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19. 臨卦 (地澤臨)

Jack 在 2011, 四月 18 - 11:06 發表

  臨卦  地澤臨

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初九,咸臨,貞吉。九二,咸臨,吉,无不利。六三,甘臨,无攸利。既憂之,无咎。六四,至臨,无咎。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上六,敦臨,吉,无咎。

象曰:澤上有地,臨。君子以教思无窮,容保民无疆。(圖:小配)

臨即監察,視察,引申有管理、治理的意思,也有盛大的意思。。

帛本卦名作林,林與臨兩字可互為假借。《爾雅》:「林,君也。」君的動辭義即「統治」,因此「林,君也」也是監臨之義。

《歸藏》作「林禍」。聞一多認為,臨應作瀶,通霖、淋。「林禍」通霖禍、淋禍,就是水災的意思,意指八月秋天大水成災,即卦辭所說「至於八月有凶」。

就卦象來看,地下有澤水,水災之象。又兌為毀折,積水而毀折就是大水成災。下兌澤為大水,上坤土掩之,有治水之義。因此臨字或許原本就一語雙關,一方面指大水,一方面也指官員監督治水之事。

從卦氣來看,臨卦陽爻往上增長,陽氣開始進逼於陰氣往泰卦發展,至泰卦就是大來小往,君子主政之時。因此臨卦代表的是君子之道在增長,小人之道在消退的時候,也有長官親臨監督的意味。

《彖》傳說:「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剛浸而長講的就是陽氣逐漸增長。剛中而應意指臨卦主爻九二居中而與上五相應。

卦序上臨卦與觀卦是繼蠱卦之後相綜的一對對卦。蠱為家道中落腐敗,於是開始發奮圖強,力精圖治。臨卦是親自監督、治理,觀卦則是公布命令,召告天下。觀臨兩卦代表的正是兩種不同的治理典型。

臨卦的凶應雖說是在八月,但就義理來說,八月代表的是陽剛之氣消退而陰柔之氣增長的時候。八月有災是在警告,陽剛之氣無法持續,例如在組織之中,官長對事情的關注只是短暫性的,而無法持續性或是制度性的維持下去。

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

《彖》曰: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

《象》曰:澤上有地,臨。君子以教思无窮,容保民无疆。

大人來監察,匯聚了許多良好條件,利於貞定。到八月會有凶。

臨卦卦象為陽氣逐漸增長,內悅而外順,九二剛中與六五相應,因此元亨利貞。

雖然臨卦正是陽氣增長的時候,但到了八月,陽氣消退,陰氣增長,小人得位,君子失道,為人臣者殺害君王。《彖傳》說「消不久也」,這是在警惕,陽氣沒有一定增長的道理,應防微杜漸,在承平之世時就要有所戒備,才能長治久安。

八月有許多種解釋。一是周曆的八月,即遯卦。依鄭玄說法,臨卦在殷商時原本為一月,也是一年的開始,文王時因為商紂無道,所以就以該月做為國運興衰時的警戒。到周朝之後改正朔,以臨卦為二月,八月是遯卦。之所以在臨卦時說「至於八月有凶」,也是沿自文王之習,以該月開始自我警惕。二、觀卦。因為觀與臨相綜,卦氣上臨為剛長,而觀卦為剛消。三、否卦。從臨起算到否卦,總共歷經八個月(臨卦亦算在內)。四、復卦陽始生之後的八個月,也就是遯卦。以上說法以第二種最為通俗而易於理解,也就是八月為觀卦。然而第一種說法,以周朝的八月為「遯」卦最為高明而可取。

初九,咸臨,貞吉。

《象》曰:咸臨貞吉,志行正也。

感化式的治理,剛正而且地位正當。貞正則吉。

臨卦只有初、二兩個陽爻,兩個陽爻監臨四個陰爻,所以兩陽都為「咸臨」。陽為大,陰為小,初九與九二皆為大,監臨四陰之大人。初九剛正而當位,與四相應,所以貞吉。

九二,咸臨,吉,无不利。

《象》曰:咸臨吉无不利,未順命也。

嚴格的治理,吉無不利。

九二「咸臨」當作「鹹臨」,鹹為苦的意思,鹹臨即「苦臨」,嚴苛的監臨、治理。九二上為四陰所乘,又是剛長近逼四陰的陽爻(象官長),處兌銳之中,因此有嚴苛之象。相較於初九的感化治理,六三的輕鬆放任治理,九二最近四陰而能嚴格治理,處中而多譽之位,因此吉無不利。

傳統解釋認為,九二與初九同樣為有感之臨,認為九二是具有中庸之德的一爻,又與六五相應,因此說「吉,無不利」。依陳鼓應說法,此咸臨與初九當有別,為嚴格的監臨、管理。「咸臨」假借為「鹹臨」,鹹為苦的意思,與六三「甘臨」相對,就如節卦「苦節」與「甘節」相對。高亨以為九二咸臨當作「威臨」,義理亦通。

六三,甘臨,无攸利。既憂之,无咎。

《象》曰:甘臨,位不當也,既憂之,咎不長也。

輕鬆的監臨,沒什麼利益。既然知道要憂慮,就能免於罪咎。

六三失位乘陽而無應,處下兌口之位,兌為說為悅,以好話取悅人之象。此為鄉愿式的監臨,無實質功效。兌為無利之象,故曰無攸利。不過若能夠知道憂慮,那麼還可免於罪咎。反之,如果不知憂慮,就有罪咎。三為多憂之位,所以說「既憂之」。六三爻動全卦成泰,因此憂而動之則無咎。

甘,原指味美,這裡指輕鬆、隨便。甘又可引申做取悅、討好的意思。

无攸利,無所利,無遠利。攸為所,或為遠。

六四,至臨,无咎。

《象》曰:至臨无咎,位當也。

親臨現場的治理,沒有罪咎。

至,解釋為「到」。《說文》:「至,鳥飛从高下至地也。」至為來到地面,六四處互體震之上,又為坤地之始,至地之象。又六四是最接近群眾者,因坤為地為眾,因此為親臨之象。至還可解釋為「極至」,引申為善。

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

《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

睿智的治理,君王德政,吉。此言君王行事合宜而有睿智。

六五為君位,柔順中正,又與九二相應,是能夠接納諫言與容納賢才之君王。大君泛指國君,周天子或諸侯國國君。

上六,敦臨,吉,无咎。

《象》曰:敦臨之吉,志在內也。

敦厚的治理,吉,沒有罪咎。

坤土為敦厚之象,特別是上爻。如復卦六五曰「敦復」,艮卦上爻曰「敦艮」(上九變成坤)。

回應

力精圖治,應作「勵精圖治」。

妨微杜漸,應作「防微杜漸」。

os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