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全解】26 大畜卦

Jack 在 2015, 九月 15 - 18:34 發表

 

26   大畜卦 山天大畜

大畜,利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初九,有厲,利已。九二,輿說輹。九三,良馬逐,利艱貞。曰閑輿衛,利有攸往。六四,童牛之牿,元吉。六五,豶豕之牙,吉。上九,何天之衢,亨。

 卦辭  初九  九二  九三

 六四  六五  上九  彖傳注

【卦名】

今本:大畜 帛書:泰蓄 歸藏:大毒畜 上博簡:大 清華簡:大䈞

大畜、大蓄

畜的本義為家畜、畜養、豢養。引申為儲蓄、積聚。

《說文》:「田畜也。《淮南子》曰:玄田爲畜。」畜甲骨文作,上方為玄(即糸,繫的意思),下方為,象有草木的一塊田地,或園林。徐中舒《甲骨文字典》:「田獵所得而拘系之,斯為家畜,此為玄田之正解。」。

因此大畜最原始的意思可理解為大家畜,或大量的畜養,小畜則為小家畜或小量的畜養。這也可說明為何大畜爻辭中有「良馬逐」、「童牛之牯」、「豶豕之牙」,談的都是大型家畜之事。

畜又可從畜養引申為治理、羅致之義。香港中文大學漢語多功能字庫:「金文表示畜養,引申為羅致、治理人才,秦公鎛:『咸畜百辟胤士』,意謂羅致百官賢士。」《詩經‧節南山》:「以畜萬邦。」《莊子》〈天道篇〉:「天樂者,聖人之心,以畜天下也。」〈天下篇〉:「古之畜天下者,无欲而天下足。」

畜也是蓄的本字,積聚、儲蓄的意思。帛書作泰蓄,泰同大,蓄即畜。因此大畜也可指積蓄、儲蓄很大,那麼所能夠做的事當然也就很大。《象傳》:「大畜。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彖傳》:「不家食吉,養賢也。」指人的資源、能量、錢財、德性…都有很大的積聚,因此可以做大事。

畜也通孝,有馴服、順從的意思。《禮記‧祭統》:「孝者,畜也,順於道,不逆於倫,是之謂畜。」

大篤、大竺、大毒

馬國翰輯本歸藏「大畜」作「大毒畜」,「小畜」作「小毒畜」,推測「畜」字為後人注解「大毒」和「小毒」的毒為畜。《說文》:「毒,厚也。害人之艸,往往而生。」毒通篤,篤厚的意思。于省吾認為,毒即厚:「小毒畜即小厚積,大毒畜即大厚積也。」

上博簡作「大」,為「竺」的繁化,通竺。清華簡作大䈞,䈞為篤或竺的古字,同樣是篤厚的意思。

從這些出土資料及古典可歸納出,大畜古為「大篤」或「大竺」,小畜作「小篤」或「小竺」。《彖傳》曰:「大畜,剛健篤實。」可能是古卦名大篤(竺)的遺痕。

篤,厚實、穩固也。篤原意為馬行遲頓,但後來用以替代竺字。竺為厚實之義,篤字現今也多做厚實解。段玉裁:「古假借篤爲竺字,以皆竹聲也。二部曰:竺,厚也。篤行而竺廢矣。《釋詁》曰:篤,固也。又曰:篤,厚也。《毛詩》椒聊、大明、公劉傳皆曰:篤,厚也。凡經傳,篤字固厚二訓足包之。《釋詁》篤竺並列,皆訓厚。《釋名》曰:篤,築也。築,堅實稱也。厚,後也,有終後也。蓋篤字之代竺久矣。」

大篤即非常篤實、厚實,基礎很穩固,《彖傳》講的「剛健篤實」。而小篤或少篤則是不夠篤實,不踏實,不夠穩固之義。此亦與「小畜」、「小蓄」之義互為表裡,畜養小者基礎就不夠厚實。

【卦義】

大家畜,大儲蓄,非常篤實。大養,所養之大。

大畜卦象下乾天,上艮止。艮為門闕,乾為剛健君子,此為君子養於門下之象。因此卦辭說「不家食」,《彖傳》說「不家食吉,養賢也」。又陽為大,大畜即「陽畜」,乾陽在內即有積聚之象,又有艮山在外養之,為乾陽之大養,大積聚,因此名為大畜。

《序卦》說:「復則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有无妄然後可畜,故受之以大畜。」大畜與無妄為相綜的對卦,是繼剝、復而來。復卦為改過遷善,以至於無妄之後,開始大有可畜。不過虞翻認為:「《序卦》曰:復則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而京氏及俗儒,以爲大旱之卦,萬物皆死,无所復妄,失之遠矣。有无妄然後可畜,不死明矣。若物皆死,將何畜聚,以此疑也。」依虞翻意思,復卦為生機藏地下,無妄為無亡,不死的意思。因萬物不死,生機藏天下,所以才可以開始畜聚畜養萬物。

大畜卦若是問功名,為大吉之卦,處畜極而發之時,但很可能是「食祿於外」,可能因此而無法兼顧家庭。若問婚姻,可能因事業忙碌而無法兼顧家庭。若問財運,則可有很大的積蓄,財運亨通。

大畜六爻由初到上,是畜極而發的一個歷程。初九,有厲利已,九二,輿說輹,同樣不可行。至九三,良馬逐,至上九,何天之衢,一飛登天。

大畜,利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彖曰: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養賢也;利涉大川,應乎天也。

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今解】

大畜,利於貞定,不在家吃飯,吉。利於渡河涉險。

不家食是因為食碌於外,受到重用,事業忙碌,無暇在家吃飯。因此此卦有因事業而無法兼顧家庭的情況。

另一解釋,大畜為大量畜養家畜,利於貞定,不要在家中飼養,吉。利於渡河過去飼養。此可能講的是遊牧逐水草而居的生活。

大畜卦乃畜極而發之卦,宜於定而後發,貞吉之後乃宜於涉大川。貞吉為先定,涉大川為後發。

胡炳文:不家食,是賢者不畜於家而畜於朝。涉大川,又似有畜極而通之意。要之兩利字,一吉字,占辭自分為三,不必泥而一之也。

【字義】

不家食:不在家吃飯,食祿於外,在外打拼。《彖傳》說:「不家食吉,養賢也」。食或作飼,飼養的意思。不在家中飼養,畜牧之事業才可做大,因此名大畜。朱熹:「不家食,謂食祿於朝,不食於家也。」王弼:「有大畜之實,以之養賢,令賢者不家食,乃吉也。尚賢制健,大正應天,不憂險難,故利涉大川也。」

初九,有厲,利已。

象曰:有厲利已,不犯災也。

【今解】

有危險,宜停止。

《象傳》說「有厲利已,不犯災也」,有危險而宜於停止不前,因為不去做冒犯危險、可能引來災難的事。

大畜乃畜極而發之卦,初與二都只在初始階段,宜貞定而不發。

【字義】

有厲:有危險。厲,危險。

利已:有多種解釋。一是利益已經停止、結束。已,結束。二是宜於停止。「已」也可當作己,利己即利於「己」日,己為天干戊己庚辛的己。已或者為巳之誤,巳通巳,利巳,宜於祭祀。

九二,輿說輹。

象曰:輿說輹,中无尤也。

【今解】

用來固定車輪軸的革繩脫落。此意味無法前進,不宜出行。

大畜卦為畜極而發之卦,初與二為積畜之階段,至上九為何天之衢。

【字義】

輿說輹:輿,音「魚」,車子。說,音義都作「脫」,脫落的意思。輹,音「服」或「負」,用以固定車輪軸的革繩。小畜九三:「輿說輻,夫妻反目。」輻為輹之假借。用來固定車輪軸的革繩脫落,車子固障,當然不可行。《說文》:「輹,車軸縛也,从車复聲,《易》曰:輿脫輹。」段注:「謂以革若絲之類纏束於軸,以固軸也。縛者束也。」「《周易》小畜九三、大畜九二文也。馬云:車下縛也,與許合,其非轐明矣。或作腹者叚借字,或作輻者譌字。」依《說文》及段注,輹為皮革做成的繩子,用以繫緊及固定車輪軸。虞翻:「坤爲車,爲輻。至三成乾,坤象不見,故車說輻。馬君及俗儒皆以乾爲車,非也。」除大畜九二、小畜九三為輿脫輹之外,大壯九四「壯于大輿之輹」亦有脫輹之義,壯者傷也。

九三,良馬逐,利艱貞。曰閑輿衛,利有攸往。

  • 象曰:利有攸往,上合志也。
  • 昭力問曰:易又鄉大夫之義乎?子曰:師之左次,與闌輿之率(衛),與豶豕之牙,參者,大夫之所以治其國而安其[民也]。
  • 帛書《昭力》:問闌輿之義。子曰:上正率國以德,次正率國以力,下正率國以兵。率國以德者,必和其君臣之節,不[以]耳之所聞敗目之所見,故權臣不作。同父子之欲,以固其親,賞百姓之勸,以禁諱教。察人所疾,不作苛心。是故大國屬力焉,而小國歸德焉。城郭弗脩,五兵弗底(實),而天下皆服焉。易曰:「闌輿之率,利有攸往。」若輿且可以闌然率之,況侃以德乎?可不共之有?(率或作衛)

【今解】

優良的駿馬飛奔有序,宜艱苦貞定。每天熟習駕馭大車的技術,利有所往。

此爻言有志氣的人才技藝精湛,能力高人一等,但仍然每天自我精進,提升自己的能力,因此利有所往。此爻亦可能講遊牧之事。九二輿脫輹,車子故障而不能前進或出行。現在車子修理好了,不但能夠重新再出發,而且良馬狂奔,很熟練的駕著車子趕路前往新的牧場。

「閑輿衛」《昭力》作「闌輿率」或「闌輿之率」,孔子並以「上正」(上政)詮釋「闌輿之率」,率應解釋為率領。孔子認為,上政以德來率領一國,次政以權力來率領一國,下政則是以兵力來率領一國。以德率國者必定能夠調和君臣之節,不會以耳目所聞來敗壞眼睛之所見,所以權臣不妄作。「若輿且可以闌然率之,況侃以德乎」,假設大輿都可以很閑熟地駕馭,更何況又以德來率領一國。

【字義】

良馬逐:駿馬飛奔。逐有兩種解釋,一是飛奔的樣子。二是馬相互追逐的樣子。所謂相互追逐,是指四馬的馬車,前後各兩匹,後馬追逐前馬,因此「良馬逐」可用以形容熟悉於駕馭,而把馬車控制得很好的樣子。

曰閑輿衛:每日熟練馬車的駕馭、防衛之術。曰,有兩種解釋,一是當作發語辭,無意義;二是當作「日月」的「日」,言每天、每日。閑,閑熟,練習、熟練、精進。曰閑,作「日閑」則意思是日日練習,每日練習、精進。輿,古代的車,此指大車。衛,兩種解釋,一是防衛、防禦。二是車前的橫桿。「閑輿衛」帛書《昭力》張政烺校訂作「闌輿率」或「闌輿之率」,廖名春則作「閑輿衛」或「闌輿之衛」。

六四,童牛之牿,元吉。

象曰:六四元吉,有喜也。

【今解】

以童牛作告祭,大吉。

傳統解釋:小牛的牛牿,大吉。在小牛的牛角還未長出來之前,就先綁好牛牿,避免牛長大後會用角觸人。由於能防患於未然,吉,有喜。

此比喻做事情有先見之明,防患於未然則吉。

【字義】

童牛之牿:當作「童牛之告」。「牯」《九家易》作「告」,《說文》:「告,牛觸人,角箸橫木,所以告人也。从口从牛。《易》曰:僮牛之告。」依《說文》,童牛之告為小牛之觸人,小牛角上戴上橫木,因此而觸人。告,甲骨文通「祰」,為祰祭。童牛之告,以童牛作告祭。傳統解釋為小牛戴的牛牿。童牛,小牛。牿,當作告,又稱楅,套在牛角上的橫木,避免牛觸人傷人。牛從小就讓牠習慣於戴上牛牿,有防患於未然,防微杜漸的意味。侯果:「牿,楅也。以木爲之,橫施於角,止其觝之威也。」

六五,豶豕之牙,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慶也。

帛書《昭力》:又問:豶豕之牙,何胃也?子曰:古之仗強者也,仗強以侍難也。上正率兵而弗用,次正用兵而弗先也,下正銳兵而后威。幾兵而弗用者,調愛其百生而敬其士臣,強爭其時而讓其成利。文人為令,武夫用圖。脩兵不解,卒伍必固。權謀不讓,怨弗先昌。是故其士驕而不傾,其人調而不野。大國禮之,小國事之,危國獻焉,力國助焉,遠國依焉,近國固焉。上正陲衣常以來遠人,次正橐弓矢以伏天下。易曰:「豶豕之牙,吉。」夫豕之牙,成而不用者也。又芺而后見。言國脩兵不單而威之胃也。此大夫之用也,鄉大夫之事也。

【今解】

閹豬的牙,不會傷人,沒什麼好怕的,吉。

閹豬巨大,但空有其表,不足為懼,沒有危險性,故為吉。

【字義】

豶豕之牙:豶,音「焚」,《說文》:「豶,羠豕也,從豕賁聲。」豶豕之牙有兩種解釋。一是較為普遍者,豶豕為閹豬,就是被去勢的豬,可以長得比較大,性情也較為溫和,適於畜養,長大之後牙也不會傷人,所以豶豕之牙比喻有適當的預防措施所以不會有傷害。第二種解釋,豶為動辭,由去勢引申為去除。豶豕之牙,去除豬的獠牙。鄭玄:「牙讀為互。《釋文》引劉氏:「豕去勢曰豶。」《撮要》引褚氏:「豶,除也,除其牙也。」孔穎達引《爾雅》「墳大防」:「則豶是隄防之義。此豶其牙,謂防止其牙。」

上九,何天之衢,亨。

象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今解】

走到康莊大道,亨通。

直接通達天衢。上九為畜極而發之時,積畜到極點,一飛沖天的時候。王弼:「處畜之極,畜極則通,大畜以至於大亨之時。」

【字義】

何天之衢:通天大道。何,三種解釋,一是當作語助辭,王弼:「何,辭也。猶云何畜,乃天之衢。」程頤認為「何」為衍字:「予聞之胡先生曰:天之衢亨誤加何字。」二是作「當」,走到…的意思。衢,大道。虞翻:「何,當也。衢,四交道。」三是荷,承擔之義。王宗傳:「何,如何校之何,《釋文》曰:梁武帝讀音賀是也。言以身任天下之責,當畜賢之時,為五所尚,主張賢路,賢者之得志,莫盛於斯也。」吳澄:「後漢王延壽魯靈光殿賦云,荷天衢以元亨,何作荷,何天之衢,其辭猶《詩》言何天之休,何天之龍。」甲骨文「何」字象人的肩上扛着鋤頭或扁擔之形,本義為擔荷、負荷,為「荷」的本字。因此以第三說最佳。

【彖傳注】

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有多種讀法。《孫氏周易集解》作:「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另可作:「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剛上而尚賢。」

剛健篤實:以上下二體解釋大畜卦義。下卦乾為剛健,上卦艮為篤實。

輝光日新其德:乾為大明,輝光之象。艮在外為養,大畜為畜養大明,故有輝光日新之義。劉邠問管輅:「易言剛健篤實,輝光日新,斯為同不也?」管輅曰:「不同之名,朝旦為輝,日中為光。」

剛上而尚賢:以卦變解釋卦義。大畜為大壯卦變而來,大壯九四上升到上位成大畜,並成止健之象(能止健)。上艮為止,下乾為健。也可能是需卦而來,需九五至上成為大畜上九,為剛上,爻辭說「何天之衢」。

不家食吉,養賢也:大畜為君子養於門下之象,養賢之義,因此不家食吉。

利涉大川,應乎天也:六五與九二相應,與上九比應。大畜可能是需卦而來,需者飲食之道,需九五至上成大畜,因此曰不家食吉。九五從坎中上行成大畜上九,為涉大川之象。反之,无妄卦為訟卦來,訟卦下卦坎中下行至初,為不利有攸往之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