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第二十六 祟

Jack 在 2014, 十月 5 - 15:05 發表

第二十六節 祟

倝祟:屯五滅宗,九乃山。肴乃父之不葬死。莫,屯乃室,中乃父。

坤祟:門行,屯乃母,八乃奴,以死,乃西祭。四乃縊者。

艮祟:隶,九乃豦,五乃楒

兌祟:女子大面、端,虩死。長女為妾而死。

褮祟:風,長殤,五伏劍者。九戊豦,四縊者。一四一五,乃辜者。

羅祟:熱溺者。四縊者。一四一五,長女殤。二五夾四。辜者。

震祟:日出,東方。食日,監天。昃日,○天。莫日,雨帀。五乃狂者,九乃戶。

巽祟:字殤。五八乃巫。九柆茲子。四非狂乃縊者。

夫天之道,男勝女,眾勝寡。

【註】

:〈祟〉講的是關於如何占斷居住於人間的那些神鬼在作祟。《說文》:「神禍也,从示从出。」段玉裁注:「《釋玄應眾經》音義曰:謂鬼神作災禍也。」此節所列,是以八經卦的卦象來占斷是什麼鬼神在作祟,或者鬼神會降下什麼災禍,這些凶象也就是神所給予問筮者的懲罰。文中更有多處可能與周朝的「七祀」有關,如山(厲)、「室」(中霤)、門(國門)、行(國行)、戶。《禮記》「七祀」鄭玄注曰:「小神居人之間,司察小過,作譴告者爾。」

總觀整個章節,所謂的「祟」象有卦象有爻象,而在爻象方面,都是以四、五、八、九的占數為主軸,類似《周易》的變爻或動爻。八卦卦象中若出現占數時就會有該占數所代表的祟象,代表有鬼神作祟,或災禍。例如,五似乎有死亡之象,而四則有縊死之象。

倝祟:屯五滅宗,九乃山,肴乃父之不葬死。莫,屯乃室,中乃父。

乾卦的祟象,三爻都是五則會滅族,出現九數則作祟者為山神,宜於祭祀山神,若是九五相互混雜則父親死而無葬身之地。晚上問筮,若筮數純(例如全五、全一、全九)代表家人(或者作祟者在室內),中爻代表父親。

乾卦的祟象,三爻都是五則會滅族,出現九數則作祟者為山神,宜於祭祀山神,若是九五相互混雜則父親死而無葬身之地。若筮數純(例如全五、全一、全九)代表家人,中爻代表父親。

屯五滅宗:屯即純。純五滅宗,文獻整理者句讀為「屯、五,滅宗」,將「屯」解釋為三爻都是「一」(七),認為若三爻都是一,或是有五,則會滅族。該看法詳細推理之後,會發現並不合理。清華簡《筮法》在占斷上經常是與筮數有關的,這裡所言筮數只提及九、五,未言及一(七)。再看第二十九節〈爻象〉可發現,一、六筮數都不用,而只用四、五、八、九。因此乾祟所談的是「一」之外的兩個數,也就是五和九出現在乾卦之中的象徵意思。若是全部五,這是滅族之象。因為「純乃室」,筮數純,也就是三數都一樣時,例如五五五,或是九九九,就是指「家人」(室),五的筮數可能是死象,因此當純五卦象出現時為滅族之象。

總觀文獻整理者對「屯」(屯)字的解讀,似乎是以卦象中未出現占數為純,也就是全由一或六所構成的卦象。總觀全簡,其他兩處談「屯」象的地方,第三節〈亯〉有「月朝屯牝」、「月夕屯戊」,屯指的是卦象的純,例如四卦全都是男卦,或者全都女卦。十四節〈貞丈夫女子〉「倝之卒乃屯吉」的屯則像是衍文。而在〈祟〉這一節裡,只有乾坤兩卦用到屯象。〈乾祟〉另提到肴(淆)、中,可歸納出這些指的都是占數的出現形態。中為出現於中間,淆為占數的混雜,純為全部占數都一樣。由於只有乾坤兩卦會有占數都一樣的情況,所以只有在〈乾祟〉與〈坤祟〉中有純象,餘卦沒有。

九乃山:筮數若出現九,則作祟者為山神,宜於祭山神(厲祭)。《禮記‧祭統》關於「七祀」鄭玄註:「山即厲也。」本節有許多地方談及七祀,因此推論「山」指的是七祀中的「厲」,即祭山神。

肴乃父之不葬死:肴,通淆,混淆、混雜的意思,指筮數為九五混雜。五、九筮數出現時都是凶象,五為死、九為山神作祟。九五同時出現,混雜一起,則是父親死無葬身之地之象。莫,疑假借做墓。文獻整理者將此段讀為:「肴乃父之不葬死。莫屯乃室中,乃父。」暮,夜間,指夜間問筮。

莫,屯乃室,中乃父:室有三種可能的解釋。一是指家室、家人;二為室內;三是指祭祀。屯乃室,即「純乃室」,意指筮數若純,代表全家或家人有災;或指家裡(室內)之鬼神作祟,宜做相關祭祀。因筮數純為代表家人,而五為死象,因此純五為滅宗之象。中乃父,中意指混雜其中,或者指在中間的意思。若占數並不純,只是單一出現在其中,或者是出現在中爻,那麼象徵的是凶應只在父親一人,因為乾為父。

文獻整理者將此段句讀為「莫,屯乃室中,乃父」。莫為夜間問筮。屯為純卦,三爻皆一,「室中」為五祀之「中霤」,即主堂室之神,因後面「坤祟」中有「門、行」,即「國門」、「國行」。該見解亦值得參考,但其句讀方式文義不甚通順,「乃父」兩字也難以解釋。前段所言「厲」(山),此段所言「室」(中霤)、門(國門)、行(國行),以及後段所言「戶」,皆屬於周時的七祀。以〈卦位圖〉配合〈四位表〉,乾位於「室」之位,故倝祟在室,祭祀室中之神。

坤祟:門行,屯乃母,八乃奴,以死,乃西祭。四乃縊者。

坤卦的祟象,與門(國門、城門)及行路之鬼神有關。筮數若純一則祟在母,若有八,則祟在奴僕,可能因此而死,宜於舉行西祭。若出現筮數四,則主縊死。

門行:祭祀國門(城門)之神,祭祀行路之神。若有坤祟(鬼神示禍)之象,可以舉行門、行之祀。《禮記‧祭法》:「王為群姓立七祀,曰司命,曰中霤,曰國門,曰國行,曰泰厲,曰戶,曰竈。王自為立七祀。諸侯為國立五祀,曰司命,曰中霤,曰國門,曰國行,曰公厲。諸侯自為立五祀。大夫立三祀,曰族厲,曰門,曰行。適士立二祀,曰門,曰行。」鄭康成注「七祀」曰:「非大神所祈報大事者也,小神居人之間,司察小過,作譴告者爾。」又引《明堂月令》:「春曰其祀戶,祭先脾。夏曰其祀竈,祭先肺。中央曰其祀中霤,祭先心。秋曰其祀門,祭先肝。冬曰其祀行,祭先腎。」依〈卦位圖〉中坤居西南,西祭。以坤卦卦位圖中的西南,在配合〈四位表〉來看,坤為「門之位」,故祭祀國門之神。

屯乃母,八乃奴,以死,乃西祭若遇到純筮數之象,則凶應在母親,若是出現八的筮數,凶應在奴僕,此為死之象,可西方祭祀來化解。西祭,前言「門、行」,行為「國行」之祀,孔穎達疏:「曰國行者,謂行神在國門外之西。」文獻整理者認為,「屯」為純六之象。「八乃奴以死」意指男子為奴(汝)而死者,這個解釋相當奇怪。

四乃縊者:出現「四」的筮數則為縊死之象。另一可能解釋,縊或者作「益」,四乃益,坤祟更為嚴重。在勞祟和羅祟都有「四縊者」,顯然筮數四為縊象。

艮祟:隶,九乃豦,五乃楒、

:通隸,僕人、僕隸。指得艮卦時作祟者在僕隸。文獻整理者認為,隶通殔或作肂。《說文》:「殔,瘗也。」段注:「瘞,幽薶也。《士喪禮》「掘肂」注曰:「肂,埋棺之坎也。棺在肂中斂屍焉,所謂殯也。肂者所以殯,故其字次於殯。」

九乃豦:出現的筮數若得九,則作祟的在大豬。豦,大豬。《說文》:「鬬相丮不解也,从豕、虍。豕、虍之鬬,不解也。讀若蘮蒘草之蘮。司馬相如說:豦,封豕之屬。一曰虎兩足舉。」虍為虎文,凡是有虎文者皆從虍。有此可推論豦為有虎文的豬,或是凶猛的豬。封即大,封豕為大豕,指凶猛而大的豬。

通魃,旱鬼。音拔。《詩‧雲漢》:「旱既太甚,滌滌山川。旱魃為虐,如惔如焚。我心憚暑,憂心如熏。」正義:「魃,旱神也。」箋云:「旱既害于山川矣,其氣生魃而害益甚。草木燋枯,如見焚燎然。」《周禮》有「赤犮氏」,或作「赤魃氏」:「赤犮氏掌除牆屋,以蜃炭攻之,以灰洒毒之。」疏:「赤犮氏掌除蟲豸自藏埋者,今不指其蟲豸之名,直云「除牆屋」者,以其蟲豸自埋藏,人所不見,故不指蟲而以牆屋所藏之處而已。」

五乃楒、若筮數出現五,則作祟的是相思樹、旱鬼。

兌祟:女子大面、端,虩死,長女為妾而死。

女子大面、端,虩死:女子臉大、額頭大,嚇死。面,臉,大面,即臉大。端,通耑,額頭。《周易》巽為廣顙。《說文》:「耑,物初生之題也,上象生形,下象其根也。」段注:「題者額也,人體額爲聚上,物之初見卽其額也。古發端字作此,今則端行而耑廢,乃多用耑爲專矣。《周禮》『磬氏已下則摩其耑』,耑之本義也。」虩,音細,恐懼貌,虩死即嚇死。

長女為妾而死:長女將為女奴而死。古代有罪之人當奴隸,男為臣或奴,女為妾。《說卦傳》兌為妾。

褮祟:風,長殤,五伏劍者。九戊豦,四縊者。一四一五,乃辜者。

風,長殤,五伏劍者:勞卦主風伯作祟,有長殤之象,若是出現筮數五,則為伏劍而死之象。風,指風在作祟,或指「風伯」,與「震祟」中的「雨帀」(雨師)相對。長殤,十六至十九歲在成年之前而死者為「長殤」,此不論男女。文獻整理者將「長殤」解釋為「長子而殤」,不正確。未成年而死者為「殤」,再以死去年齡大小來區分有長殤、中殤,下殤,無服之殤。已近成年而死者為「長殤」,年紀稍小者為「中殤」,再小者為「小殤」,幼小者為「無服之殤」。《禮記》:「周人以殷人之棺槨葬長殤,以夏后氏之堲周葬中殤、下殤,以有虞氏之瓦棺葬無服之殤。」音義:「十六至十九為長殤,十二至十五為中殤,八歲至十一為下殤,七歲已下為無服之殤,生未三月不為殤。」《說文》:「殤,不成人也,人年十九至十六死爲長殤,十五至十二死爲中殤,十一至八歲死爲下殤。」段注:「見〈喪服〉傳。鄭曰:殤者男女未冠筓而死,可傷者也。」

九戊豦:出現筮數九,是雄性大種豬在作祟。戊,疑為「牡」,即雄性,當「種」的雄性家畜,如種馬、種牛、種豬。第三節〈〉有「月朝屯牝,乃卿」、「月夕屯戊,乃亦卿」對舉,因此推理「純牝」、「純戊」為指純牝和純牡。豦,大而凶猛的豬。艮祟中也有「九乃豦」。虍為虎文,凡是有虎文者皆從虍,虍亦代表凶猛。有此可推論豦為有虎文的豬,或是凶猛的豬。二十九節〈爻象〉則以九為大獸。

四縊者:出現筮數四代表有縊死之象。坤祟有「四乃縊者」,羅祟也有「四縊者」。四為縊死之象。

一四一五,乃辜者:筮數出現一個四一個五,這是有罪。辜,即「罪」,罪咎。辜,原文作「歹占」。《說文》:「辜,辠也。」「古文辜从死。」辠為罪的異體字。段注:「按:辜本非常重罪,引申之,凡有罪皆曰辜。」四為縊象,五為死象(乾祟有「純五滅宗」),一四一五則是有罪之象,羅祟中「二五夾四,辜者」。

羅祟:熱溺者,四縊者。一四一五,長女殤。二五夾四,辜者。

熱溺者,四縊者:火、水作祟,或熱死,或溺死。筮數四為縊死。

一四一五,長女殤:出現一個四一個五的筮數則為長女未成年而死。長殤為十六至十九歲未成年而死,長女殤,長女成年之前而死。

二五夾四,辜者:二五夾四即卦由「五四五」所組成,這是有罪之象。

震祟:日出,東方。食日,監天。昃日,○天。莫日,雨帀。五乃狂者,九乃戶。

日出,東方:日出時筮問,則是東方作祟。日出為早上的時間,大約相當於卯時,可參考〈日行十二位圖〉。

食日,監天:食日的時候問筮,則是雲氣罩日在作祟。食日,即食時,相當於一日的辰時,可參考〈日行十二位圖〉。「監天」,雲氣籠罩太陽,太陽周圍產生冠暈。《周禮》:「眡祲掌十煇之灋,以觀妖祥,辨吉凶。一曰祲,二曰象,三曰鑴,四曰監,五曰闇,六曰瞢,七曰彌,八曰敘,九曰隮,十曰想。」鄭注:「監,雲氣臨日也。」「監,冠珥也。」文獻整理者認為,監天可能是《淮南子‧天文》的「炎天」。

昃日,○天:原簡天字上有脫字,文獻整理者懷疑應是「昊天」,因上有日字,但於文義不符。昃日時候問筮,或者是黃昏時問筮,則有○天之祟。昃,相當於未時。《說文》:「昃,日在西方時,側也。」過午之後,太陽偏斜為昃日。《周禮》「日昃而市」鄭注:「昳中也」。〈日行十二位圖〉午時為日中,未時為日昳。

莫日,雨帀:莫,即暮,黃昏。莫日,黃昏的時候,戌時。雨帀,即雨師。帀,師古字。黃昏時問筮,則是雨師作祟。

五乃狂者,九乃戶:出現占數五,是發狂之象。出現占數九則宜舉行戶祀。戶原指單扇的門,有別於「門」的雙扇。古代認為生活中到處都有鬼神,家中門戶亦然,為免這些鬼神作祟,故有門祀及戶祀。門、戶都是屬七祀。《明堂月令》:「春曰其祀戶,祭先脾。」鄭注:「春陽氣出,祀之於戶,內陽也。祀之先祭脾者,春為陽中,於藏直脾,脾為尊。」孔疏:「戶神則陽氣在戶內之神。震在東方,屬春。戶祀為春季納陽氣於戶內。

巽祟:字殤,五八乃巫。九柆茲子,四非狂乃縊者。

字殤:生子而殤。「字」為生產、生育、產子。《說文》:「字,乳也。」段注:「人及鳥生子曰乳,獸曰㹌。」

五八乃巫:出現五和八的筮數,則是巫術做祟。

九柆茲子:出現筮數九則是柆木作祟,茲子有禍。茲子,文獻整理者認為可能是孳子。不明何意,或許指的是養育孩子。前言巽祟為字殤,產子將夭折。九數動或許講的是養子不順遂之義。

四非狂乃縊者:出現筮數四,不是狂而是縊死。四為縊死之象,〈祟〉中有多處以四為縊象,坤祟有「四乃縊」,勞祟和羅祟都有「四縊者」。

夫天之道,男勝女,眾勝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