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易經543】談「半象」--易學史上的一場鬧劇

Jack 在 2018, 三月 26 - 22:09 發表

半象可以說是易學史上的一場鬧劇。

所謂的「半象」,就是一半的卦象。更精確的說,完整八卦卦象有三畫陰陽,但它只有兩畫陰陽。

依照一般易學家說法,「半象」首見於虞翻的注解,但其實虞翻沒有「半象」這樣的用語。「半象」一辭是清朝之後易學家在說明虞翻「半見」之象而發明的。而且「半見」之象虞翻很少用,總計只有四例:

  •  需卦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注:「大壯震為言,兌為口。四之五,震象半見,故小有言。」
  •  訟初六「不永所事,小有言,終吉」注:「小有言,謂初四易位成震,言三食舊德,震象半見,故小有言。」
  •  小畜「密雲不雨,尚往也」注:「需坎升天為雲,墜地稱雨。上變為陽,坎象半見。故密雲不雨,上往也。」
  • 《說卦》「兌為澤」注:「坎水半見,故為澤。」

虞翻所謂的「半見」到底是什麼意思?

傳統以來易學家的解讀似乎有些誤解,特別是把它誤叫作「半象」之後。例如于省吾《易經新證》說:「凡不足三畫而取象於二畫者謂之半象。」清焦循《易圖略》,當代高懷民《兩漢易學史》亦持此論。

依此推論,「震象半見」意指震的卦象只出現一半,震的卦象一半是怎樣呢?就是少了一爻,例如像這樣 ,或者也可能是這樣 。「坎象半現」呢?就是坎的卦象出現一半,坎的半象長怎樣?可能和震半象一樣是,但或許是

以二畫陰陽來做為三畫卦的半象,其混亂不經不言而喻,焦循在《易圖略》的〈論半象〉中列舉甚詳。再者,《周易》每一卦明明都有完整的八卦卦象在裡面,除上下二體還有互體,在實際占筮上還會有爻變產生的八卦。放著那麼多完整的八卦卦象不看,然後只摘取一部份,硬是讓它變成殘缺不全的卦象,變殘缺之後再自行腦補把它補齊卦象,不知這算不算是腦殘。

但這真的是虞翻的意思嗎?

細究之,虞翻意思顯然不是如此。如需卦注,全文意思說得很清楚,需卦是從大壯卦變而來,大壯卦的九四跑到五位(四之五)之後變成了需卦。大壯卦上卦原本是震,後來變成了坎,這是所謂的「震象半見」。因為你看到的坎,在卦變之前本來是震。

訟卦注講的同樣是卦變,「初四易位成震」意指訟卦初六與九四交換,變成中孚,變中孚之後互體有震。因為虞翻認為中孚卦是訟卦卦變而來,中孚卦注說:「訟四之初也。坎孚象在中,謂二也,故稱中孚。」訟卦注的所謂「震象半見」指的是訟卦互體的離在訟卦變成中孚之後就會變成震,而中孚卦說的「坎孚象在中」則反向來看「震象半見」,依虞翻意,「坎孚象在中」也可說是「坎象半見」。

小畜卦注「坎象半見」講的則是爻變,意指需卦上爻陰變陽之後上體變成巽卦,原本的需卦上的坎卦於是只有半見。

四個例子中,只有「兌為澤」的註解或許可以用傳統易學家的方式來解釋。

雖然虞翻所論「半象」不多,但從以上例子可清楚看出,以二畫為三畫之半象純萃是望文生義之下的誤解,這種誤解來自於對虞翻卦變和爻變方法學的陌生與不了解。所謂的「半象」都是就著「卦變」或「爻變」之歷程而言,而不是隨意挑兩爻,例如上陰下陽,然後說這是坎的半象或離的半象或震的半象。而且他其實是說「某象半見」,並沒說「半象」。其用語比較像是一般性的行文用語,而不是專門述語。「半象」一辭可說是一個誤解再加上過度詮釋之後的產物。

虞翻這種「半見」之象到清代之後突然之間被易學家所挖掘出來加以採用,最有名的就是惠棟的《周易述》,惠棟將這種「半見」之象稱為「半象」,但所用註例並不多,而且還嚴守虞翻的半象,例如他會引用《說卦傳》兌為澤注「坎水半見,故為澤」而將兌取作坎的半象,或者可能就著虞翻的卦變脈絡來講半象。

到了清末民初的尚秉和,大肆鼓吹「半象」之存在,于省吾《易經新證》也努力大敲邊鼓,並佐之以甲金文來證明。但尚秉和的「半象」與虞翻義完全不一樣,而是他自己望文生義的半象。其次是,他還取材《焦氏易林》。最可笑的是,他一方面大肆抨擊虞翻卦變、爻變的荒謬不經,二方面又曲解虞翻的「半見」之象為一半之象,然後完全不知道虞翻的「半見」之象絕大多數是就著卦變和爻變而談的,從他說的「虞翻用半象,謂三四震象半見」(按:這是需卦注,但尚氏所引有誤。)、「兌為半震」(按:虞翻無此例),也可確認他根本就不了解虞翻「半見」之義還有卦變的方法學,更不知他所重視的「半象」必需是以這些他所否認的方法學為基礎。這種象的誤解與亂用,只能用鬧劇來形容。

于省吾畢竟不是易學的專家,在易學上,他對於卦象方面的見解經常是隨著尚秉和而起舞的。他犯的錯誤實在不勝枚舉。例如,他以甲骨文和金文來證明覆象的存在,完全引喻失義。[可參考為什麼上古不會有反對卦(又稱覆卦、綜卦)?]像是虞翻「半象」,他也同樣完全誤解虞翻義,然後用甲骨文和金文的論證來證明「半象」這個完全不存在的東西,至於以李鼎祚直接以陰陽來取象為證,同樣是引喻失義。再如,《易經新證》他多處引世傳輯本《歸藏》卦名,以現今出土資料來比對都證實為誤。如夜卦,理應是蠱卦,于考證認為是豫卦。引馬徒為隨卦,但《歸藏》的規卦才是隨,馬徒應該不是卦名。而當屬隨卦的規卦于考證說是夬卦。于以分為賁卦,但後來的出土資料證明朱太史以分為豫是較正確的。欽應當是咸卦,于考證否認朱太史,說是坎。犖李過已說是坎,于考證說是姤。像這些《歸藏》卦名,當代的出土資料證明了古人考證遠比于省吾還要精準正確很多。由此也可見,隔行如隔山,專家「跨領域」其實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至於「半見」之象到底存不存在,這個問題歸本溯源,還是要看《周易》是否有爻變和卦變的卦象?爻變在春秋筮例及《象傳》中都可找到例證,而且這是成卦之後眼睛可見的卦象,因此爻變卦象的存在是成立的。至於卦變,則請參考卦變研究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