

所以,梅花易在解卦過程中,環境資訊是很重要的。這會是決定你如何解讀八卦卦象的關鍵,而環境資訊,則是要用眼、耳、心仔細去捕抓和過濾。

 

因果關係

音樂會聯想到露天經營這樣的預測,乍看之下很像三要靈應,但其實不是,因為我並不是從觀露天這家公司而直接洞察出這家公司的問題。

那是不是三要十應呢?當然也不是,因為完全沒有起卦。

這裡我從一場音樂會辦得很爛這個事件,當做預測露天經營將面臨很大困難的「機關」(「不變不占」那個變就是機關),用的是極為質樸的聯想來預測,直接從A事件的聯想,解釋成即將發生B事件。

就技術面來說這有點像梅花易數中的拆字法,只不過我拆的不是字而是事件本身。這個拆,你也可以說是「解構」,把字或事件原本的結構拆散之後再去重組你認為有意義的資訊。拆字就是這樣的方法,這在梅花易數一書中,放在第四和第五卷。

就本質來說,這樣的聯想雖然不是三要十應,或外應的方法,但其內在推理邏輯卻有共通之處,差別只是有沒有占卦而已:這些預測都相信,從看到的已知的A事件,可以推理出將發生而未知的B事件,但其實A與B之間理論上不具備任何因果關係,兩者的關聯靠的都是人為認知的推理,與資訊的提取和重組。只是一個有利用八卦卦象當媒介,一個很沒誠意的,什麼八卦都沒講。

但是,憑什麼不講八卦的要被當成冷笑話,有講八卦的,就要被當成有意義的神聖預測?

差別就在有沒有一個蕩人心弦,掩人耳目的儀式而已。因為人心的慣性會是這樣的:

我如果真的直接用這場音樂會辦得很爛的聯想來預測與解說露天拍賣經營這件事,由於手法低級,歷程透明,任誰都看得出來,兩者就是沒有因果關係。所以大家理所當然覺得我在說冷笑話。如果我說得太認真,大概會被認為頭腦有問題。那倒不如什麼聯想或觸發事件也不要有,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單刀直入的來評論與預測就好。

但若改成利用某個事件起個卦,然後再跟你說個五行生剋,再弄個什麼體用互變,說什麼坎為露為陷,乾為天為金,乾金洩坎水之氣等等的,然後你開始聽不懂了。或者雖然聽得懂,但是被這八卦盪來盪去的聽到腦震盪了,總之最後就是忘了一件事:此事和彼事之間其實還是沒有任何因果關係的。然後就信了!!

這裡補充說明,以上卦象全是瞎掰的,不要認真的去推算。

但事實上,兩種方法之間在本質上,以及準不準的預測上有沒什麼差別呢?不會有差別的。只要我夠用心,還有洞察力夠好,就算我不用梅花易數,用的是這種低級而透明的聯想法,一樣是可以做到很好的預測的。若用了梅花易,只是把他當做方便法門,用一種神祕的宗教儀式來讓人更容易相信而已。畢竟,這個世界最好操弄人心的,就是宗教。

這邊我再做些假設,用另一種情況來說明這個問題。

其實我是個很資深的科技媒體人,對於露天我具備專業能力做分析和預測。所以,我直接就可以分析預測露天及其母公司PChome網家的經營。不管我用八卦相盪來盪昏你,或者我故意耍白癡用音樂會新聞事件來分析,結果的解釋細節或有不同,但應該深入程度和準確程度都是大同小異的。

但如果,我對於此事一點點專業能力及認識能力都沒有,不管是用音樂會事件或者是其他事件來起卦,起卦之後解釋得再漂亮,結果也都會是亂說一通。若不小心說中了什麼,也只是瞎雞啄到米。

我經常看到一些科技的外行人,老喜歡看到什麼熱門議題,就用易經來預測他們完全不懂的什麼人工智慧啦,什麼量子電腦啦,什麼雲端運算啦、大數據、物聯網的未來前景,對於人類的影響等等的....講真的,每次看到這些,都只覺讓人哭笑不得。你對人工智慧不懂就是不懂,不會因為你是易經名師,然後用了易經,用了梅花易的心法,然後就變成懂人工智慧量子電腦,然後可以在這領域預測些什麼,或者講出一些有意義的大道理。

所以,八卦和外應心法什麼的,到底對預測的真正助力在那裡?

就技術層面來說,無論是靈應或外應的心法,要用得精準,最終還是得回到占卦者自己對於事情的認知能力,和心靈對外物的觀照能力。「易數」上的技術問題,只不過是一種觸發推理的機關與工具,但有時候更可能是一種可有可無的煙幕彈。如果你老是在易數本身的技術問題上推敲,很難找到答案的。

因為這些能力都不屬於系統內的。所以,學到最後,真正提升自己能力的解答並不是在梅花易或易經的技術裡。而是把他們的精神與原理落實於日常生活之後,如何與你的生命智慧共同增長的問題。

所以,要分析預測一件事,那有非得起卦不可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