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歸藏一卷

Jack 在 2011, 十一月 7 - 20:46 發表
版本狀態: 
已完成校對

 

本站另收錄有嚴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輯本《歸藏》

  閱讀古書,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歸藏》一卷,殘闕。《周禮.春官.太卜》:「掌三易之灋,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鄭玄注:「歸藏者,萬物莫不歸而藏於中。」杜子春曰:「連山,宓犧。歸藏,黃帝。」賈公彥疏引鄭志答趙商云:「非無明文,改之無據,且從子春。近師皆以為夏殷也。」《禮記.禮運》:「孔子曰:吾欲觀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徵也,我得坤乾焉。」鄭注云:「殷陰陽之書,存者有歸藏。」是亦以《歸藏》為殷易矣。《漢書.藝文志》不著錄,晉《中經簿》始有之,阮孝緒《七錄》云:「歸藏,雜卜筮之書雜事。」《隋書.經籍志》有十三卷,晉太尉參軍薛貞注,《唐書.藝文志》卷同,宋《中興書目》載有《初經》、《齊母》、《本蓍》三篇,諸家論說多以後出,疑其偽作,鄭樵《通志略》云:「言占筮事,其辭質,其義古,後學以其不文,則疑而棄之,獨不知後之人能為此文乎?」楊慎亦云:「連山藏於蘭臺,歸藏藏於太卜。」見桓譚《新論》,則後漢時《連山》、《歸藏》猶存,未可以《藝文志》不列其目而疑之。今玩其遺爻,如「瞿:有瞿有,宵粱為酒,尊于兩壺。兩羭飲之。三日然後,穌士有澤,我取其魚」,「良人得其玉,君子得其粟」、「有鳧鴛鴦,有雁鷫鷞」之類,皆用韻語,奇古可誦,與《左氏傳》所載諸繇辭相類,《焦氏易林》源出於此,雖「畢日」、「奔月」頗涉荒怪,然「龍戰于野」、「載鬼一車」,大易以之取象,亦無所嫌也,但殷易而載「武王枚占」、「穆王筮卦」,蓋周太卜掌其法者,推記占驗之事,附入篇中,其文非漢以後人所能作也。今並宋時三篇亦佚,朱太史《經義考》搜輯甚詳,據以為本,間有遺漏,為補綴之,並附諸家論說為一卷,以此與世傳《三墳書》所謂《氣墳歸藏》者互較參觀,其真贗可以立辨矣。歷城馬國翰竹吾甫。

《歸藏》

《歸藏.初經》朱震《漢上易》曰:「歸藏之易,其《初經》者,庖犧氏之本旨也。」

郭按:初為偏序之稱,經為經卦之稱。《周禮‧大卜》:「掌三易之灋,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其經卦皆八,其別皆六十有四。」以下所列即「經卦皆八」。卦序依今之卦名排列即:乾坤艮兌坎離震巽,此經卦序皆可與帛書、清華簡出土資料印證。

初乾干寶《周禮注》、朱震《易叢說》其爭言。李過《西溪易說》、胡一桂《周易啟蒙翼傳》

干寶《周禮注》,朱震曰坤。榮犖之華。《西溪易說》、《周易啟蒙翼傳》,朱氏《經義考》引作「榮榮」。

初狠干寶、朱震引並作艮,李過《西溪易說》、黃宗炎《周易象辭》皆引作狠。黃云:「艮為狠,艮有反見之象,无言笑面目可徵,故取其剛狠之義與?」徼徼鳴狐《西溪易說》、《啟蒙翼傳》。

初兌干寶《周禮注》、朱震《易叢說》其言語敦《西溪易說》、《啟蒙翼傳》)

初犖干寶《周禮注》、朱震曰坎,李過曰:「謂坎為犖,犖者勞也,以為萬物勞乎坎也。」黃宗炎曰:「坎為勞卦,故從勞諧聲而省。物莫勞于牛,故從牛。」為慶身不動《西溪易說》、《啟蒙翼傳》。

初離干寶《周禮注》、朱震《易叢說》。離監監《西溪易說》、《啟蒙翼傳》

初釐干寶《周禮注》,朱震曰震,李過曰:「謂震為釐,釐者理也,以帝出乎震,萬物所始條理也。」黃宗炎曰:「震為釐,離當為釐,於震則不近,豈以雷釐地而出以作聲與?」燂若雷之聲《西溪易說》、《啟蒙翼傳》

郭按:清華簡《筮法》作「徠」或「」、「」。徠、來、釐互通。

初巽干寶《周禮注》、朱震《易叢說》。有鳥將至而垂翼《西溪易說》、《啟蒙翼傳》。

郭按:「有鳥將至而垂翼」似周易明夷初九:明夷于飛,垂其翼。

卦皆六畫《易叢說》。王應麟《漢藝文志考》卷一

朱元昇《三易備考》曰:「歸藏易以純坤為首,坤為地,萬物莫不藏於中。《說卦》曰坤以藏之,蓋造化發育之真機,常於此藏焉。然而一元有一元之造化,癸亥甲子之交為之藏;一歲有一歲之造化,冬夏二至之交為之藏;一日有一日之造化,夜半日中之交為之藏。是又歸藏易無所往而不用其藏也。六十四卦藏者十有六,用者四十有八。乾為六十四卦之父,坤為六十四卦之母,坤統藏卦,乾統用卦,坤乾所以首六十四卦也。有藏者斯有用者,純坤又所以首純乾。」

徐善《四易》曰:「《歸藏》卦序:坤、震、坎、艮、兌、離、巽、乾,蓋震下一陽生於純坤之後,進坎而中,進艮而上,乃交於中,五而得兌之二陽,然一陰猶在上也。至離而中陽進上,至巽而初陽進中,於是純乾體成,此陽氣漸長之序也。反而推之,巽下一陰生於純乾之後,進離而中,進兌而上,乃交於中,五而得艮之二陰,然一陽猶在上也。至坎而中陰進上,至震而初陰進中,於是純坤體成,此陰氣漸長而陽氣歸藏之序也。歸藏之名義殆本諸此,其數則自下而上者,始八終二,由於陽氣之生,自無而有,其理為知來之逆也。自下而上者,始二終八,由於陽氣之歸,自有而無,其理為數往者順也。聖人命歸藏之名,蓋告人以反本復始之道焉。」

六十四卦

依李過《西溪易說》所載,自乾至馬徒凡六十卦,其四卦闕者補之。

《西溪易說》引闕四卦,賈公彥《禮記疏》:「此歸藏易,以坤為首。」,據《初經》補。

郭按:清華簡《筮法》作

《西溪易說》,下並同。

《西溪》曰:需為溽。黃宗炎曰:「雲上天而將雨必有濕溽之氣先見於下。」

小毒畜

《西溪》曰:「小畜為小毒畜。」黃宗炎曰:「大畜、小畜為畜、畜,毒取亭毒之義。」

郭按:大、小畜卦名的「畜」字,上博簡作「」,王家台秦簡作「督」,清華簡作「䈞」,、督、䈞皆與毒相通。大毒畜、小毒畜卦名可能將後世註解文字「畜」混入古代卦名。原卦名可能作大毒、小毒,後人以畜註解毒,而被混入。

同人

大有

大過

小過

林禍

《西溪》曰:「臨為林禍。」

郭按:帛書作「林」。禍字可能為註文混入。

黃宗炎曰:「升為稱,地之生木,土厚者茂,土瘠者瘁,言木與土相稱也。」

黃宗炎曰:「剝為僕。」

郭按:清華簡《別卦》作僕。

母亡

黃宗炎曰:「无妄為母亡,母即无,亡即妄,非有他也。」

郭按:虞翻作无亡,秦簡作毋亡 上博簡作亡忘。母疑為毋之誤。

大毒畜

《西溪》曰:「大畜為大毒畜。」

黃宗炎曰:「瞿當屬觀。」案:《西溪》引已有觀,朱太史彝尊《經義考》以反對為義,謂瞿在散家人之前,則睽也。

郭按:此為睽。王家台秦簡作

散家人

黃宗炎曰:「家人為散家人,則義不可考。」

按:秦簡作「散」,則卦名當為散。「家人」應是後人註解「散」卦即「家人」卦而混入。此例與大毒畜、小毒畜情況一致。

黃宗炎曰:「渙為奐,古字或加偏旁或不加偏旁,因而互易也。」

黃宗炎曰:「解為荔,荔亦有聚散之義。」

黃宗炎曰:「損為員。」

黃宗炎曰:「咸為諴。」朱太史曰:「以損為員,而諴次之,則諴為益也。」

郭按:帛書、上博簡咸皆作欽。則欽為今之咸卦。朱所言為是。下欽卦同。

黃宗炎曰:「欽當屬旅。」朱太史曰:「欽在恒之前,則咸也。」

黃宗炎曰:「規當屬節,夜當屬明夷。」案:《西溪》引已有節、明夷。朱太史曰:「規夜二名不審當何卦,非夬、姤則噬嗑、賁也。」案:古者書契取諸夬,於規義近。夜有姤遇取女義,疑規當屬夬,夜當屬姤也。

郭按:夜當為蠱,規當為隨。王家台秦簡蠱作夜或亦,清華簡《別卦》蠱作。清華簡隨作,可能是覒的增繁。覒形近規。

黃宗炎曰:「謙為兼。」

黃宗炎曰:「分當屬睽。」朱太史曰:「以謙作兼,而分次之,則分為豫也。」

郭按:秦簡、清華簡豫卦皆作介,介與分形近。分可能是介之誤。介有大義,亦有預防之義,與豫文義可通。又豫六二「介于石」。

歸妹

黃宗炎曰:「岑當屬賁。」朱太史曰:「岑在未濟前,則既濟也。」

未濟

黃宗炎曰:「遯為,形義本通,無有異義。」

郭按:遯卦阜陽簡作椽,帛書作掾,秦簡作,上博簡作

黃宗炎曰:「蠱為蜀,蜀亦蟲也。」

郭按:蜀是何卦未可知。但已可確定夜為蠱,因此蜀並非蠱卦。若與前卦來推理,則可能是大壯。若與後馬徒來推理,則蜀非大壯。六十四卦卦名未比對上的有:噬嗑與賁,夬與姤,中孚與小過。

馬徒

朱太史曰:「以蠱為蜀,而馬徒次之,則馬徒為隨也。」

郭按:朱說有誤。蜀既非蠱,那麼馬徒亦非隨。既已知規為隨,馬徒就不會是隨。

已上六十卦並《西溪易說》引,奭一卦據《初經》補。

按:奭應是指坤卦。

熒惑

耆老

大明

羅苹《路史注》云:「《歸藏.初經》卦皆六位,其卦有明夷、熒惑、耆老、大明之類。昔啟筮明夷、鯀治水枚占大明、桀筮熒惑、武王伐商枚占耆老是也。」案:《西溪》引明即明夷,乾下應有奭卦,已据干寶、朱震所引《初經》補之,合熒惑、耆老、大明,恰符六十四卦之數。依黃、朱二家所釋,惟闕噬嗑、賁、中孚,未知所屬,補附於此。

按:以當代新出土資料比對,以上可確定之卦名總計有57卦,大壯、噬嗑與賁,夬與姤,中孚與小過等七卦仍不知所屬。再以現今出土文獻比對,馬徒、熒惑、耆老、大明不像卦名,亦難有歸屬。

朱元昇《三易備考》曰:「歸藏易以六甲配六十四卦,所藏者五行之氣也,所用者五行之家也。」

又曰:「歸藏易首坤尾剝。」

又曰:「歸藏二篇自甲子至癸巳為先甲,自甲午至癸亥為後甲,其策萬有八百。」

十二辟卦

子復,丑臨,寅泰,卯大壯,辰夬,巳乾,午姤,未遯(朱太史曰:「歸藏本文作」)申否酉觀,戌剝(朱太史曰:「《歸藏》本文作僕。」亥坤(徐善《四易》)。

徐善曰:「此《歸藏》十二辟卦,所謂商易也。辟者,君也。其法:先置一六畫坤卦,以六陽爻次第變之,即成復、臨、泰、大壯、夬五辟卦;次置一六畫乾卦,以六陰爻次第變之,即成姤、遯、否、觀、剝五辟卦,十辟見而綱領定矣。又置一六畫坤卦,以復辟變之,成六卦之一陽;以臨辟變之,成十五卦之二陽;以泰辟變之,成二十卦之三陽;以大壯辟變之,成十五卦之四陽,以夬辟變之,成六卦之五陽。更進為純乾,而六十四卦之序已定矣。徐而察之,乾之六位已為遞變之新爻,而坤之六位猶為未變之舊畫,即卦中陽爻已變而陰爻猶故也。於是復置新成之乾卦,以姤辟變之,成六卦之一陰;以遯辟變之,成十五卦之二陰;以否辟變之,成二十卦之三陰;以觀辟變之,成十五卦之四陰;以剝辟變之,成六卦之五陰,更進為純坤而坤之六位已更新矣。卒之非有兩營也,止此六十四虛位,順而求之,由坤七變,得陽爻一百九十二,而純坤之體見。逆而遡之,由乾七變得陰爻一百九十一,而純坤之體見。一反一覆,而三百八十四爻之易全矣。」

《歸藏.齊母經》

「齊母」不知何義。按:《歸藏》以為首,者,物之母也。郭璞《山海經注》又引有《鄭母經》,疑十二辟卦以十二分野配之,未審是否。

瞿:有瞿有,宵粱為酒。尊于兩壺,兩羭飲之。三日然後,穌士有澤,我取其魚。

《爾雅.釋獸.羊屬》郭璞注引《歸藏》「兩壺兩羭」,邢昺疏:「此《歸藏.齊母經》『瞿有』之文也。」案:彼文云云,考《西溪易說》引《歸藏》卦名有「瞿」,此即瞿卦爻辭也。邢昺謂「瞿有」之文恐非。

《歸藏.鄭母經》

明夷曰:昔夏后啟筮:乘飛龍而登于天,而枚占于皋陶,陶曰:「吉。」

郭璞《山海經注》引《歸藏.鄭母經》曰:「夏后啟筮御飛龍登于天,吉。」案:張華《博物志》卷九《雜說上》引多「明夷曰昔」及「而枚占于皋陶陶曰」十二字。御作乘,龍下有而字。《太平御覽》卷九百二十九引《歸藏》曰:「昔夏后啟上乘龍飛以登于天,皋陶占之曰吉。」文雖小異,要為此節遺文也,茲據補。

昔夏啟筮徙九鼎,啟果徙之。

《博物志》卷九《雜說上》引此與前為一節,下更有四節,蓋一篇之文,故次於此。

昔舜筮登天為神,枚占有黃龍神,曰:「不吉。」

同上

武王伐紂,枚占耆老,耆老曰:「吉。」

同上

昔鯀筮注洪水而枚占大明,曰:「不吉。有初無後。」

同上

昔者桀筮伐唐而枚占熒惑,曰:「不吉。不利出征,惟利安處。彼為狸,我為鼠,勿用作事,恐傷其父。」

《太平御覽》卷八十二引《歸藏》云:「昔桀筮伐唐而枚占,於熒惑曰:不吉。不利出征,惟利安處,彼為狸為鼠」,脫「為我」二字。又卷九百一十二引云:「昔者桀筮伐唐而枚占,熒惑曰:不吉。彼為狸,我為鼠,勿用作事,恐傷其父。」王氏《漢藝文志考》順為一節,今依錄之。《博物志》引云:「桀筮伐唐而枚占熒惑曰:不吉」,不及爻辭,彼蓋約文言之爾。

昔者羿善射,畢十日,果畢之。

郭璞《山海經注》引《歸藏.鄭母經》。《尚書.五子之歌》正義、《春秋左傳.襄四年》義並引《歸藏易》「羿蹕」。

遺爻附

案:徐善《四易》謂《歸藏》三百八十四爻,是每卦六爻,與《周易》同爻,當屬經,傳注所引只有《齊母》、《鄭母》,其可考者已分屬於二篇,其但引卦名與卦名並不詳者,未敢強屬,故附經後,題「遺爻」以別之。

開筮:帝堯降二女為舜妃。

《周禮.春官.太卜》賈公彥疏

屯:屯膏

《西溪易說》云:「今以《周易》質之《歸藏》,不特卦名用商,卦辭亦用商,如屯之屯膏,師之帥師,漸之取女,歸妹之承筐,皆用商《易》舊文。」

師:帥師

《西溪易說》

小毒畜:其丈夫

朱震《漢上易.叢說》引《歸藏.小畜》。

鼎:鼎有黃耳,利取鱣鯉。

歐陽詢《藝文類聚》卷九十九

僕:良人得其玉,小人得其粟。

《太平御覽》卷八百四十引作「剝」。馬驌《繹史》卷十四引作「君子得其粟」。

節:殷王其國,常毋若谷。

《周禮.春官.太卜》賈公彥疏引《歸藏》云「見節卦。」羅苹《路史注》引作「常毋谷月。」

歸妹:承筐。

《西溪易說》

漸:取女。

同上

:垂其翼。

同上

已上爻辭有卦名可考者,依《西溪易說》所次卦序次之,至所引《初乾》「其爭言」、《初坤》「榮犖之華」、《初艮》「徼徼鳴狐」、《初兌》「其言語敦」、《初犖》「為慶身不動」、《初離》「離監監」、《初釐》「燂若雷之聲」、《初巽》「有鳥將至而垂翼」,雖皆有卦名而皆繫「初」字,故入《初經》,不復錄此,其無卦名可考者列後。

上有高臺,下有雝池,以此事君,其富如何?

《太平御覽》卷四百七十二,王應麟《漢藝文考》引作「以此賈市,其富如何」。《漢繹史》引作「河海」。

有白雲出自蒼梧,入于大樑。

虞世南《北堂書鈔》卷一百五十,徐堅《初學記》卷一,《文選》卷二十謝元暉《新亭渚別範零陵詩》李善注。

雖有豐隆莖,得雲氣而結核。

《北堂書鈔》卷一百五十

乾者,積石風穴之琴。

《北堂書鈔》

有鳧鴛鴦,有雁鷫鷞。

《藝文類聚》卷九十二,《太平御覽》卷九百二十五,《漢志考》卷一。

有人將來,遺我貨貝。以至則徹,以求則得。有喜將至。

《藝文類聚》卷八十四,《太平御覽》卷八十七。

君子戒車,小人戒徒。

《文選》卷二十顏延年《秋胡妻詩》注,王應麟《玉海》卷三十五

有人將來,遺我錢財,自夜望之。

《太平御覽》卷八百三十五。

《歸藏.本蓍篇》

蓍二千歲而三百莖,其本以老,故知吉凶。

張華《博物志》。

蓍末大於本為上吉,蒿末大於本,次吉,荊末大於本次吉,箭末大於本次吉,竹末大於本次吉。蓍一五神,蒿二四神,荊二三神,箭四二神,竹五一神。筮五犯皆藏,五筮之,神皆聚焉。

《太平御覽》卷七百二十七引《歸藏》,按《博物志》云:「蓍末大於本上吉,次蒿,次荊,皆如是。」蓋約文言之。朱太史《經義考》云:「當屬《本蓍篇》中語。」茲並据以採補。

筮必沐浴齋戒食香,每日望浴蓍,必五浴之。浴龜亦然。

《博物志》卷九。

《歸藏.啟筮篇》

朱氏《經義考》云,按《歸藏》之書有《本蓍篇》,亦有《啟筮篇》。

瞻彼上天,一明一晦。有夫羲和之子,出於陽谷。

郭璞《山海經注》引《歸藏.啟筮》。

空桑之蒼蒼,八極之既張,乃有夫羲和,是主日月出入,以為晦明。

羅苹《路史》前紀二引《歸藏.啟筮》。

共工人面蛇身朱髮。

郭璞《山海經注》、羅苹《路史注》並引《歸藏.啟筮》。

麗山之子,青羽人面馬身。

郭璞《山海經注》引《歸藏.啟筮》,羅苹《路史注》引首句云:「麗山之子鼓」。

羽民之狀,鳥喙赤目而白首。

郭璞《山海經注》引《歸藏.啟筮》。

金水之子,其名曰羽蒙,乃之羽民,是生百鳥。

《文選》卷十三禰正平《鸚鵡賦》注引作《歸藏.殷筮》,《太平御覽》卷九百十四作《啟筮》,引多「乃之羽民」四字。

滔滔洪水,無所止極,伯鯀乃以息石息壤以填洪水。

郭璞《山海經注》引《歸藏.啟筮》。

鯀去三歲不腐,剖之以吳刃,化為黃熊。

同上。

大副之吳刀,是用生禹。

《初學記》卷二十二。

昔彼九冥,是與帝辨同宮之序,是為九歌。

郭璞《山海經注》引《歸藏.啟筮》。

不得竊辨與九歌以國于下。

同上。

昔者夏后享神于晉之虛,作為璿臺,於水之陽。

《文選》卷四十六王元長《三月三日曲水詩序》注,《太平御覽》卷八十二引《歸藏.啟筮》,又卷一百七十七引作「晉之靈臺」,無「昔者」及「於水之陽」。

昔夏后啟筮享神于大陵而上鈞臺,枚占臯陶曰:「不吉。」

《太平御覽》卷八十二,《初學記》卷二十二引至「鈞臺」。

逸文

凡傳紀所引無篇名可考者皆附于下。

乾為天、為君、為父、為大赤、為辟、為卿、為馬、為禾、為血卦。

朱震《易叢說》、羅苹《路史注》。

蒼帝起,青云扶日。赤帝起,黃云扶月。

東君、雲中。

司馬貞《史記索隱》云:「東君、雲中,見《歸藏易》。」

昔女媧筮張幕,枚占之曰:「吉。昭昭九州,日月代極。平均土地,和合四國。」

《太平御覽》卷七十八,《漢藝文志考》卷一。

昔黃帝與炎神爭鬪涿鹿之野,將戰,筮於巫咸,曰:「果哉而有咎。」

《太平御覽》卷七十九,《漢藝文志考》引云:「黃帝將戰,筮於巫咸」,羅苹《路史注》引云:「昔黃神與炎帝戰于涿鹿」。

蚩尤伐空桑,帝所居也。

羅苹《路史注》。

蚩尤出自羊水,八肱八趾疏首,九淖以伐空桑,黃帝殺之于青邱,作《棡鼓之曲》十章:一曰《雷震驚》,二曰《猛虎駭》,三曰《鷙鳥擊》,四曰《龍媒蹀》,五曰《靈夔吼》,六曰《雕鶚爭》,七曰《壯士奮》,八曰《熊羆哮》,九曰《石盪崖》,十曰《波盪壑》。

《初學記》卷九引「蚩尤」至「青邱」,馮惟訥《詩記》引有《棡鼓之曲》以下。

昔常娥以不死之藥犇月。

《文選》卷十三謝希逸《月賦》注,《太平御覽》卷九百八十四,《漢藝文志考》引作「昔常娥以西王母不死之藥服之,遂奔月為月精。」

昔者河伯筮與洛戰而枚占,昆吾占之不吉。

《初學記》卷二十。

穆王獵于戈之墅。

《太平御覽》卷八百三十一引《尚書歸藏》,「尚書」二字誤。

昔穆王子筮卦于禺強。

《莊子釋文》,《漢藝文志考》卷一。

昔穆天子筮西出于正,不吉,曰:「龍降于天,而道里修遠。飛而冲天,蒼蒼其羽。」

《太平御覽》卷八十五。

 

附諸家論說

  • 《禮記》:孔子曰:「吾欲觀殷道,是故之宋而不足徵也,吾得坤乾焉。」
  • 《山海經》曰:黃帝氏得《河圖》,商人因之曰《歸藏》。
  • 《周禮.太卜》:掌三易之灋,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其經卦皆八,其別皆六十四。
  • 杜子春曰:歸藏,黃帝。
  • 桓譚曰:《歸藏》四千三百言。又曰:《歸藏》藏於太卜。
  • 鄭康成曰:殷陰陽之書,存者有《歸藏》。
  • 淳于俊曰:歸藏者,萬物莫不歸藏於中也。
  • 阮孝緒曰:《歸藏》載卜筮之書雜事。
  • 劉勰曰:《歸藏》之經,大明迂怪,乃稱羿斃十日,常娥奔月。
  • 《隋書》:《歸藏》已亡,按晉《中經》有之,惟載卜筮,不似聖人之旨。
  • 孔穎達曰:歸藏起於黃帝。又曰:聖人因時隨宜,不必皆相因,故歸藏名卦之次亦多異。 又曰:孔子曰:「吾得坤乾焉」,殷易以坤為首,故先坤後乾。
  • 賈公彥曰:此歸藏易以純坤為首,坤為地,萬物莫不歸而藏於其中。 又曰:殷以十二月為正,地統,故以坤為首。
  • 元稹曰:穆姜遇艮,足徵史之文,尼父得坤,亦用歸藏之首。
  • 李石曰:按《乾鑿度》曰「垂皇策者蓋伏羲」,用蓍卦已重矣。然而世質民淳,法惟用七八,六十四卦皆不動,若乾止於乾,坤止於坤,不能變也。夏商因之,皆以七八為占,連山、歸藏是已。後世澆薄,始用九六為占,不如是不足以應天下之變。
  • 劉敞曰:坤者,萬物所歸,商以坤為首,《禮運》「吾得坤乾焉」,此歸藏之易。
  • 邢昺曰:《歸藏》者,成湯之所作,是三易之一也。
  • 歐陽脩曰:周之末世,夏商之易已亡,漢初雖有《歸藏》,已非古經,今書三篇莫可究矣。
  • 邵子曰:商以建丑之月為正月,謂之地統,易曰歸藏,以坤為首,坤者地也。
  • 方愨曰:歸藏首乎坤,各歸其根,密藏其用,皆殷之所為,則合乎地之時焉。殷用地正,故其書名之。
  • 黃裳曰:微顯者,易之知也。故商曰歸藏。歸藏者,以其藏諸用而言之也。
  • 王觀國曰:《禮記》孔子曰「吾得坤乾焉」,鄭氏注:「得商陰陽之書,其書存者有《歸藏》。」《爾雅.釋羊屬》有「牡羭」,郭璞注引《歸藏》曰:「兩壺兩羭」。《初學記.雲部》引《歸藏》曰:「有白雲出蒼梧,入於大樑」,此可以見矣。
  • 《中興書目》:《歸藏》,隋世有十三篇,今但存《初經》、《齊母》、《本蓍》三篇,文多闕亂,不可訓釋。
  • 吳沆曰:《周禮》:「太卜掌三易,連山、歸藏、周易。其經卦皆八,其別皆六十有四。」此則連山、歸藏之卦,自重於三皇之時,而周易乃重於文王之世。
  • 吳仁傑曰:連山、歸藏以不變者占,其占不出於本卦。《周易》以不變者占,其占必通於兩卦,《春秋傳》之文可考也。
  • 魏了翁曰:周易三易之義,闔戶謂之坤,即歸藏。終萬物、始萬物莫盛乎艮,即連山。
  • 李綱曰:歸藏,商易也,以坤為首,故曰歸藏。孔子觀商道於宋,得《坤乾》焉,蓋歸藏之書。
  • 朱震曰:歸藏之書,其《初經》者,庖犧氏之本旨也。 又曰:《周禮》三易經卦皆八,所謂經卦,則《初經》之卦也。
  • 張行成曰:商曰歸藏,地易也。《元包》義取之。
  • 鄭鍔曰:歸藏以坤為首,商人之易。其卦坤上坤下,故曰歸藏,言如地道之包含,萬物所歸而藏也。
  • 鄭樵曰:連山亡矣,歸藏唐有司馬膺注十三卷,今亦亡,隋有薛貞注十三卷,今所存者,《初經》、《齊母》、《本蓍》三篇,而已言占筮事,其辭質,其義古,後學以其不文則疑而棄之,往往連山所以亡者,且過于此矣,獨不知後之人,能為此乎?
  • 楊簡曰:孔子之時,歸藏猶存,故曰「之宋得《坤乾》焉」。
  • 羅泌曰:黃帝正坤乾,分離坎,倚象衍數,以成一代之宜,謂土為祥,乃重坤以為首,所謂歸藏易也。○ 又曰:歸藏者,歸藏氏之書也,商人因之。○ 又曰:《歸藏》用八。
  • 羅苹曰:歸藏,黃帝易,而《坤.啟筮》乃有「堯降二女以為舜妃」之語,《節》卦云:「殷王其國常毋谷月」之類,其卦是也,其文非也,蓋《歸藏》之文,湯代之作。
  • 林學蒙曰:《易疏》論《連山》、《歸藏》一以為伏羲、黃帝之書,一以為夏商之易,未知孰是。
  • 蔣君實曰:商之序易,以坤為首,其尚質,尚白之制,皆自此出也。
  • 李過曰:《易鈔》云:「天尊地卑,乾坤之定位也。商易首坤,是地尊乎天也。」商易所以不傳,不知商人建丑,以十二月為歲首,取丑未之衝為地統,坤為地,商用地統,只得首坤。
  • 王應麟曰:《越絕外傳》范子曰:「道生氣,氣生陰,陰生陽。」愚謂先陰後陽,即歸藏先坤之意,闔而闢,靜而動。
  • 馬端臨曰:連山、歸藏乃夏商之易,本在周易之前,然《歸藏》《漢志》無之,《連山》《隋志》無之,蓋二書至晉、隋間始出,而《連山》出於劉炫偽作,此史明言之,度《歸藏》之為書,亦此類爾。
  • 葛寅炎曰:歸藏,黃帝中天易也。
  • 家竑翁曰:《歸藏》之書,作於黃帝,而六十甲與先天六十四卦並行者,乃中天《歸藏易》也。
  • 朱元昇曰:《歸藏》雖自黃帝作,實循伏羲之序卦,《漢.律歷志》曰:「伏羲畫八卦,由數而起,至黃帝而大備。」是知伏羲易與黃帝易一以貫之者也。 又曰:《周禮.太卜》「掌三易之法」、「簭人掌三易以辨九簭之名」,初未嘗以周易廢歸藏也。魯襄公九年,穆姜為筮而遇艮之八,杜預釋之曰:「是雜用連山、歸藏、周易也。」以此見春秋之時,歸藏尚無恙也。 又曰:歸藏取則河圖者也。河圖藏十不具,是以歸藏去十不用。
  • 吳瀓曰:歸藏,商之易。 又曰:夏商二易,蓋因羲皇所畫之卦而用之以占筮,卦序與先天自然之序不同,故連山首艮,歸藏首坤。
  • 吳萊曰:《歸藏》三卷,晉薛貞注,今或雜見他書,頗類焦贛《易林》,非古易也。
  • 趙道一曰:軒轅黃帝取伏羲卦象,法而用之,據神農所重六十四卦之義,帝乃作八卦之說,謂之八索,求重卦之義也。帝一號「歸藏氏」,乃名所制曰歸藏書,此易之始也。
  • 朱隱老曰:歸藏,黃帝之易也,以坤為首,而凡建丑者宗之,不特殷人為然也。
  • 朱升曰:歸藏首坤,靜動之首也。
  • 丁易東曰:夏曰連山,商曰歸藏,雖首艮、首坤之不同,然皆止以下卦為貞,上卦為悔,故箕子《洪範》但云占用二耳。
  • 何喬新曰:隋《經籍志》有《歸藏》十三卷,出於劉光伯所上,意甚淺陋,書雖不傳,易所謂坤以藏之,即歸藏之遺意也。
  • 何孟春曰:殷易先坤後乾,有靜斯動,陰陽之定理也。
  • 楊慎曰:《連山》藏於蘭臺,《歸藏》藏於太卜,見桓譚《新論》,則後漢時《連山》、《歸藏》猶存,不可以《藝文志》不列其目而疑之。
  • 胡應麟曰:《七略》無《歸藏》,《中經簿》始有此書,《隋志》因之稱此書「惟載卜筮,不類聖人之旨」,蓋唐世固疑其偽矣。
  • 鄭元錫曰:歸藏首坤,藏而後發,孔子曰「吾欲觀商道,得坤乾焉」,蓋善之也,然於易褊矣。
  • 沈懋孝曰:商易首坤以藏斂,而發動直之機。
  • 郝敬曰:歸藏坤卦,坤為地,百昌歸土曰歸藏。
  • 焦竑曰:歸藏坤也,商時講學者首重在靜。
  • 董斯張曰:歸藏易今亡,惟存六十四卦名而又闕其四,與周易不同。
  • 孫奇逢曰:歸藏首坤,坤以藏之,天下事不竭於發而竭於藏,退藏不密生趣,所以日枯也,故藏者養也,坤元所以資生也。
  • 徐善曰:《歸藏》之亡久矣,有求之《古三墳》及司馬膺、薛貞之書者,失之譌。有即指歸魂、納甲之書為《歸藏》者,失之陋。有謬解乾君坤藏之語而謂方圖即《歸藏》者,失之附會。若衛氏之操筆妄擬則失之肆矣。
  • 朱彝尊曰:按《歸藏》隋時尚存,至宋猶有《初經》、《齊母》、《本蓍》三篇,其見於傳注所引者,辭皆古奧。而孔氏《正義》謂《歸藏》偽妄之書,亦未盡然。若《三墳書》以歸藏易為《氣墳》,其爻卦大象曰:「天氣歸,地氣藏,木氣生,風氣動,火氣長,水氣育,山氣止,金氣殺,各為之傳,則較傳注所引大不倫矣。」
  • 馬驌曰:《周禮》大史掌三易,近師以歸藏為殷易之名也,其繇辭諸書所引用多古質。

回應

感覺歸藏易可以與周易以不同的角度,來看世間萬物。
比較像是周易以乾天的角度,以心理學上來說,以陽剛的父親,純陽的角度來看世間萬物,比較像是由上而下俯視。
而歸藏易,則以陰柔的母親,以純陰的角度來看世間萬物,比較像是由下而上看觀天。
周易:
乾,元亨利貞。
坤,元亨,利牝馬之貞。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安貞吉。
歸藏易:
乾  天目朝朝。不利為草木,贊贊偁下□(王家台秦墓版本,字無法辨識。
[ ]  寡曰不仁。昔者夏後啟是以登天,啻弗良而投之淵,寅共工以□江□/(坤卦無卦名,傳本為輿)

您好

近日玩索歸藏一卷,讀至

 

馬國翰先生案:《西溪》引明即明夷,乾下應有奭卦,已据干寶、朱震所引《初經》補之,合熒惑、耆老、大明,恰符六十四卦之數。依黃、朱二家所釋,惟闕噬嗑、賁、中孚,未知所屬,補附於此。

 

不過無論我如何算來都是63卦,關於這點版主或者於覆案處,能稍加註明。

 

另一方面,參照王家台秦簡的鄭母經,基本上可以確定大明、耆老、熒惑,是指占卦者或占卦時,總之絕難有可能是卦名。

 

再此卷中嘗見諸條目於王家台秦簡鄭母經可相對應,今列如下:

 

明夷曰:昔夏后啟筮:乘飛龍而登于天,而枚占于皋陶,陶曰:「吉。」

 

節:武王伐紂,枚占耆老,耆老曰:「吉。」

 

散:昔鯀筮注洪水而枚占大明,曰:「不吉。有初無後。」

 

履:昔者羿善射,畢十日,果畢之。

 

晉:昔者夏后享神于晉之虛,作為璿臺,於水之陽。

 

同人:昔黃帝與炎神爭鬪涿鹿之野,將戰,筮於巫咸,曰:「果哉而有咎。」

 

歸妹:昔常娥以不死之藥犇月。

 

師:昔穆王子筮卦于禺強。

昔穆天子筮西出于正,不吉,曰:「龍降于天,而道里修遠。飛而冲天,蒼蒼其羽。」

 

 

以上成果粗略,若有發現其他遺珠,也萬望諸位先達不吝賜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