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我是神算,然後呢?

Jack 在 2017, 十月 22 - 15:34 發表

 

很多人學易經,學命理,都期待有朝一日能夠成為「神機妙算」。

常常見到有些學易經的人,可能是想「神機妙算」想瘋了,妄想易經會給他這個能力,每一卦算出來都神準無比。但外人一看就知這「神算」只不過是沉溺於自己的想像而走不出來,鄉民所說的「自我感覺良好」,武俠小說常見的「走火入魔」,症狀是言語思維都與社會脫節,和正常人格格不入。

有些人則是只要看到有些若有似無的偶合之事,就開始無限制地擴大解釋,並覺得「太準了」。過去也曾有人來易學網強力宣傳說某某部落客多厲害等等的,也大概都是屬於這一類的。

就好比前幾日剛好有一則新聞,正反應了整個華人世界對於易數命理的這種期望:

 讚嘆Seafood! 這老師用易經「神機妙算」...抓出翹課生

神算的真相

基本上這就是一種偶合,就像這世界一定有人會中彩券一樣。

要知道,彩券中大獎的機率,絕對比這位老師起卦不小心算到學生座號還低很多,世界上中彩券大獎的人不計其數。

這一則新聞事件讓人很欣慰的是,雖然學生與媒體大肆渲染並過度解讀,但當事的這位四川的體育老師很有智慧地傳達出對於易數該有的理性態度與積極意義。

事實上在易經教學中,我最害怕發生這種情況。實際占解的演示裡不小心真的算出什麼,然後讓學生連說好準,接著就開始讓他們深信做為「數術」的易經,自此之後走上歪路,學習的專注力都轉移到解卦技術本身,以求占解的準確度。最後迷失於外化的玄學理論,忽略了自我理性與靈性的深化。

我敢保證,假設我刻意過濾卦例,往「神準」方面去包裝自己,絕對夠得上神算等級,用半仙來稱呼可能都還不夠。因為以世俗眼光來看的所謂「算準」的事,這麼多年累計下來真的不計其數。每次學生因此做出諸如感恩Seafood讚嘆Seafood一類的舉止,我都深怕我真的會變海鮮了。

之所以不喜歡提這類卦例,甚至從來不放心上,一是那真的沒什麼,二是怕誤導。因為我也得誠實地說,其實算不準的,更多。若只看算準的,不看算不準的,誰都可以是神算。但這就好比賭徒,買彩券時只看那些有中獎的,不看那「摃龜」的。最後你去計算一下優勝率,絕對是賣彩券的贏,買彩券的輸。

你如果不會天真到只因為有人中過獎就以為每張彩券都會中獎,就不該因為看了一些狀似神準的事件,然後就期待每個卦都可以算出你的什麼人生。的確有些卦偶爾會說中你的人生的什麼事,但問題是這像是中彩券一樣,開獎之前,你不會知道什麼時候會中,什麼時候不會中,這才是問題之所在。所謂的千金難買早知道。很多所謂「準」的卦,論其本質,不管真中假中,都是事後諸葛而已。因為就算真的算中了什麼,也都是事後才足以確定。

據我了解,很多人所謂的「準」,大概都只是卦好像若有似無地說到什麼符合當事者期待的一些想法而已。所以很多人自認算卦有多準的,多數是在自我催眠,讓卦符合自己的想法,或讓自己的想法符合卦。然後只要有那麼一點相呼應,就無限制地去擴大解釋。

而這也是厲害的命理師的真正絕招,他會看穿人的心思,知道當事者想聽什麼,不喜歡聽什麼。最後事關的其實是讀心術與話術,而不是命理技術,純命理技術的計算結果,就是一個隨機的偶合而已。而命理解卦真正說服人的,就是讀心術和話術。

易經「只有」七、八成準?

三國的管輅是極為少數有經正史記載認證的神算,在《三國志》及所引的《管輅別傳》中有數不清的神算事蹟,他算準的事到底有多少比例?

很多談管輅的人只忙著敲鑼打鼓說他有多厲害,都沒注意到《管輅別傳》中有段記載,他一位好朋友華長駿說,管輅也沒傳說中的那樣神準,大概也只是「十得七八」,並曾經用這件事請教管輅。

其實十次算中七、八次,這真的已經很不得了了。

經常聽到有人說,怎麼學易經這麼多年,起的卦只有七、八成準?

這是在嫌自己已經是天下第一神算了,但「功夫」還不夠,接下來是要達百占百中?我真的看不懂這些人在講什麼,也不懂他的「準」是怎麼計算的。

我很想找那些自稱算卦有多準的人來參加一場認證擂台,大家用「射覆」來驗證看看,看十個你可以起卦算中幾個,真的算出七、八個再來說你算卦「只有」七、八成準。不要懷疑,古代就是用這方法來考驗神算到底是不是神算的,管輅就是這方面的高手,算是有通過「射覆」認證的。

所以事實上我不但不是神算,而且還要跟大家承認,作為一個易經研究者,還有易經老師,我真的是什麼也算不出來。以前或未來算中了什麼,也都只是種偶合。雖然沒玩過射覆,但自認為恐怕百個也猜不中一個,若猜中了也只是運氣好。所以很多人私下問我,你為什麼不幫人算命?這就是我的答案。

但也正因為看透並明瞭這點,知道世界之變化莫測與人生之無常,非巧曆所能得,所以能夠藉由易經等古典而不斷地有新的生命體悟,看事情更加透徹,對於人生更加豁達,而能與鬼神合其吉凶。最終學到的不是能夠算出一些什麼是什麼的瑣碎小事,而是什麼不是什麼的自然大化。

我是神算,然後呢?

我不敢說這世界上沒有真的神算,就算「神算」是可學而能的,但學會了,又怎樣呢?

你努力了幾年幾十年甚至大半輩子,終於變成神算了(假設真的有的話),然後可以預先算出來人什麼名字,幾點要到,今天出門會遇到什麼人,明天什麼人該來但不會來,然後呢?

算出這一些瑣事,有什麼意義?

這對人的精神、心靈,待人處世,生命智慧...等等的,有什麼幫助嗎?

然後人算總是不如天算,可能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某次出門會大禍臨身,結果還是死於非命。比起來,處理人情世故的能力,卻沒比一個傻傻過日子的憨人還高明。

有名的「文王卦」(其實叫火珠林)的祖師爺京房,就是一個最有名的例子。有神算能力,卻缺乏明哲保身的智慧,遭石顯所害,棄市而亡。神算又怎樣?

京房在世時就是個相當有名的大師,而且是直接可以跟皇帝進言的官員。以中國的宗教信仰來說,他其實非常夠資格當個祖師讓所有的易經及命理老師們供在神龕上崇拜。不過因為和政治攪和太深,為人過於直率,而遭人媾陷,神算結果還是躲不過政敵仇人的算計。他的老師焦贛就常說:「得我道以亡身者,必京生也。」京房靠著一身神算功夫飛黃騰達,卻也因這身功夫而引來殺身之禍,40歲就英年早逝。

這讓我想到《莊子‧達生》篇:

魯有單豹者,巖居而水飲,不與民共利,行年七十而猶有嬰兒之色;不幸遇餓虎,餓虎殺而食之。有張毅者,高門縣薄,无不走也,行年四十而有內熱之病以死。豹養其內而虎食其外,毅養其外而病攻其內,此二子者,皆不鞭其後者也。

魯國單豹善於養生,但是個性孤僻,不懂人情世故。年到七十了,看起來像嬰兒一樣,可見真的是養生得法。但出門時,卻遇到餓虎,被老虎給吃了。張毅則是豪門顯貴,攀附者不絕,結果四十歲就因內熱病就死了。這兩人,一個是過於專注內養而死於他所看不起的外在俗事。一個是過於專注外養,然後自己的身體健康卻給搞爛了,不得天年。像京房,命理是很厲害,可以算出很多人間禍福,但卻死於不懂人情世故一樣。

家鄉有個命理老師,他幫人算命準不準先不論。總之,他靠著幫人算命、擇日、取名字等等,日子過得還不錯,而且還存了頗多錢。只不過,他因為放不下早已不該再領的低收入戶的補助,所以就把賺來的錢都以現金藏在家裡,因為他怕那麼多錢存到銀行之後,就會失去低收入戶的補助。結果,存到快要夠買房時,所有的現金一夜之間全讓小偷給偷走了。但沒想到這次他雖然學到教訓,卻沒學乖,還是沒走正途,竟然找人頭帳戶來存錢。像這種人遇到的人生大麻煩,不用神算,只要一點點做人處世的知識就足以看清了。

又或者你甚至連人的生死大事都算得出來了,然後呢?

三國有個叫管輅的神算,他一輩子算準的事情數不清,幫人算出的死期,也全都應驗。甚至他也算出自己只能活到47, 48歲。後來果真如他所算。然後呢?日子還不是照過,死神來了還是得走。

能夠算人死期,對管輅來說,這技能最有用的一次,就是讓他有機會在何晏和鄧颺面前可以講話很大聲。

何晏由於老媽嫁給了曹操當妾,曹操變成了他的繼父,並且很受曹操寵愛。他在擔任吏部尚書時,找管輅去談論易理,鄧颺也在場。管輅當著何晏這大官面前沒給客氣話,話講得很直白,可以說有些無禮,雖然史書記載兩人對話過程,好像相談甚歡。管輅回家之後,他老舅問他和何晏聊了些什麼,馬上破口大罵,說怎麼可以這樣講話。他回答說:「跟一個要死的人講話,有什麼好怕的。」果然何晏和鄧颺兩人隔年就出事了。

至人用心若鏡:當算命仙遇到高人〉這是一個關於會看人死期的算命仙的故事,其實這種人是特別討人厭的。逢人就說你什麼時候會死,不管靈不靈,這種人你會喜歡嗎?所以鄭國人都躲他躲得遠遠的。

三國時鍾毓和管輅討論易理,聽管輅說他能夠用卜卦知道人的生死之日,很好奇地請管輅卜筮推算他的生日,結果精準無誤。讓鍾毓嚇一跳,急忙說:「你實在太可怕了!我的死期要交給上天,不交給你。」所以就不再問筮了。

所以,學易經到底要學些什麼?什麼才是對人生是比較有意義的,真的要想清楚。成為神算絕對不是最好的選項。

當神算賺大錢?

最後,可能會有人問說,成為神算之後至少可以賺大錢。

如果連這個問題都想不通,就不用想著當神算了,你沒天分的!

所以,就不多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