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說卦傳全文註解(下)

Jack 在 2018, 二月 8 - 22:13 發表

 

相關文章(如何學八卦系列):


說卦傳全文註解(下)

乾為天,為圜,為君,為父,為玉,為金,為寒,為冰,為大赤,為良馬,為老馬,為瘠馬,為駮馬,為木果。

【釋義】這一段開始稱雜占類,詳述每一卦更多的卦象。朱熹將此段以後的八卦類象,全部歸為第十一章。荀爽《九家易》此下有「為龍,為直,為衣,為言」。

【字義】

:音義同圓。天圓地方。天體運行循著圓形的軌道。

為君為父:取其尊貴而為人倫之首。

為玉為金:乾為剛健、剛硬之物,又有尊貴之義,因此為玉為金。金玉是剛硬而又尊貴之物。程迥:「為玉,德粹也。為金,堅剛也。」

為寒為冰:乾在西北,西北為寒冰之地。於時節為戌亥之間,亦為寒冰之季。孔穎達:「取其西北冰寒之地。」崔憬:「乾主立冬已後,冬至已前,故為寒,為冰也。」

為大赤:乾為君,取純色。陳夢雷:「大赤取其純色。坎一陽在中為赤,乾純陽,故赤曰大,別於坎也。」

為良馬,為老馬:乾為元,元者善之長也,因此於馬取為良馬。乾坤對應於六子,則乾坤除可取象為父母,亦可取象為老者。老人為乾,老婦為坤。於馬亦然。孔穎達:「為良馬,取其行健之善也。為老馬,取其行健之久也。」

為瘠馬:乾為剛硬之物,於人體可取象骨,瘠馬骨感乾瘦,因此於馬為瘠馬。《釋文》:「王廙曰:健之甚者為多骨也。京荀作柴,曰:多筋幹也。」孔穎達:「瘠馬,骨多也。」崔憬:「骨為陽,肉為陰。乾純陽爻,骨多,故為瘠馬也。」

駮馬:駮音博,長得像馬的一種猛獸,能夠吃虎豹。世傳本作「駁馬」,誤。「《說文》:「駁,馬色不純。」雜色的馬為駁馬,此與乾卦卦義不合。《周易集解》作「駮」。《爾雅‧釋獸》:「駮如馬,倨牙,食虎豹。」《說文》馬部:「駮,獸,如馬,倨牙,食虎豹。从馬交聲。」孔穎達:「言此馬有牙如倨,能食虎豹。《爾雅》云:『倨牙,食虎豹。』此之謂也。王廙云:『駁馬能食虎豹,取其至健也。』」《山海經.西山經》:「中曲之山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曰駮,是食虎豹。」

木果:兩種可能的解釋。一是樹木結的果實,有別於草本植物如瓜果一類。二是木質化的果實,外表堅硬者。亦可能兩個條件都相符者稱木果。傳統註解皆取第一義。孔穎達:「為木果,取其果實著木,有似星之著天也。」陳夢雷:「圓而在上,以實承實,故為木果。異於艮之果蓏,剛下有柔也。」後有「艮為果蓏」。木果與果蓏的差別,木果是樹木上結的果,如桃、梅、李、蘋果,酪梨、柿子…。果蓏是地上草本或藤蔓植物結的果,如瓜果、茄類、莓類。

坤為地,為母,為布,為釜,為吝嗇,為均,為子母牛,為大輿,為文,為眾,為柄,其於地也為黑。

【釋義】荀爽《九家易》有「為牝,為迷,為方,為囊,為裳,為黃,為帛,為漿」。

【字義】

坤為地,為母:坤為地,地大廣生,有如母親,孕育萬物。陳夢雷:「物資以生故為母。」

為布:天圓地方,坤三爻皆陰,為最柔軟之物。軟而方者,故為布。《九家易》有「為帛」,帛通布。陳夢雷:「動闢而廣,旁有邊幅而中寬平,故為布。又地南北經而東西緯,亦布象也。」

為釜:釜為盛行於漢代的一種炊器,取其化生之義。

為吝嗇:對於財物只進不出,為吝嗇。《釋文》:「吝,京作遴。」孔穎達:「取其地生物不轉移也。」

為均:均為平均而周遍。大地均平而周普,故取均象。《說文》:「均,平徧也。」段玉裁:「平徧者平而帀也,言無所不平也。」孔穎達:「取其地道平均也。」崔憬:「取地生萬物,不擇善惡,故為均也。」陳夢雷:「均者闢之敷,其勢均平而无偏陂,其德則生萬物而无私均也。」

為子母牛:為子母牛者,取其繁植生育之義。《九家易》有「為牝」,坤卦卦辭「利牝馬之貞」。牝為畜母,即繁殖小畜的雌性種畜。《九家易》:「土能生育,牛亦含養,故為子母牛也。」孔穎達:「取其多蕃育而順之也。」

為大輿:輿原指車體。大輿,為大車,大輿載物眾多,象坤地厚德載物。坤卦古作「 」,形近於輿。孔穎達:「取其能載萬物也。」輿也有眾多義,因此後面說「為眾」。證諸經文,《周易》有以坤為輿者,如剝卦上九「君子得輿」,師六三「師或輿尸」,六五「弟子輿尸」都有坤象。但除此之外,多數與乾或離卦象較相關,如小畜九三「輿說輹」,大畜九二「輿說輹」、九三「閑輿衛」,大壯九四「壯於大輿之輹」,睽六三「見輿曳」。傳統易學家經常將輿與車混為一談。但若分而言之,輿與車仍是有別。《說文》:「輿,車輿也。」段玉裁注:「輿爲人所居,可獨得車名也。」「車,輿輪之總名。」輿是車體,強調的是車的承載功能。車則是較強調車輪,為車的行動力。因此取象上車與輿也略有不同。春秋占例取象以震為車,如《左傳》閔公元年畢萬筮仕於晉,遇屯之比。辛廖占之,以震為車。《國語‧晉語四》重耳親筮得晉國遇貞屯悔豫,司空季子占之,也是以震為車。但《周易》經文車象多數與離卦有關。例如大有九二「大車以載」,賁初九「舍車而徒」,睽上九「載鬼一車」,困九四「困於金車」。

為文:坤為順,《說文》:「順,理也。」段注:「理者治玉也,玉得其治之方謂之理。凡物得其治之方皆謂之理。理之而後天理見焉,條理形焉,非謂空中有理,非謂性卽理也。順者理也,順之所以理之。」坤漢代卦名作川或巛,表現的乃地勢之紋理。因此坤之為順,乃是順理而行,理者紋理也。《九家易》:「萬物相雜,故為文也。」孔穎達:「為文,取其萬物之色雜也。」

為眾:古坤卦名又作 ,形近輿。坤為輿,輿為眾。虞翻:「物三稱群,陰為民,三陰相隨,故為眾也。」陳夢雷:「偶畫多,故為眾。」

為柄:柄原意為斧的柄,古文作「枋」,坤地為方,可借為枋。《說文》:「柄,柯也。」段注:「柄之本義專謂斧柯,引伸為凡柄之偁。《周禮》、《禮經》作枋。」孔穎達:「取其生物之本也。」崔憬:「萬物依之為本,故為柄。」陳夢雷:「有形可執持,成物之權,故為柄。又在下而承物於上。凡執持之物,其本著地者,柄也。」

其於地也為黑:孔穎達:「取其極陰之色也。」然而經文中坤比較是取黃色,例如坤卦六五「黃裳元吉」,上六「龍戰於野,其血玄黃」,《坤文言傳》註:「玄黃者,天地之雜也,天玄而地黃。」此皆以坤地為黃色。又《九家易》有「為黃」。此外,經文中有「黃」字者,以離之中爻最多,如噬嗑六五「得黃金」,離六二「黃離」,鼎六五「鼎黃耳金鉉」。然而離卦在《說卦傳》中未取色,若依後天八卦圖以離為南方,那麼應該離為赤。《說卦傳》又以坎為赤,乾為大赤。若依《文言傳》「天玄地黃」,又以乾天為黑色。若依後天八卦圖,乾屬金應該是白色。由此可見,《說卦傳》在卦象的取材上應該雜揉當時許多不同的占筮法,因此經常有取象混亂而矛盾者,而且難與經文互證,特別是在顏色的取象上。總而言之,坤卦在《周易》取黃色還是比較合理的,而黃又有中色之義,所以經文中絕大多數都落於二或五的中爻之位。離卦得坤之中爻,因此取黃色之象亦有其道理。

震為雷,為龍,為玄黃,為旉,為大塗,為長子,為決躁,為蒼筤竹,為萑葦。其於馬也,為善鳴,為馵足,為作足,為的顙。其於稼也,為反生。其究為健,為蕃鮮。

【釋義】荀爽《九家易》有「為玉,為鵠,為鼓」。

【字義】

為龍:證諸經文,《周易》以龍取象者都在乾卦。乾初九「潛龍勿用」,九二「見龍在田」,九五「飛龍在天」,上九「亢龍有悔」,用九「見群龍無首」,各爻都與震卦無關。事實上龍的取象很可能是《周易》爻象數字占的殘存,而這種占法在陰陽觀念進入《周易》之後逐漸消失。清華簡《筮法》以九為大獸、為它,它即蛇。龍是爬蟲中的大獸,即《說文》「鱗蟲之長」。帛書《易之義》:「鍵也者,八卦之長也。九也者,六肴之大也。 為九之狀,浮首兆下,蛇身僂曲,亓為龍類也。夫龍,下居而上達者…在下為橬,在上為炕。」此顯然以「九」為龍象,而且與清華簡《筮法》取象一致。當求得的卦六個數都是陽數時,就是乾卦。若是五個七一個九,而九落在初爻,九這條龍就在初爻地下的位置,所以名潛龍。九在二,地上的位置,就是見龍在田,九在五,天下的位置,就是飛龍在天。在上,天上的位置,就是亢龍有悔。「為龍」《周易集解》引作「為駹」註曰:「駹,蒼色。震,東方。故為駹。舊讀作龍。上已為龍,非也。」駹音忙,為青色的馬,另一說為面全白的馬。《爾雅‧釋畜》:「面顙皆白惟駹。」《說文》:「馬面顙皆白也。从馬尨聲。」《釋文》:「虞干作駹。虞云倉色,干云雜色。」

為玄黃:取震為天地之雜。「玄黃」依字面義來推理與調色,比較像是褐色,但傳統解釋似乎為了配合後天八卦圖震為東方,東方為蒼色,因此強將玄黃解釋為蒼色。《坤文言傳》:「玄黃者,天地之雜也,天玄而地黃。」虞翻:「天玄地黃,震天地之雜,故為玄黃。」孔穎達:「取其相雜而成蒼色也。」陳夢雷:「乾坤始交生震,故兼天地之色。得乾初畫為玄,得坤中畫上畫為黃,雜而成蒼色也。」

為旉:旉,音義同敷,散布,形容花木生長而繁盛之狀。《說文》:「旉,布也。」孔穎達:「取其春時氣至,草木皆吐,旉布而生也。」陳夢雷:「陽氣始施為旉。又花蔕下連而上分為花也。」《釋文》:「王肅:音孚。干云:花之通名鋪。為花貌謂之 。本又作尃,如字,虞同。姚云:專一也。」來知德認為旉為車之誤:「旉當作車字。震,動也,車,動物也,此震之性,當作車也。上空虛,一陽橫于下,有舟車之象,故剝卦君子得輿,小人剝廬。陽生于下,則為震矣,有得輿之象。此震之象,當作車也。且從大塗,從作足馬則車誤作旉也明矣。」按:震的確可取象為車,《左傳》與《國語》春秋筮例即取震為車象。但因此就說旉是車之誤,於理無據。又車和輿不管是字義及卦象都有別,不可混僥。來知德所舉剝卦上九之例,將車與輿混為一談之外,取象過於牽強附會,該例顯然是以坤為輿。

為大塗:大塗即大馬路,大道。《說文》:「塗,泥也。」《爾雅·釋詁》:「路旅,塗也。」塗當取旅途之義為佳。塗音義也同途,道途的意思。大塗,即大道。塗也有塗敷之義,與前言「為旉」義近。鄭玄:「國中三道曰塗,震上值房心,塗而大者,取房有三塗焉。」孔穎達:「取其萬物之所生出也。」崔憬:「萬物所出在春,故為大塗。取其通生性也。」陳夢雷:「一奇動於內,二偶開通。前无壅塞,萬物畢出,故為大塗也。」

為決躁:突然疾奔的樣子。後言「為作足」,作足為提腳而行。《莊子‧齊物論》:「毛嬙麗姬,人之所美也;魚見之深入,鳥見之高飛,麋鹿見之決驟。」郭慶藩:「決驟即決趮也。」趮通躁。段玉裁:「《說文》作趮,疾也。今俗別作躁,非是。」決驟即決躁,形容糜鹿受到驚嚇而突然蹬腳疾奔的樣子。巽卦有「其究為躁卦」,躁通懆,《說文》:「懆,愁不安也。」巽其究為懆取其進退不果之義。震為決躁則取其足疾而動之義,兩個躁字意義大不相同。孔穎達:「取其剛動也。」

為蒼筤竹:青翠的竹子。筤,音郎。《說文》:「籃也。」《九家易》:「蒼筤,青也。震陽在下,根長堅剛,陰交在中,使外蒼筤也。」孔穎達:「竹初生之時色蒼筤,取其春生之美也。」陳夢雷:「蒼,深青色。筤,竹之美者,竹之筠也。」

為萑葦:萑,音環或丸,荻也,蘆葦類的植物。萑葦,蘆葦、蘆荻一類的植物。《九家易》:「萑葦,蒹葭也。根莖叢生,蔓衍相連,有似雷行也。」孔穎達:「萑葦,竹之類也。」陳夢雷:「萑,荻。葦,蘆。竹與蘆葦,皆下本實而上虛也。」

其於馬也為善鳴:震卦「震驚百里」,雷為自然界中鳴聲最大者,故於馬為善鳴。於人及其他動物亦可取鳴象。孔穎達:「取其象雷聲之遠聞也。」

為馵足:馵,音注,馬的左後腳為白色者。《說文》:「馬後左足白也。」孔穎達:「馬後足白為馵,取其動而見也。」《釋文》:「馵,京作朱,荀同。陽在下。」

為作足:作足,提腳而行。意思近似於「決躁」。《說文》:「作,起也。」孔穎達:「取其動而行健也。」

為的顙:白色的額頭。《爾雅‧釋獸》:「馰顙,白顛。」《說文》馬部引作「為馰顙」:「馬白頟也,从馬的,省聲。一曰駿也。易曰:為馰顙。」日部引作「為旳顙」:「旳,明也,从日勺聲。《易》曰:為旳顙。」段玉裁:「旳者白之明也,故俗字作的。…引《易》馬馰顙,疑馰後出非古。」孔穎達:「白額為的顙,亦取動而見也。」

其於稼也為反生:稼為稻禾一類作物的穗和果實,或可泛指農作物。反生為出現生機。《說文》:「禾之秀實爲稼,莖節爲禾。从禾家聲。一曰稼,家事也。一曰在野曰稼。」反音義同返。反生,重生,孔穎達取始生之義:「取其始生戴甲而出也。」蔡清:「凡稼之始生,皆為反生。」震為東方之卦,於時節象徵春天,有萬物滋生之義。鄭玄:「生而反出也。」《釋文》:「麻豆之屬,反生戴莩甲而出也。虞作阪,云:陵坂也。陸云:阪當為反。」

其究為健:震為動,又為長子。動極而同乾德,為強健。孔穎達:「究,極也。極於震動,則為健也。」陳夢雷:「陽長必終於乾,故究為健。」

為蕃鮮:蕃,音煩,茂盛,形容繁殖繁盛。《說文》:「蕃,艸茂也。」鮮,為生,或明。鮮明、新鮮,形容草木初生而清新美麗的樣子。孔穎達:「鮮,明也。取其春時草木蕃育而鮮明。」項安世:「震為旉為蕃鮮,草木之始也。艮為果蓏、草木之終也。」

巽為木,為風,為長女,為繩直,為工,為白,為長,為高,為進退,為不果,為臭。其於人也,為寡髮,為廣顙,為多白眼,為近利市三倍。其究為躁卦。

【釋義】荀爽《九家易》有「為楊,為鸛」。

【字義】

巽為木:這是《彖傳》和《象傳》中最常取的卦象。同時,木遇水則是舟楫,而有行舟之義,如中孚卦,上巽木,下兌澤,《彖傳》:「利涉大川,乘木舟虛也。」宋衷:「陽動陰靜,二陽動於上,一陰安靜於下,有似於木也。」孔穎達:「巽為木,木可以輮曲直,即巽順之謂也。」來知德:「巽,入也。物之善入者莫如木,故無土不穿。」陳夢雷:「木,幹陽而根陰。又物之善入者莫如木也。」依後天八卦圖,震和巽都屬木。但《說卦傳》中巽與震之木似有差別。巽之木似較強調其功用,而震之木較強調其生命力,故所取萑葦、蒼莨竹,其於稼也為反生、為蕃鮮,都有此義。取象也都是草生及竹、葦類。

為風:巽為陰氣動於乾天之下,即風。孔穎達:「取其陽在上搖木也。」陳夢雷:「氣之善入者莫如風也。」經文中雖然不取風象,但《大象》中常取風之象,《彖傳》恒卦則說「雷風相與」,亦取風象。

為繩直:繩為《周易》中較常用的卦象之一,經文中多用「繫」字,因繩可繫物。如否九五「繫於苞桑」互體有巽,无妄六三「或繫之牛」,爻動之後下體成離為牛,互體為巽,為繫牛之象。姤初六「繫于金柅」,下體為巽,互體乾為金。孔穎達:「取其號令齊物,如繩之直木也。」項安世:「繩直其齊,白其潔也。」陳夢雷:「繩,糾木之曲而取直者。工,引繩之直而制木者。巽德之制,故為繩直,為工也。」

為工:荀爽:「以繩木,故為工。」虞翻:「為近利市三倍,故為工。」孔穎達:「亦正取繩直之類。」

為白:大過卦初六「藉用白茅」。孔穎達:「取其風吹去塵,故絜白也。」

為長為高:樹木之生長,又長又高。孔穎達:「為長,取其風行之遠也。為高,取其木生而上也。」陳夢雷:「木下入而上升,故為長,為高。又長者風之行,高者木之性也。」

為進退:進退即不果決的樣子。巽初六「進退,利武人之貞」。荀爽:「風行无常,故進退。」孔穎達:「取其風之性前卻,其物進退之義也。」

為不果:果為果決,不果為膽怯而不決,亦有進退之義。孔穎達:「取其風性前卻,不能果敢決斷,亦皆進退之義也。」

為臭:臭音秀,氣味,包含了香氣與臭氣,取巽為風而傳送氣味之象。臭字從自從犬,自即古鼻字。臭原意為狗以鼻子嗅出走獸的蹤跡,引申為氣味。《說文》:「禽走臭而知其迹者,犬也。」段玉裁:「走臭猶言逐氣,犬能行路蹤迹前犬之所至,於其气知之也,故其字从犬自。自者鼻也。引伸叚借爲凡气息芳臭之偁。」虞翻:「臭,氣也。風至知氣,巽二入艮鼻,故為臭。《繫》曰:其臭如蘭。」孔穎達:「王肅作為香臭也。取其風所發也,又取下風之遠聞。」來知德:「姤卦包魚不利賓者,以臭故也。」

其於人也為寡髮:頭髮稀疏。孔穎達:「寡,少也。風落樹之華葉,則在樹者稀疏,如人之少髮,亦類於此,故為寡髮也。」「寡髮」虞翻作「宣髮」,頭髮斑白的意思:「為白,故宣髮。馬君以宣為寡髮,非也。」宣可解釋為散布或散亂。風以散之,所以髮亂。虞翻以「為白」釋之。《釋文》:「本又作宣,黑白雜為宣髮。」

為廣顙:額頭很寬,或可指禿頭。巽為寡髮,所以額頭特別寬。孔穎達:「額闊為廣顙,髮寡少之義,故為廣顙也。」《釋文》:「鄭作黃。」

為多白眼:孔穎達:「取其躁人之眼,其色多白也。」

為近利市三倍:巽古字義為算具,帛書卦名作「筭」,即算具,或計算。精於計算者為商賈,故市利豐厚。孔穎達讀作「為近利,市三倍」,意指兩個象。一是能有近利,二是能得三倍之市利三倍。此解更佳:「為近利,取其躁人之情,多近於利也。市三倍,取其木生蕃盛,於市則三倍之宜利也。」經文中巽有取「富」象者,符合「近市利三倍」。如小畜上卦為巽,九五「富以其鄰」。家人上卦為巽,六四說「富家」。反之,和巽陰陽相反的震卦則是不富,所以泰六四和謙六五都說「不富以其鄰」,這兩爻都處互體震卦上。无妄六二《象》曰「不耕穫,未富也」。

其究為躁卦:「震為決躁」,巽又說「其究為躁卦」,兩者卦象似有重疊,於義不符。傳統皆以急躁解「為躁卦」,而震又為「決躁」,意思也大致如此解。如孔穎達:「究,極也。取其風之勢極於躁急也。」朱震則以爻變來解釋:「其究為躁卦者,巽三變成震。」另外坎卦也有「為亟心」,為心急的意思,和傳統的「為躁卦」解釋也是語義重覆。震的「決躁」當作「決趮」,即《莊子‧齊物論》的「決驟」,突然蹬腳而跑的意思。巽之躁有二義,一是擾,二是通懆。《說文》:「懆,愁不安也。」巽為進退,為不果,進退不果而至極,則人內心擾動而煩躁,進而憂愁而不安。

坎為水,為溝瀆,為隱伏,為矯輮,為弓輪。其於人也,為加憂,為心病,為耳痛,為血卦,為赤。其於馬也,為美脊,為亟心,為下首,為薄蹄,為曳。其於輿也,為多眚,為通,為月,為盜。其於木也,為堅多心。

【釋義】荀爽《九家易》有「為宮,為律,為可,為棟,為叢棘,為狐,為蒺藜,為桎梏」。

【字義】

坎為水:坎的卦象像古篆字的水字。這也是《彖傳》及《象傳》中最常取的卦象。但有時候又會以雨、泉、雲等水的不同變形來取象。經文中「利涉大川」、「不利涉大川」的「大川」主要有兩種取象,一是以坎為大川,此大川可涉則利涉大川,不可涉則不利涉大川。另會以「行舟」之象為利涉大川。行舟即指巽象。孔穎達:「取其北方之行也。」

為溝瀆:坎為古代之祭祀坑,即坑洞之象,凡坑洞、低谷之形者、可陷人者皆可取坎象。溝瀆取其坑坎之形而可為水行。《說文》:「瀆,溝也。」段玉裁注:「按瀆之言竇也。凡水所行之孔曰瀆。小大皆得稱瀆。」虞翻:「以陽闢坤,水性流通,故為溝瀆也。」孔穎達:「取其水行,无所不通也。」

為隱伏:在溝瀆中,即隱伏,偷偷摸摸的樣子。虞翻:「陽藏坤中,故為隱伏也。」孔穎達:「取其水藏地中也。」《雜卦傳》以巽為伏,兩者卦象似有些重覆,分而言之實有不同。坎之隱伏偷盜義較重,所以後言「為盜」,巽之伏較偏向於謙虛、低調之義。需卦六四「需于血,出自穴」,需於血即等待於溝瀆。洫,即溝瀆。上六「入于穴」,這兩爻取的象就是上卦坎為隱伏。

為矯輮:矯為矯正。輮為車輪邊的緊固結構物。巽為工,為繩直,因此有矯輮之義。《說文》:「輮,車軔也。」依段玉裁注,應當作「車网」,即「車輞」,古代在車輪邊纏繞緊固,看起來像網狀,故曰車輞,或稱「牙」或「枒」。孔穎達:「取其使曲者直為矯,使直者曲為輮。水流曲直,故為矯輮也。」《釋文》:「矯一本作撟,同。」「輮:馬鄭陸王肅本作此。宋衷王廙作揉。宋云:使曲者直,直者曲為揉。京作柔,荀作橈。」

為弓輪:虞翻:「可矯輮,故為弓輪。」孔穎達:「弓者,激矢。取如水激射也。輪者,運行如水行也。」《釋文》:「姚作倫。」

其於人也為加憂:坎為險,面對危險則人憂心不已,因此為加憂。坎卦古卦名為勞,勞字古文或從心,或從力,或從衣。《說文》:「劇也。从力,熒省。熒,火燒冂,用力者勞。」勞為用力很多的意思。但從古文來看,用心、用力過甚都是勞。因此坎之勞,包括了勞心與勞力。勞心即加憂。孔穎達:「取其憂險難也。」

為心病:心病有兩種不同的解釋。一是憂心,即前述「加憂」,但此解於文義或取象有所重覆。孔穎達:「憂其險難。故心病也。」二是疑心病。虞翻註解《易經》以坎為疑。證諸經文,豫九四「勿疑,朋盍簪」。 

為耳痛:坎為耳,又為憂勞。孔穎達:「坎為勞卦也,又北方主聽,聽勞則耳痛也。」李光地:「坎以習險取勞義,故加憂、心病、耳痛者,人之勞也。」

為血卦:地理上的流水,於人體則以血擬之。坎為赤,為水,於人體即血。孔穎達:「取其人之有血,猶地有水也。」血亦可假借為恤、洫。恤即憂心,洫即溝瀆。

為赤:清華簡《筮法》八卦方位圖以勞卦(坎)為北,其色為赤。孔穎達:「亦取血之色。」陳夢雷:「得乾中畫之陽,故為赤而不大也。」《說卦傳》又以乾為大赤。赤與大赤如何區別?竊疑,坎為赤當為朱,乾為大赤即赤。赤是純色,朱是赤色混雜了黃色。因此古代以朱為諸侯之色,赤為天子之色。坎卦九二「朱紱方來」,九五「困于赤紱」,朱赤不同可見。《乾鑿度》:「天子三公九卿朱紱,諸侯赤紱。」「朱紱方來」的朱即取坎象。「困于赤紱」赤取的是乾象。因困卦為否卦卦變而來,否上九至二之後,下坤變為坎即「朱紱方來」,上卦乾變為兌即「困于赤紱」。

其於馬也為美脊:坎卦為一陽在中間,於人體可象徵骨幹,於卦象像背瘠。宋衷:「陽在中央,馬脊之象也。」孔穎達:「取其陽在中也。」

為亟心:亟,音企,敏急。亟心,心急。孔穎達:「亟,急也。取其中堅內動也。」崔憬:「取其內陽剛動,故為亟心也。」依荀爽,應作「極心」,衷心也。《釋文》:「荀作極,云:中也。」

為下首:低頭。荀爽:「水之流,首卑下也。」孔穎達:「取其水流向下也。」

為薄蹄:坎為勞,為薄蹄、為曳,取其疲勞之義。孔穎達:「取其水流迫地而行也。」

為曳:曳為牽引、拖曳。孔穎達:「取其水磨地而行也。」李光地:「亟心、下首、薄蹄、曳者,馬之勞也。多眚者,車之勞也。凡馬勞極,則心亟而屢下其首,蹄薄而足曳,皆歷險之甚所致也。」睽六三「見輿曳」,既濟初九及未濟九二「曳其輪」,卦象都是離遇坎,似乎以離為車輿而坎為曳。

其於輿也為多眚:坎為險,為溝瀆,為勞,車輿行之則易敗壞,多災眚。眚,音同省縣的省,原義為眼疾,引申為人禍。虞翻:「眚,敗也。坤為大車,坎折坤體,故為車多眚也。」孔穎達:「取其表裏有陰,力弱不能重載,常憂災眚也。」不只對於車輿,坎本身即為多眚之卦。師六三「師或輿尸」虞翻注:「坤為尸,坎為車多眚。」

為通:坎為水,水流通四方。孔穎達:「取其行有孔穴也。」

為月:漢易以離為日,坎為月。孔穎達:「取其月是水之精也。」證諸經文,難與坎象連結。《周易》有四處「月」字:小畜上九、歸妹六五,中孚六四都有「月幾望」,臨卦卦辭有「至于八月有凶」。

為盜:坎為溝瀆為隱伏,乃偷盜之狀。孔穎達:「取水行潛竊如盜賊也。」陳夢雷:「盜者隱伏而險。」經文中的盜象可從「寇」字來印證。屯六二與九五坎中相應,曰「匪寇婚媾」,虞翻注:「寇謂五。坎為寇盜,應在坎,故匪寇。」需卦九三緊臨外坎,曰「致寇至」,崔憬注:「三逼於坎,坎為險盜,故致寇至。」賁六四在互體坎上,曰「匪寇婚媾」,解卦六三「負且乘,致寇至」。漸九三在互體坎中曰「利禦寇」。

其於木也為堅多心:孔穎達:「取剛在內也。」

離為火,為日,為電,為中女,為甲冑,為戈兵。其於人也,為大腹,為乾卦。為鱉,為蟹,為蠃,為蚌,為龜。其於木也,為科上槁。

【翻譯】荀爽《九家易》有「為牝牛」。

【字義】

離為火:離為南方,屬火。經文中取火象者,離卦九四「焚如」。旅卦九三「旅焚其次」,下艮為次(次為暫時的居所),次為上離火所焚。上九「鳥焚其巢」。《彖傳》與《大象傳》也經常取離為火的卦象,如革卦《彖》曰「水火相息」,睽卦說「火動而上」。家人卦《象》曰「風自火出」。崔憬:「取卦陽在外,象火之外照也。」孔穎達:「取南方之行也。」陳夢雷:「內暗外明,故為火。」

為日:漢易以離為日,坎為月。荀爽:「陽外光也。」孔穎達:「取其日是火之精也。」

為電:閃電光明,又有如老天開眼,離為目。孔穎達:「取其有明似火之類也。」

為甲胃:離卦外陽內陰,外剛硬內柔軟,有如護甲之狀。虞翻:「外剛,故為甲。」孔穎達:「取其剛在外也。」

為戈兵:離為甲冑介士,引申之為戈兵。孔穎達:「取其剛在於外,以剛自捍也。」同人九三「伏戎于莽」,互體巽為莽,下卦離為戈兵,即伏戎于莽之象。

其於人也為大腹:離有中空之象,如人大腹。孔穎達:「取其懷陰氣也。」陳夢雷:「中虛有容為大腹,又得坤之中爻也。」清華簡《筮法》卦身圖以離為腹。《說卦傳》又以坤為腹。分別而言,坤之為腹,較強調的是腹部,腹面的意義。而離為大腹,較強調肚子中空之容物,特別是懷孕。故經文中有談到孕者與離卦有關。漸卦九三及九五兩爻,都居互體離卦之上。九三曰「婦孕不育」,九五曰「三歲不孕」。

為乾卦:乾音干,乾燥。離為日,日以烜之。離為火,燥萬物者莫熯乎火。孔穎達:「取其日所烜也。」或作「為幹卦」,幹為主幹的意思。《釋文》:「鄭云:乾當為幹,陽在外,能幹正也。董作幹。」

為鼈,為蟹,為蠃,為蚌,為龜:皆取其外硬內軟,中空之形體。又清華簡《筮法》卦位圖以離為北方之卦,屬水。此處所列皆水產,龜即玄武,在北方。此或者為離為水之古遺痕。孔穎達:「皆取剛在外也。」《釋文》:「鼈或作鱉。」「蠃,京作螺。姚作蠡。」「蚌本又作蜯。」損六五和益六二都說「或益之十朋之龜」,該爻爻變之後變成中孚,大象像大型版的離卦。

其於木也為科上槁:科為木中空,虞翻作「折」。槁為枯槁。科上槁,樹木中空而上枯槁。離為中空之象。又為乾燥。宋衷:「陰在內,則空中。木中空,則上科槁也。」孔穎達:「科,空也。陰在內為空,木既空中者,上必枯槁也。」來知德:「炎上,故木上槁。」陳夢雷:「上槁,一作科空也。本中空,上必枯槁。一曰科非木。科,巢之附於木上者。科中虛有離象。上槁者,科上之木乾燥,如鵲巢以木枝結構而成者。二說雖不同,皆於離象可通。」《釋文》:「科,苦禾反。空也。虞作折。」「槁,苦老反。鄭作槀,干作熇。」

艮為山,為徑路,為小石,為門闕,為果蓏,為閽寺,為指,為狗,為鼠,為黔喙之屬。其於木也,為堅多節。

【釋義】荀爽《九家易》有「為鼻,為虎,為狐」。

【字義】

艮為山:屯六三「即鹿无虞」虞翻注:「艮為山,山足稱鹿。鹿,林也。」隨上六「王用亨于西山」,上兌為西,互體艮為山。賁六五「賁于丘園」,上卦為艮。《大象傳》也經常取艮為山的卦象。宋衷:「二陰在下,一陽在上。陰為土,陽為木,土積於下,木生其上,山之象也。」孔穎達:「取陰在下為止,陽在於上為高,故艮象山也。」陳夢雷:「靜以止者,山也。」

為徑路:只容人行而無法行車的小路。震為行,艮為山為止。比喻於路,則震為大塗,艮為山中之小徑。《說文》:「徑,步道。」段玉裁:「人及牛馬可步行而不容車也。」虞翻:「艮為山中徑路。震陽在初,則為大塗。艮陽小,故為徑路也。」孔穎達:「取其山雖高有澗道也。」

為小石:陸績:「艮剛卦之小,故為小石者也。 」孔穎達:「取其艮為山,又為陽卦之小者,故為小石也。」

為門闕:艮的卦象有如門闕。艮以止之,門闕用以止人之進出。孔穎達:「取其有徑路,又崇高也。」陳夢雷:「闕者,門之出入處。上畫連亘,中二畫雙峙而虛,似門闕也。」後有「為閽寺」,閽人為守門者,止外人進入宮中,而寺人則是專門禁止宮中的人出去。也有「為門闕」之義。

為果蓏:乾卦之木果為樹木的果實,如桃、梅、李、蘋果、酪梨。艮之果蓏為廣義的果實及草本植物的果實,如瓜果類,草莓、蕃茄。《說文》:「在木曰果,在地曰蓏。」依段玉裁注,「在地曰蓏」應作「在艸曰蓏」。艮為成物終物之卦,在後天八卦方位中為處冬季之位,冬者終也。類比於草木則是果。對比於震,震是草木之初生,艮則是結果。結果亦有成物終物之義。生命的一個世代完成之後,接著又要開始另一世代的生命循環。統而言之,不分木果與果蓏,廣義的果都可歸為艮象,剝卦上九為上卦艮的主爻,曰「碩果不食」,此以艮為碩果,二體卦象為果落於地,因此爻辭曰「碩果不食」,卦名曰「剝」,剝者擊果而落也,《詩經》說的「八月剝棗」。秦穆公筮問伐晉得蠱,卜徒父占曰:「蠱之貞風也,其悔山也。歲云秋矣,我落其實,而取其材,所以克也。實落材亡,不敗何待?」這是以艮為實為材。此實字可解釋為果實,亦取果象。《釋文》:「馬云:果,桃李之屬。蓏,瓜瓠之屬。應劭云:木實曰果,草實曰蓏。…張晏云:有核曰果,無核曰蓏。京本作果墮之字。」宋衷:「木實謂之果,草實謂之蓏。桃李瓜瓞之屬,皆出山谷也。」孔穎達:「木實為果,草實為蓏,取其出於山谷之中也。」陳夢雷:「果,木實。蓏,草實。乾純剛為木果,艮一剛二柔故為果蓏。震為旉,草木之始。艮為果蓏,草木之終。果蓏能終又能始,故於果蓏為切。」

為閽寺:閽音昏,守門的人。古代奴隸受墨刑,在額頭上刻字之後讓他守門,負責每天早上的開門及晚上的關門。寺則是指寺人,即侍人,專門在貴族家裡服侍主人者。又有一說:閽是負責守門禁止人進入宮中,而寺則是管理宮內之人禁止其外出。兩者都有禁止之義。因艮為止,又為門闕。孔穎達:「取其禁止人也。」《周禮》:「閽人,王宮每門四人,囿斿亦如之。」「寺人,王之正內五人。」鄭玄注:「閽人,司昏晨以啟閉者。刑人墨者使守門。囿,御苑也。遊,離宮也。」「寺之言侍也。」宋衷:「閽人主門,寺人主巷。艮為止,此職皆掌禁止者也。」《釋文》:「徐音侍,亦作 字。」俞琰:「《周官》閽人掌王宮中門之禁,止物之不應入者。寺人掌王之內人,及女官之戒令,止物之不得出者。」

為指:艮為手,亦為指。後文有「其於木也為堅多節」,「指」是人體堅多節處。虞翻:「艮手多節,故為指。」孔穎達:「取其執止物也。」

為狗、為鼠:艮為門,狗為守門的動物,所以艮為狗。《九家易》:「艮止,主守禦也。」孔穎達:「取其皆止人家也。」「狗」虞翻作「拘」:「指屈伸制物,故為拘。拘舊作狗,上已為狗,字之誤。」虞翻:「似狗而小,在坎穴中,故鼠,晉九四是也。」晉卦九四「晉如鼫鼠」,九四為互體艮的上爻。

為黔喙之屬:即山上的野獸。艮為山,故取山獸。鄭玄:「謂虎豹之屬,貪冒之歎,取其為山獸。」馬融:「黔喙,肉食之獸,謂豺狼之屬。黔,黑也。陽玄在前也。」《釋文》:「黔,其廉反,徐音禽,王肅其嚴反,鄭作黚。謂虎豹之屬,貪冒之類。」孔穎達:「取其山居之獸也。」來知德以黔喙為黑嘴、前剛:「鼠之為物,其剛在齒,鳥之為物,其剛在喙。黔者黑色,鳥喙多黑。曰屬者,不可枚舉也。狗鼠黔喙,皆謂前剛也。」陳夢雷:「諸物之末,骨之外見者也。鼠黔喙,皆前剛也。黔鉗通,山居之獸,齒牙如鐵能食生物。」

其於木也為堅多節:「堅多節」或作「多節」。《釋文》:「一本無堅字。」虞翻:「陽剛在外,故多節。松栢之屬。」孔穎達:「取其山之所生,其堅勁故多節也。」俞琰:「坎之剛在內,故為木之堅多心。艮之剛在外,故為木之堅多節。」「艮為指」,指是人身多節的部位,因此為堅多節。

兌為澤,為少女,為巫,為口舌,為毀折,為附決。其於地也,為剛鹵,為妾,為羊。

【釋義】荀爽《九家易》有「為常,為輔頰」。「為常」註曰:「常,西方神也。」

此段為《說卦》傳結束。

依《釋文》,從「乾健也」一直到最後,韓康伯未註解,有某些版本有加韓康伯註,不正確。而八卦是依乾坤(父母)、震巽(長男長女)、坎離(中男中女)、艮兌(少男少女)的順序,但另有些版本是依乾坤(父母),震坎艮(長男中男少男),巽離兌(長女中女少女)排列:「此六子依求索而為次弟也,本亦有以三男居前,三女後從。乾健也章至此,韓無注,或有注者,非也。」

【字義】

兌為澤:虞翻:「坎水半見,故為澤。」宋衷:「陰在上,令下濕,故為澤也。」孔穎達:「取其陰卦之小,地類卑也。」兌為澤的卦象在《周易》經文中很難找到,但在《大象傳》中極為常見,《彖傳》則偶使用,如睽卦《彖》曰:「火動而上,澤動而下。」

為巫:孔穎達:「取其口舌之官也。」陳夢雷:「巫,以言語說神者。」

為口舌:兌為說,靠的是口舌。兌的甲骨文是一個人張大口,上有二畫象口氣。於字之形構即強調「口」。孔穎達:「取西方於五事為言,取口舌為言語之具也。」傳統易學家取象會以兌為口,而在梅花易中,則以口舌泛指口舌之災,如受人毀謗等一類的麻煩。

為毀折:毀為缺、損。折為斷。毀折即缺損及折斷,破壞的意思。兌卦卦象為乾體上缺,乾為圓,圓上有一缺口,因此為缺損。又兌可通銳,銳者傷人傷物。兌在時節上為秋天,秋天既有豐收的喜悅(兌為悅),又有萬物凋零而葉落枝枯的殺氣,毀折即殺氣。孔穎達:「兌西方之卦,又兌主秋也。取秋物成熟,槁稈旱之屬則毀折也,果蓏之屬則附決也。」陳夢雷:「金氣始殺,條枯實落,故為毀折。」兌為毀折的取象在經文之中不是那麼直接好找,但在上下二體的卦象分析上,以兌為毀折最能夠找出六十四卦的特性。通常兌卦是由上往下毀折,因此兌在上時會有凶險毀折之象,如困、大過、革、夬。而大壯卦大象為放大版的兌卦,漢易解釋為大傷。

為附決:《說文》:「附,附婁,小土山也。」決為斷落。附決,小土山之潰決。傳統以附為附著。附決,果附於木而落。孔穎達:「槁稈旱之屬則毀折也,果蓏之屬則附決也。」俞琰:「附二陽以決,故為附決。」陳夢雷:「柔附於剛,剛乃決柔,故為附決。陰在上皆有決義。」

其於地也為剛鹵:剛鹵,鹹土,多鹽鹼之土。虞翻:「乾二陽在下,故剛。澤水潤下,故鹹。」孔穎達:「取水澤所停,則鹹鹵也。」《釋文》:「鹹土也。」陳夢雷:「陽在下為剛,陰在上為鹵。剛鹵之地不生物。鹵者,水之死氣也。坎水絕於下而澤見於上則為鹵。」

為妾:古代女子有罪而為人奴隸,奴隸當中可以接觸到國君者,甚至隨侍在側者,稱為妾。後來妾引申為小老婆,但仍保有身份卑微而下賤之義。兌為少女,嫁人則取其排行在後,身份上則取其卑賤。廣義來說,女性身份卑微者也都可取兌象。虞翻:「三少女,位賤,故為妾。」孔穎達:「取少女從姉為娣也。」《爾雅‧釋親》:「男子謂女子先生爲姉。」姉即大老婆,娣為小老婆。

為羊:傳統以羊為性順來註解,如孔穎達:「取其羊性順也。」但細讀《周易》,羊為剛暴而不遜之動物,性喜頂觸,因此有大壯卦的「羝羊觸藩」。此或取少女任性之義,與兌為毀折為附決為剛鹵又相通。傳統以羊喻陽,但兌為少女,屬於陰卦,為何為陽?兌卦為陰卦之中陽氣最壯者,兌之主爻為一陰乘二陽,因此有剛暴而不遜的性情,性本陰而氣凌於陽,屬陰中之剛暴而具陽剛之氣者。因此這種陰邪之陽必需受到管控才得吉,這也是夬九四所說的「牽羊悔亡」。《周易集解》引虞翻作「為羔」,意指女傭,或者為人養女的女傭。註:「羔,女使,皆取位賤,故為羔。」段玉裁《說文》註:「虞氏注《說卦傳》為羊作為羔,云女使也。妾與羔皆取位賤。鄭本作陽,云讀為養。无家女行賃炊爨,今時有之,賤於妾也,二說字異義同。」「羔者養之誤也。」羔本義為小羊。依段玉裁說法,羔是養字之誤,指養女,即無家的女子到人家裡去當女傭,此說源自朱震《漢上易》:「為羊,鄭康成本作陽,虞翻本作羔,今從鄭。鄭曰:此陽謂為養,无家女行賃炊釁,今時有之,賤於妾也。案《爾雅》:陽,予也。」朱震並引郭璞認為,歸妹六三「歸妹以須」,須為賤妾,即取此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