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易緯是類謀

Jack 在 2016, 六月 10 - 11:12 發表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提要

臣等謹按:《是類謀》一作《筮類謀》,馬氏《經籍考》一卷,鄭康成注。

其書通以韻語綴輯成文,古質錯綜,別爲一體。《藝文類聚》、《太平御覽》諸書,引其文頗多,與此本參校並合,蓋視諸緯略稱完備。

其間多言禨祥推驗,並及於姓輔名號之說,與乾鑿度所引易曆者義相發明。而《隋書.律曆志》載周太史上士馬顯所上表,亦有玉羊金雞之語。則此書固隋以前言術數者所必及也。

今訂其訛,複第錄如左。

乾龍四十二年八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以下內文開始:

易緯是類謀

漢 鄭康成 注

《雒書.靈淮聽》曰:類萌樞提紀時,黃牙出子,十運檢期也。

類,五精之類。樞,樞星,位乾,故五精之萌皆於此。攝提值巽,故王絕紀。黃牙出子,謂復卦所在。檢法子出,王道之始。十則運為之法期。歲星亦曰攝提也。

陽孽有七妖,陰怡有八烖,布命九六,機衡維持,經持錯序,七九通符。

陽孽,謂復至夬之世。陰怡,謂姤至剝之世。七八,陰陽之彖。妖烖之數,起於七八九六,受而行之。樞機玉衡有時,其進退之節,經以七八為彖,九六為爻,明其通者著之。

○ 按:「烖」原本訛作「哉」,今據後文改正。

天以變化,地以紀州,人以受圖,三節共本,同出元苞。

變化,謂見妖異。紀州,別所興之地,受圖書。三節天地,同出元苞,謂太極混淪之義也矣。

乾建度,坤拒謀,人育治,八卦交通以闓舒。

建度,立法度。拒亦法。坤為土,土性智,故謀屬焉。生則育法,謂宰禮正也。事故見為乾法度,六子則生其事而行之公後,道亦開舒也,故曰交通道以闓舒。

皇象承帝,撢思王倫圖聖,乾考神摘,且守文,師哲仁,祖《雒書》,假驅掇漸霸,考龜興之,物瑞騠騊。

象承,謂承天以政教。撢,猶秉持也,言五帝秉持黃道而思行之。倫,理。聖,通。三王理國之言,而通乾汙,考其神之王錄,斂以禘將興之期。守承世之君,上不及聖人倫圖之義,故師哲仁之人,祖《雒書》之言以為法。假驅,謂在祭之代間,若秦者。掇,漸,言皆有國錄,不能純耳。各繇在堯河洛,穆公授白雀之書是霸,若因之齊桓。考龜者,謂有名在洛書。騠騊,猶踟蹶,言將興之人皆有瑞應,無茍然者也。

皇觀鈎堂,考房斗能,帝視河洛緯合謀,王察可錯,一角九尾,眾善入都,假類隸浮耀,害類孽,霸維經象,卒明絕。轉移,渙渙磥之符。

鈎、堂、房、斗、能皆星名。言三皇觀此宿而動作,五帝則視河洛五緯而合謀。一角,眾善,百端及休微。入都,人所歸。謂及麟,有九尾狐,有因及人所歸。三王盡察可異之物,謂若武王東至孟津,諸侯不召而至。又白魚穀鳥之異,皆思而行之,是謂穀見也。假見凈耀日月五星之眾,害叛於此孽生,經象天道常興衰之數,若周文王之旅盡霸者,在武王之穆也。本終者言霸者之興,所修王者之軌,明其亡絕之期也。天精之則,轉而更移,若倉精衰而赤帝起,魚異之符,謂次當起也。

踵察督跡,巽艮土期,震兌扶合化,離坎招嬉,集節繥緯,動視在揀昂,街門五候。

踵,後。際,謂上精所移之人。督跡,循理之人。巽當昇初之未,艮時止則止,時行則行,故土期。震為雷,動萬物。兌為澤,澤以說之,故卦立附合其作化。離為日,坎為月,故主招而嬉之。興集節謂進止之期,存察神昂。街門五候皆明王進止,慎五緯而候之,又察四宿之興。

○ 按:「在」字舊作「存」。今據後注文改正。

攝提招紀,格如別甲子寅歲,離樞推以卻步,曆試自苞者。

攝提招紀,天元甲寅之歲,離當曆樞卒卻步,謂推來歲之數。識自苞在其中矣。

候終以季月八,日考經緯用事之氣,不効,立五德鄯之期,筭其節,以吹律卜名,以乣胥必視熒惑所在,以知亡象,所次失之,到逆烖見,亂相屠。

候將亡之氣,季月亦四時之終月。八者閉陰數。經緯,震兌離坎,考下之氣以為准。蒼蓋候之於春,赤蓋候之於夏,白蓋候之於秋,黑蓋候之於冬。斷之以五德更王之二十鄯之期,千五百二十歲,曆終之數。亦所當之節,吹律以定其名,俛仰蒙孫者。乣相視熒惑所在,觀其宿,以是知其亡絕之象,及所次失之也。到逆謂熒惑到逆其度,亂為威,其占非一,舉一隅以示人。

○ 按:馬驌《繹史》引《是類謀》云:「聖人興起,不知其姓,當吹律聽聲以別其姓,黃帝吹律以定姓是也。」疑即此注內佚文。

圖未發,徼倖謀,朦氣錯,風箕千里驚動,負老趣,山崩,涌泉,地裂,主有所貴,王侯元德,天下歸郵。

圖,書也。發,出圖。未由者,聖人未興,此軌未盡者,圖書之出,皆當其軌,然後聖人起而奉行之。徼倖之人,不知天命,則欲謀,故天為變異焉。朦昏不相錯,冒干太陽,風飄剽,箕星好風,千里驚動,逆雒爭負,趣避兵亂,山者泉漏地裂,陰見天為此者,有欲所潰敗耳。據土之候,為元暴之正者受其禍,天下人亦歸之郵然也。

心有所維,意有所慮,未發顏色,莫之漸射出,天地烖,捉挺患,無刑之外,准萌纖微之初,先見吉兇,為帝演謀,忽之可也,勿之無也。

ppp8主天道之精微,人事之善惡,乃在其心。常未見於顏色,而莫朦昧之漸,以射出見也。天地為吐熒,有變怪之挺出患禍,無之外,纖微之初,皆謂事未形之象兆,而吉兇之象。天道為帝王豫謀也,勿謂不急用也可也。未便有兇禍,天之謂發之無忘之矣也。

建世度者羲,重瞳之新定錄圖,有白頡頊帝紀世識,別五符,元元之威,冥因災。

建世度,謂五世之法。度慮羲氏始作八卦,以為後世。軒黃帝之表重瞳定錄圖。黃帝始受河圖而定錄。白帝顓頊有為世識,別五帝之符,異精元冥,又因著眾災也。顓頊氏水摽德,王天下,於五帝次冥,故言有由者矣。

甄機立功者堯,放德之名者虞,與同射放,赤黃配樞,乾坤合鬥,七以分治。

甄紀機也,堯紀璇璣玉衡,以齊七政。繼成其德,與同謂堯舜。射猶應也。卻期俱出,堯赤而舜黃,堯受天精,舜應地德,在中安配樞星也。十,天地之終始也。堯舜祖乾水,而行合北鬥,天地數而以治,十或為七也。

候興之,表孟月,七月合八,歲填所居,日之營,月之昂,橫耀溢,提含珠河龍洛圖龜書,聖人受道真圖者也。

孟月,亦四時之始,故候興之焉。七月,用陽數也。七月合八,歲星填星所居,將興則聚。今日之營,月之昂,孟春,七月也。「洫」當為「溢」,「德」為「得」,字之誤也。耀溢、含珠皆謂光明,是明,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受命得道圖也。按「河龍、洛圖、龜書」似應作「河龍圖、洛龜書」或有倒字。又正文原無「德」字,「德」為「得」字之誤句亦有訛。

必提起,天下扶。

言圖書必顯起者之名姓及所出之地。天下之扶,而助之也矣。

在主□用,接興維,辟雖不昧,道輔公曉思,守鼎之足,掘天能持鬥,輔堂藩信,毋墮怠,圖不限,世錄可卻期,在主所由。

在主,存世之主。疆□用,庶幾用圖書。接興衰之居,維思而行之也。辟雖不味,謂凡平君不能思用圖書,其存亡則由於輔公之曉愚耳。守鼎之足,言任重,接掘能持鬥,輔正之要。堂當為尚,言輔公任重,秉圖之正,尚秉藩忠信之道。不可以墮怠。能然則河圖不限其正,三錄復卻期,明臣當輔,不限君之過,則可度有文也,由淡者也。按「淡」字疑有誤。

有文之王,四乳是舒。

有文之王,周文王,文王之表四乳是舒也。

出岐鄗東,撫州也。

岐、鄗,邑名。

子乙世配醜子,予姬昌赤丹雀書也。演恢命,著紀元苞。

子乙乙陽,陽世為無道,故天以其王命,予文王也。文王受丹赤雀書而演,謂作易。以大夫命著紀其元苞。苞、本也。

德之所耀煥孽,震之煌煌。

耀,七耀。有德之人所在,則七耀煥然,謂之孽。日月有耀,精光之異,若聖人合天之震耀煥然,四方必謀。

知命者與神嬉,不知聖人姓在鄒。

言後君能知天命,修德以度際於會,則可與神嬉。嬉興,若元知者,將有聖人之姓鄒。鄒,孔子父叔梁紇所治邑也矣。按「知命」原本訛作「和命」,今據註文改正。

觸耀世出,師曠樞推音筭律,如以度知且。

「觸耀而出」者,謂師曠者得聖人之一體,故觸耀而生,其人能知歷數樞機之事,有能推五音之清濁,算律之長短,以知將來之事也。

集紀攸錄,括要題訖備命者孔丘。

攸,遠。遠三十五君之王錄,垂要法須記,須其錄之所記,備故天命,孔子以自上至德在文。

《玉演》

赤雀之書言也。

斗佮之世,卯金刀用治,謨修六史,宗術孔書。

斗佮,太平。卯金刀謂漢,用治,以為政教。六代之書,謂今書。漢興伏生得焉。宗尊術,修孔所定之書也。

皇政毀道,散命名胡。

皇政,秦始皇毀道焚書燒詩書。散巳者胡,胡亥也。

秘之隱在,文未消於亂。

「秘」謂洛之書及五經隱在毀道者。不一得成消於亂,未郵敗也。

藏設世表,待人味思。

世表,帝王之圖錄也。待賢聖之人味而思之也。

帝必有察,握神嬉,世主永味,神以知來。

言後世之帝,必察圖書之言,則可與神嬉。有味之味思有道,則如神知來也。

命機之運,由孔出天心,表際悉如河洛命紀,通終命苞。

機轉者,紀數天之運,皆孔子出天之心意,及表際之事,亦誌如之,故能興河洛合其數運終始,知王命之苞本也矣。

《乙錄》:摘亡去惡,降災,變動七九,鬥衡謀。

乙錄者,著三十五君之王錄。摘其辟君,為惡君之名,去惡,原其為惡者之亡微。降災亦熒禍之期。變動七九,則所謂七九通符者,有北鬥玉衡之星,以卸之。以知其謀也。

稅象斷命,六千三百天乣郵,八八錯效,考紀提昂。

稅猶提。見象八卦之斷命,斷其吉兇災異,星其數六千三百,七九之維。八八六十四卦,「錯效」謂九三、上九維微溫,六三、上六則候決寒,六三、上九則候微寒,九三、上九則候次溫,六三、上六則決寒。又考其紀於提卯者也。

易姓代出輔左應期。

易姓者,四十二姓更王代出。輔相應期者,若赤王則黃佐命,輔術也。

房心招拒,虛張合持。

房心招拒,東西宿名。虛張,南北角名。五精更王,此四宿名,為之衡禦,合出也。

軒轅挺,文昌理時。

挺變,見災異。理時,理獲其興之節也。

太微合誠,紫極合苞。

太微,五精之官。紫極,紫微,書言太微五帝,合其誠信,紫微北極,則東平也。

鉤鈴持紐,候五紀災

紐,結要見紀也。

能提無乖猥狐謀。

無為之正立者。謀,兵謀去。按「猥」疑「狼」字之訛。

緯縮合宿,毀日月珥,浮氣恡出,篲笰蚩尤。

緯,五緯。縮行進退。合,聚。毀,散。珥,日月傍氣。諸以光氣為恡者。篲笰,妖星。蚩尤,蚩尤妖星麼恡。昔蚩尤為無道,作五虐之刑,黃帝起而誅之,蓋有此其邪,未聞也。

孔子演曰:天子亡徵九,聖人起有八符。

九、八亦陽爻、陰彖之數也。

運之以斗,稅之以昂,五七布舒,河出錄圖,洛授變書。

運之以斗,則上類萌樞,及機衡準時也。稅之以昂,則上所謂視在揀星,七五三十五,有名以第錄。王受命之時,亦河出圖,洛出書,受之以王錄。

徵王亡,一日震氣不效,倉帝之世,周晚之名,會之候在兌,鼠孽食人,莬群開,虎龍恡出,篲守大辰,東方之度,天下亡。

「周晚」,疑為「同曉」。候蒼帝亡徵,震氣不效,又有此名號與之相當,當此亡徵,又候其行往,用事之時,以觀其災。鼠氣食人。震之世,是盜賊將起之徵。莬龍虎,東方之禽,而背為災恡。蒼青之龍大火,虎所以歸。故致新而守大火,去蒼精之命,秉維不守,大辰在東之度七宿之中,皆昔周之衰,有星守千戶,有星茀於東方,此其驗之一隅。按正文「倉」舊本訛作「食」,今改正。

二日,離氣不效,赤帝世,屬軼之名,會之候在坎,女訛誣,虹霓數興,石飛山崩,天拔刀,蛇馬恠出,天下甚危。

蜀軼亦亡主人名號。亦候之於其沖出在南方為太陽徵,陰類災也,故女子為訛誣。虹霓,日旁氣也。皆陰,故蔽陽。石蜚山崩,皆陰陽為災。為戈兵而沒隨之,是將去赤精之命,蛇馬南方之蟲,故必亂則為主也。

有能改之之質,石蜚,復蛇馬女訛之兇,多卒貴,巔,將悔知師,緣出反善,可今章衙滑。

能改者存,五帝俱然,孔子生蒼之際,應為赤制。有堯有盛德,其苗應期,當先用己道,將可寧之質猶致石蜚,言自改固可存,復蛇馬女訛之兇皆消,德以復之。卒貴,賤人暴貴,復倒逆,賢愚能自改悔,知師賢人,緣以自出於己路更也。值言道則善,今其王命章仿其蜀奸也。

三曰坤氣不效,黃帝世,次遲之名,曾之候在艮,名水赤,大魚出,鬥撥紀,天下亡。

坤為兆,兆姓重,遲亡為名號,亦候其炎於其行。名水,河洛。大魚,鯨,土精亂,不能伏水,故今為坎為血為水。而河洛位在中,故土裹則土水,土有成,故大魚出,鬥再撥紀,臣不如常法也。

四曰兌氣不效,白帝世,討吾之名,曾之候在震,豫氣錯,晝昏地裂,大霆橫作,天下亡。

亦候之於其沖也。豫氣亦謂豫於太陽,故盡昏。兌為金,金性清明,故亂則昏也。土者金之母,故亂則裂,又大霆橫作,亦不制木之異者也。

五曰坎氣不效,黑帝世,胡誰之名,會之候在離,五角禽出,山崩日既,為天下亡。

亦候之於其沖,北方禽牛,上數五,五角禽出,土將滅水之象。山崩,亦土為滅。水精為月月者,日之妃月,既者象妃刺居之,明日既為月既也。按正文日既為,「為」字疑衍。

六曰巽氣不效,霸世之主名筮喜,會之效在,乾,大水,名川移,霸者亡。

喜若於放日及以名號者。巽為風,掠動萬物之類也,亦候之於其沖。大水名川流通,地德若衰,則或竭或移。

七日,艮氣不效,假驅之世,若檐柔之比,曾之以候在坤,長人出。星亡殞石,辭之主亡。

艮為七,性安皆為荒子央逸,比為小人,若以為名號者也。候之亦於其沖。長人出者,象天下將有聖人起也。星陰類殞而與在天光,猶諸侯盜行天子之政,名類驗之。主將亡者,皆星亡石殞,春秋之時,殞石於宋五,傳殞星也。霸在王者之間,故其異不以五行之數也矣。

八日,乾氣不效,天下耀空。

乾為天,而其氣也不效,故有光耀者空,謂五縣五星及群宿皆無光明。春秋傳曰:「恆星不見」也。

將元君,州每王,雌擅權,國失雄。

乾為君,其氣不致,故將元君。明元之雌臣雄君擅,故因知其朽君也。

陪孽領威,君若贅流。

陪臣,孽,庶子。威氣內心,贅如流皆不得於事,贅流或為間小治也矣。

曾之候在巽,眾變立,地陷,鬥機絕繩,玉衡撥,攝提亡。

眾變,地其千三日變立見,地陷淪下。絕繩及機,皆謂撥不如常亡見之也。

五星合,狼弧張。

五星合聚在谷,弧狼張,兵宿動。

晝視無日,虹霓煌煌,夜視無月,彗笰將將。

無日無月,謂妖氣應期明。

當藏者出,當出者消。佹易期,

當藏者出,蟄物以非時見。當出者消,見物令無元有。佹處地而生易期主然也。

太山失金雞,西嶽亡玉羊,

金雞玉羊,二嶽之精。為玉羊推義宜然,未昔聞也。

雞失羊亡,臣從恣,主方佯,

五嶽之靈,主生賢佐,以因王者。故《詩》雲:「嵩高維嶽,峻極於天。維嶽降神,生甫及申,維申及甫,維周之翰。」雞失羊亡,謂不復生賢佐輔,故臣故恣其欲,而至方佯無所主之也。

天下愁,山泉揚,誌射潰,地裂山崩。

君臣道亂,則天下之人皆懷愁,故山泉發揚,主心跌而出,地裂山崩。《國語》曰:「山川壅而潰,民亦如然」。山崩地裂,民愁之異也。按「民愁」原本作「民然」,今據文改。

誰之過,望侯女災,

言天下之災由於孽,孽幸之侯,若紂時崇侯女災。元妃之黨,喪亂之本,卒由此作也。

蒙孫之名生眾妖,非單斯亂由橫。

蒙孫,童蒙之孫也。由,從也。言此童之人生妖眾,非但盡於此亂而縱橫也。

四野擾擾,郁怏芒芒,天卑地高,雷讙虹行,天星晝奔。

擾擾貌,芒氣衰錯。天卑地高,神人難擾。《書》曰:「乃命重黎,絕地通天。」四時方民神擾,虹霓東,雷虹冬行,非時出。元冬季蓋脫之也。按類書引此文作「雷讙公行,星晝奔,霓夜光」。與此稍異。

上無乾,下無星,天地昧昧,履踐冰。

下元氣候不見,上無帝無星,天帝之星無光明,昧昧不別。履踐冰,陰氣無傳,行當冰寒也。按「星」字原本作「帝」,今據註文改。又《類書》引此作「下無常」。

民衣霧,主吸霜,間可倚杵,於何藏。

「民衣霧」,主吸霜,卑奪尊之服。「間可依杵」言相近,「於何藏」,無所自逃藏者也。

不知夏,不知冬,

無復氣之常也。

不見父,不見兄,

無復父兄之恩。

望之莫莫,視之盲盲。

天地之間,無復可以別識也。按「望之」原作「望望」,今據《藝文類聚》所引改。

賢人頡頊,咽舌吟,或席喘,

頡頊遇扇厄也。咽舌吟不復與之者。

虎威號。群黨假威,出坐玉床。

虎感,感白虎之宿而生者。《詩汜歷樞》曰:參為大辰,霸者持正,鹹席之。覆號黨眾,群類假威,天之威出,坐玉床,處天子位也。

馬弓人,二孫推,適佐父兄,八八六十四節為之期沖。

弓馬人,當者之名號。二孫推,適佐父兄,始傷正道,推正統而尊任之,子孫皆為之佐,以六十四掛之後之期沖也。

五九之數,頓道之維。

五九者四百五十年,於九百歲之軌為半,故主之道至此以為際會也。

網害之效,慎蒙孫期,防萌萌之沖,攜幼千裏,負老山逃。

害謂將亡之徵效驗,當慎童蒙之孫,若以為名號,其至當期,防其萌萌之始,動必先有兵中之,故攜幼千裏,負老山逃也。

兵關寒,河數強,鉤鈴滅,祺羊明。

此四宿之異,皆兵家人當察以為候。

倫世師,惠出人,

倫之世人師,謂能度王者於辰難,出於忠信之人也。

其王可諫者全,不移者亡。

言遇厄之君,恩在忠信之言,則可以全其命。不推移,則滅亡。「王」或為「主」也。

錄圖世識,易嘗喪責,帝逢臣。

註易何也,喪亡也。錄圖識之言,何嘗可法致誠也。味思孔子,能思孔子所作識書之修,以責己,帝王逢依此道,則可以自正也。按據註文「臣」字疑當作「正」。

有可以道消,力政勑德行,仁義藏。

有之,有災害與可消之。意修以責也巳,德仁義最為藏善。

去世淫嬉,佞諂勿行。

淫嬉,遊度厄難,即當力正勑。又去淫佞之行,功行綰之。

倉世順,脫延之聲。赤世順,蒙孫之詳,觸名是工。

脫延,蒙孫,君赤之孽名,號觸推,工官也。推求亡者之名,及其氏姓官號為也。

黃世填,頓詐吉兇。白世慎,討吾之名。黑世慎,嘿沉。

頓詐、討吾、嘿沉、黃白黑孽君之名。

皆所以危亡之象也。或名好字號及黨官邦。

皆上吾事文,行合黨部曲多號本以為官號,邦所出之地名也。

喜好不同,杜閼悉去,斥墮望貴候,得幸之臣萌。

喜好不同,謂人偏頗,同意不忠乎,悉有所閼絕。盡有去葉盡有序墮淫貴之侯,得幸之臣由此萌。

抑期反剛,同哲之良,牧州誤放,乃知常道。

抑,止。斯,此。偏頗之意。反剛王道之剛。「同哲之良」,用賢之哲,良善之人。「誤」當作「談」。牧州,諸侯之為州牧,當禁談其為非法令之事,乃得道之常也。

赤世遭斯,蒙孫當沖。卒貴大嬉,道主之遊。

嬉鹹言赤世之末,有有卒貴之人,道為遊之人,黃門常侍者。

災孽屢出,歸辜徙桀移陵,

屢,數。待遊之人見災孽,孽數出,反歸罪於賢。桀,後桀。陵蓋衍字。

黃世之責,咎主康。月珥指房,四方煩苦,以土之功。

二百歲赤,言其中央黃。言其終明乾是半與皆盡為除罪責。康,安。罪若主安,不知有危亡憂。書月時害喪氣皆類。「月珥指房」,其時候也。四方煩苦於土功,天時去黃精,今天下厭之也。按正文房作原本作席,今據註文改。

不知在心,幸滅淫名,曰即白之黑,無報詳。

言黃之孽君,內有不知之心,幸其親戚,大其名號。使居上位,出賢遇鄉白之異亂奸忠也。天終無復有報進之道,詳之盡也。

帝世者,必省□,維躬是類,參當以閼。

帝世,當世處帝位者。維,思。言若能自省,以責其躬,自別其可行之類,參錯其所當為之際,則所以閼絕亂謀,消息將來之禍。

則乾坤定,五德九拱明。

乾坤定,不為災。五德,五行。九之王錄明衰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