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老師,那我們來玩射覆吧!

Jack 在 2017, 六月 14 - 15:50 發表

 

[故宮藏宋徽宗文會圖,與射覆無關]

如果你是漢代人,然後你又是個易經老師,或者敢自稱命理大師,那麼恐怕沒那麼好混。算的卦準不準,碗下馬上要見真章!

漢代流行一種遊戲,叫作「射覆」。請大家不要想歪,看到射字就高潮。

射就是射燈謎的射,猜的意思。覆是把東西蓋起來。所以設覆就是把東西蓋起來讓人猜。

怎麼猜?

記載中的射覆高手都是靠揲蓍起卦來猜中的,所以也都是易經大師,命理神人。 

所以射覆一方面是一種遊戲,另一方面也都被視為一種命理之術,甚至有些人認為這是學易經的最高境界!因為理論上,蓋起來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若算得出來,那麼未知的未來也就算得出來。射覆者到底射得出還是射不出,都是真槍實彈,一翻兩瞪眼的,完全沒有打混的空間。這根本是專門設計來考驗命理老師的。

從《漢書》及《三國志》記載的一些射覆遊戲,好像大概是這樣的:這種遊戲可能純粹只是心血來潮的消遣,有時候則是在某些聚會做為餘興節目。

出題者通常會找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希望讓人猜不到,舉凡蜘蛛、蜂窩、壁虎、燕子蛋、梳子、樹上採下的寄生…以上都是出現在正史記載裡的。沒記載的,我想放個蟑螂老鼠蟾蜍蜈蚣或蛇的應該也都很正常吧。[怎麼有種整人遊戲的感覺]

因為我們看到射覆故事的主角都是命理大師,所以他們也都會揲蓍起卦。接著會開始說明起卦結果算出這東西大概長怎樣,最後再說謎底。有的甚至還會作詩,至於詩是念出來的還是寫出來的就不知了。

東方朔是記載最早的射覆高手,所以幾成射覆的代名辭。他剛開始受到漢武帝寵信時,「待詔金馬門」,就是隨時在未央宮大門的那兩匹守門金馬旁邊等著,皇帝一召喚馬上進去。

《漢書‧東方朔傳》記載,有一次漢武帝在大碗公下蓋了一隻壁虎要大臣們猜,大臣都猜不出來,然後東方朔起卦,算一算就說:

臣以為龍又無角,謂之為蛇又有足,跂跂脈脈善緣壁,是非守宮即蜥蜴。

接著東方朔連續又猜中了很多東西,武帝還打賞。

當時受寵的宮中藝人郭舍人看了很心酸,就開始發揮酸民的本色說東方朔是唬人的等等的,他也想要出題讓他猜。

當然了,在皇帝面前敢這樣酸人是要下重本的,這郭舍人就和東方朔對賭一百大板。若東方朔猜中他要受一百大板,沒猜中的話他也要打賞。

這郭舍人特別找了樹上的寄生(我猜長得應該像鳥巢一樣的寄生植物),但東方朔竟然猜是「窶數」。

這可讓這郭舍人給樂的。他很得意的說:「我就說嗎,怎麼可能猜得中。」

正準備想要領賞的時侯....

那知東方朔給的後勁很強。

他說:「生肉叫膾,乾肉叫脯。啊樹上的寄生放在盆子下的時候就叫窶數,understand?」然後郭舍人當然就乖乖領這一百大板了。

但歷史上真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射覆高手當屬管輅。

管輅是三國時魏人,和他比起來,家喻戶曉的諸葛亮其實只是空有虛名,管輅才真正是三國時代正史記載認證的神級人物,《三國志》這麼評論他:

華佗之醫診,杜夔之聲樂,朱建平之相術,周宣之相夢,管輅之術筮,誠皆玄妙之殊巧,非常之絕技矣。昔史遷著扁鵲、倉公、日者之傳,所以廣異聞而表奇事也。

神醫華佗認識吧!當時醫界有華佗,聲樂大神有杜夔,相術大師有朱建平,占夢達人有周宣之,占筮界的話管輅是第一把交椅。打開《三國志》,讀讀諸葛亮的傳,再讀讀管輅傳,你就會知道真正的神機妙算,真正的命理大師是誰了。聽說,有些命理界的人會拜「管先師」的神,這管先師就是管輅。

管輅有個嘛吉的叫諸葛原,他要被調職了。這個嘛吉的平時也喜歡占卜,然後喜歡和管輅偶爾一起小射一下。當然他不會放過朋友給他辦餞行的機會,這次他特別找了燕子蛋、蜂窠、蜘蛛,蓋起來之後叫小輅輅射射看。

小輅輅起了卦之後這麼回答:

第一物:含氣須變,依乎宇堂,雄雌以形,翅翼舒張,此燕卵也。

第二物:家室倒縣,門戶眾多,藏精育毒,得秋乃化,此蜂窠也。

第三物,觳觫長足,吐絲成羅,尋網求食,利在昏夜,此蜘蛛也。

從這場宴會如何結束我們也可知道當時文人雅士多麼熱愛這遊戲。

至明日,離別之際景春言:「今當遠別,後會何期?且復共一射覆。」輅占旣皆中。景春大笑:「卿為我論此卦意,紓我心懷」。輅為開爻散理,分賦形象,言徵辭合,妙不可述。景春及衆客莫不言聽後論之美,勝於射覆之樂。景春與輅別,戒以二事,言:「卿性樂酒,量雖溫克,然不可保,寧當節之。卿有水鏡之才,所見者妙,仰觀雖神,禍如膏火,不可不慎。持卿叡才,游於雲漢之間,不憂不富貴也。」輅言:「酒不可極,才不可盡,吾欲持酒以禮,持才以愚,何患之有也?」

景春就是諸葛原。他們在玩了一夜之後,到隔天,準備要上路,離別之際,意猶未盡,還不忘最後要再射一覆。

從以上的故事可以知道,小小的射覆,大大的學問,而且它的根源根本就是《易經》。

最近在研究梅花易數的三要靈應心法時才發現,其實梅花心易最難解的心法就是源自於射覆這種遊戲。

上星期易經讀經班上,很高興的分享這個心得,和同學聊到射覆和梅花易時,同學這麼說:

下次上梅花易的課時,老師就先玩射覆吧。

老師就先玩射覆吧。

  老師就先玩射覆吧。

    老師就先玩射覆吧。

還好我平時就用「易經算命不會準」當口號來自保,所以這局是嚇不了我的。

但這也讓我想到,以前我都說,如果那一位老師說有什麼神算的,請他算五期彩券。我現在突然覺得,其實叫他來射個幾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