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復 動二四爻, 問感情

taronwong 在 2017, 八月 11 - 10:49 發表

Forums:

友人為男, 用本網的進階程式卜了一卦。友人問: 他能否追到某女.

復卦卦辭, 版主的易經今解很清楚, 二爻也似乎沒什麼難解之處.

唯獨是4爻"中行獨復" 雖然照易理來說, 照道理應看為六四應初九. 似乎應看為"有可能追到".

但爻辭最令人擔心的, 是"獨復". 如果將"獨復"看做"只有一個人回來, 追不到", 會不會太過過份解讀?(雖然這個講法, 好像不太合乎易理)

我反而覺得復卦解感情不容易。

復是雷在地中,正是反省過去、重新出發的時候,但問卦者卻關心「他能否追到」,一是主體在自己而非兩人之間,二是目的是「追到」的結果而非過程;然而,此卦強調的是起點,而且是重新回來的起點。這是此占問第一要警惕查察的地方。

六四爻的「中行獨復」才是易理的關鍵,所謂「陰陽相應」只是解讀的手法之一,而易理必須多角度反覆切入才能透析,不能依賴單一的手法。其次,六四是唯一與初九的陽氣相應之爻,如果這是吉象,為什麼爻辭不言吉? 若然我們以「相應」斷吉凶,是喧賓奪主;其餘「承乘比應」、「當位」等手法亦然,既不能視之為易理(但可輔助我們解讀易理),也不能以此為推斷吉凶的準則(但可視為吉凶之佐證)。

朱熹對解讀「中行獨復」之易理的見解,甚令我佩服。他說雖然此爻「四處群陰之中」,但卻能既「與眾俱行」而又「獨能從善」。然而,此時孤掌難鳴,「未足以有為」,故爻辭不言吉。然而易理所當然之處,非吉凶所能論。故此爻乃「仁人者,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董仲舒語)

故問感情占得六四爻,我會追問占問者是抱著什麼心態跟女方建立關係的,是帶著要「追到手」的目的,還是欣賞對方?若是前者,如果追不到又如何?若是後者,為何問的是「能否追到手」,而非問較中庸的如「兩人的發展」、「情感的交流」等?

六二「休復,吉」,站長在《今解》解作「見賢思齊,有錯能改,吉」,我認為很值得參考。

易為君子謀,以上意見希望可供taronwong兄之友人參考,這樣的解卦方式亦有請各學友批判檢查。

問題如此設定是我建議他的。因為問題中,這樣“你”、“我”比較清晰。如果卜到2、3、4動爻的話,會沒那麼不清晰。

我說一下大概情況吧。男友人喜歡一個女生,在追的時候,中間殺出另一個男生。女的好像跟另一個男生在一起。男友人是想看他還有沒有機會跟那個女生在一起吧

極贊同leeyan0703兄的說法。

爻當在卦的脈絡下談,王弼所謂的「卦以藏時,爻以示變」。爻乃在特定時機之下的變,沒有卦之時,爻之變無以顯示。

taronwong的解法大致上就是缺了把復之時給帶進去。復卦之時大致如leeyan0703所言。

此事請當事者靜下心來,歸其本心之後很多問題就不見了。

感謝版主及leeyan兄的指教

未知兩位認為,“反省過去,見賢恩齊,中行獨復”,在這問題設定下,應否看為:卦辭的反省過去,是指男友人。而兩個爻辭是指所追的女生?

其實我意思不是指「問題設定」錯了,如你所言,這樣如此清晰直接的問法是有好處的;相反,即使一開始問題如我所建議的設定,我仍然會追問他的問題設定。因為我真正追問的,是他原有的想法,透過質疑及批判原有的想法,反思自己的偏執,反省自己的本心,並得以放下重新出發,我認為這才是復卦六四的要旨,也是此占問最大的得著。

相反,執著於能否追到,是否某爻某象反映出對方的什麼東西,能否讀出隱含在易經裏的什麼秘密;這才是真正的與易理背道而馳。

但我並非一個「義理派」的儒家易,只是我一向視問題為「Problems」,所求的當然是「Solutions」;我的經驗是易經面對「Questions」略顯無力,從易經裏尋求「Answers」尤如大海撈針,若非一無所得,便似是而非。

所以易經在此占已經非常準確了;尤其補充了現況後,女方似乎已經被另一男追走了。那麼這個「復」、「剝盡復以」、「窮上反下」、「中行獨復」、「休復」作為一個「Solutions」,還不夠準確而充份嗎?

 

董仲舒那句「仁人者,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是特別送給taronwong兄的男友人的,希望在兩性關係中,不是謀劃愛情,而能更珍惜因欣賞對方所建立的情誼;不是計較與情敵的比拼,而能接受緣份之無常無定無所則。

如果將二爻及四爻看為taronwong兄的友人及另一位男子呢?比復好先,二爻的位置比四爻的位置更好,離初爻也更近,所以為吉,而四爻也就只能「獨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