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王弼易學】周易略例詳解:〈辯位〉

Jack 在 2016, 八月 2 - 09:30 發表

【王弼易學】周易略例詳解系列文章:

六位有陰陽尊卑之別,爻則有剛柔。陽處陽位或陰處陰位為當位,反之,陰處陽位或陽處陰位為不當位。

這是一般的通論。

關於爻位與陰陽當位問題可參考〈爻象全攻略〉一文。

但王弼〈辯位〉篇提出一個問題:初、上兩位是否有陰陽剛柔之別?

他提出了幾個論點,認為初、上兩個位置是「事之終始」,不能以陰陽論。

理由有三:

  1. 《象傳》中沒有初爻及上爻是否得位的相關文字。
  2. 《繫辭傳》講「同功異位」時只論及二與四,以及三與五,沒有談到初與上。
  3. 乾卦上九《文言傳》說「貴而無位」,需卦上六則說「不當位」。只有上位沒有陰陽才能夠如此註解。

【辯位篇導讀】

案:《象》无初上得位、失位之文。

《象傳》裡沒有初位及上位的得位、失位等相關文字。

又《繫辭》但論三五、二四同功異位,亦不及初上,何乎?

其次,《繫辭傳》只說三五、二四同功異位,也沒談到初上兩位,為什麼?

唯乾上九《文言》云「貴而无位」,需上六云「雖不當位」。若以上為陰位邪,則需上六不得云不當位也。若以上為陽位邪,則乾上九不得云貴而无位也。陰陽處之,皆云非位,而初亦不說當位失位也。

只有乾上九《文言傳》說「貴而无位」,需卦上六說「雖不當位」。如果以上位為陰位,那麼需卦上六就不能說「雖不當位」。如果以上位為陽位,那麼乾卦上九不能說「貴而无位」。不管是陰或陽處於上位,都說不當位,而初爻也不說當位失位。

然則,初上者是事之終始,无陰陽定位也。

故乾初謂之潛,過五謂之无位。未有處其位而云潛,上有位而云无者也。

歷觀眾卦,盡亦如之,初上无陰陽定位,亦以明矣。

然則,初位和上位是事情的結束和開始,沒有陰陽的定位。所以乾卦初爻說「潛」,超過五之後說「无位」,沒有說當位(處其位)還說是「潛」,上面有位然後說「无位」的。通盤而仔細地看所有的卦,也全都如此。初上兩爻沒有陰陽的定位,再清楚不過。

夫位者,列貴賤之地,待才用之宅也。爻者,守位分之任,應貴賤之序者也。

「位置」是陳列貴賤之差異的地方,也是等待才性之用的居宅。爻則負有守住位分的責任,以呼應其貴賤的順序。

此段在說明爻性的剛柔遇到貴賤(高低)不等的爻位時,就會有不同的吉凶。

才用:指的是剛柔以及其相對應的用處。剛爻(陽爻)則剛健而能幹事,柔爻(陰爻)則柔弱而能順物。

位分:位置的分別。「分」本義為分別,但亦有職責、本分的意思。位分一方面講的是爻位之間有尊卑上下的分別,進一步的也指涉到每個爻位都會有它相對應的職責與分際。

位有尊卑,爻有陰陽。尊者陽之所處,卑者陰之所履也。故以尊為陽位,卑為陰位。

六位有尊有卑,爻有陰有陽。尊貴的位置應該是由陽爻所居處,而卑下的位置則是屬於陰爻所踐履的場所。所以尊貴在上者為陽位,而卑賤在下者則屬於陰位。

去初上而論位分,則三五各在一卦之上,亦何得不謂之陽位。二四各在一卦之下,亦何得不謂之陰位。

除去初位和上位來談位分,那麼三和五位分別是下卦和上卦的最上位,為什麼不能說他們屬於陽位。而二和四則都在一卦的下位,為何不能說他們屬於陰位。

初上者,體之終始,事之先後也,故位无常分,事无常所,非可以陰陽定也。

初和上是一個卦體的終始(開始和結束),象徵的是事情的先後順序,所以這兩個位置沒有一定的分際,反應在事情也經常沒有一定的方所,無法以陰陽來界定這兩爻。

此處闡明初上兩爻不能以陰陽來界定。

《繫辭傳》:「易之為書也,原始要終以為質也。六爻相雜,唯其時物也。其初難知,其上易知,本末也。初辭擬之,卒成之終。」

尊卑有常序,終始无常主。故《繫辭》但論四爻功位之通例,而不及初上之定位也。

尊卑是有一定的秩序的,而終始則沒有一定的主宰者。所以《繫辭傳》只談到二與四、三與五等四個爻的功位通例(所謂的「同功異位」),而沒有談論到初與上的定位。

然事不可无終始,卦不可无六爻。初上雖无陰陽本位,是終始之地也。

然而事情不可以沒有終始,卦也不能沒有六爻。初與上雖然沒有陰陽的本位,但卻是代表終始的地方。

統而論之,爻之所處則謂之位。卦以六爻為成,則不得不謂之六位時成也。

總而言之,爻所處的地方叫做位。卦是由六爻所構成,因此不得不說「六位時成」。

「六位時成」語出自乾卦《彖傳》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