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談易經卦名字義的雙面性

Jack 在 2015, 六月 24 - 20:11 發表

不管後人給予再高的光環,《周易》原本就是一本占筮之書,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你可以用哲學的方法,用命理的方法,用經世治國的觀點,社會學觀點……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來理解它與詮釋它,但都無法否認它就是一本占筮書。

因此不要忘記一件事,既然《周易》的原本是占筮或算命用書,那麼它的用語在本質上就不會太「清楚」,因為隱晦、曖昧正是算命用語最常見的話術。所以一個字義這樣解釋可以,那樣解釋也行,在《周易》上絕對不要太大驚小怪,因為這就是占筮語言的本質,這也是《繫辭傳》所說的「仁者見之謂之仁,知者見之謂之知」。從古至今的學者們、易學家們,經常堅持某一字某一句只有他的見解是對的,全世界都是錯的,為此吵得面紅耳赤。就易學來說,實在沒有比這個更可笑與淺狹的了!

除了一字多關多義這種情況,本文要探討的是一個更為特殊的情況。《周易》中許多卦名或用字都具有一種「雙面」的性質,這種性質或許是源自於象形文字的圖畫式思考特質:因為看圖的人或者是對於圖象有不同聯想,或者因立場不同而產生相反的意思。

例如,首卦乾卦的「見龍在田」的「見」字。看見是見,被看見(現)也是見,這就是雙面性。「見龍在田」你可以解釋為龍出現在田間(被看見),也可解釋為看見了龍在田間。

這種雙面性有時候可能對於字義沒什麼影響,但有時候卻會產生天差地別的不同解讀,甚至彼此矛盾衝突的情況。我們若能從字源來探索其緣由,即使一個字同時出現了彼此矛盾的意義也一樣可以有很合理的解釋,這對於解讀《周易》也會有很大的幫助。

觀:展示給人看是觀,看人展示也是觀

例如觀卦的觀,你舉行一個典禮給人觀看是觀,來人觀看典禮也是觀。將告示張貼於門闕(觀)上給人觀看是觀,來人在門闕前看告示也是觀,觀既是「展示給人看」也是「看人展示」的意思,這兩個正反相對的動辭,是同時存在於「觀」字上的,所以《說文》觀字段注說:「凡以我諦視物曰觀,使人得以諦視我亦曰觀。猶之以我見人,使人見我皆曰視。」

蒙:蒙人是蒙,讓人給蒙了更是蒙

蒙卦的蒙原本是指一種叫兔絲子或叫王女的寄生植物,但後來的用法裡其實是假借為「冡」使用。

甲骨文的冡字字源可能有多種不同的形構,但基本構造都是上面一個覆物的蓋子,裡面或者是一隻豬(豕),或者一隻鳥(佳),意思原是蒙覆、覆蓋的意思,把豬或鳥蓋起來或許是要欺騙人(讓人不知我家有豬嗎?),所以冡(蒙)引申為蒙騙,蒙人就是騙人的意思。蒙騙人叫蒙,被人蒙騙也叫蒙,所以蒙引申為蒙昧、無知的意思,因為被騙了代表無知,這是從「被人騙」的一端所引申而來的。

畜:養人是畜,被人養也是畜

大畜和小畜的「畜」原本是指把動物綁在田間,為家畜的意思,動辭則為儲畜、畜養。

將畜的概念用在人事上,畜人、養人是畜,被人畜、被人養也是畜,因此畜又引申為止的意思,因為就被畜養的人來說,就是停止在被畜養之處。 而加畜也正是取其被養之義。

比:親信人是比,讓人所親信也是比

比卦的比為兩個匕,匕原始意義為反人,甲骨文卜辭中除了做「妣」用,也做為雌性使用,如牝牡分別為母牛和公牛,因匕為雌性,士為雄性。牡右邊的土原應作士,但在文字發展中被寫錯而變成了土。因此匕可理解為兩個女人黏在一起,表達出親密、親近的意思。

我親近人是比,我讓人親近,也是比。如果一般人地位平等的親密、親近,這種雙面性不會產生什麼文義上的衝突或差異。但是比卦的意思是帶有上下尊卑的意思,上對下親比是比,可做親信、信賴的意思。下對上親比也是比,可作輔弼、比附的意思。

離:網羅小鳥是離,小鳥被網羅也是離

離通羅,帛書本卦名就作「羅」,離羅兩字在漢代時本是通用的。這是因為兩字在甲骨文中形構本就相近,義符概念也相同,都是網子網到小鳥,離字旁的离其實就是禽的古字。從網住小鳥來說,為擒獲、附著等意思,所以離卦取象是得、是附著,這也是離卦較常的取象。相反的,被抓到、被網到了也叫離(羅),由這個概念引申出的則是「罹難」的罹。這也是為何易象中離卦有時候會取象為罹難的意思,雖然這種例子較為少見,但仍是存在的,例如離卦九四「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而像是噬嗑卦取法網之象,也是帶有「被捕獲」的意思。

巽:下達命令是巽,服從命令也是巽

巽為什麼它的卦象既解釋為命令、申命,又解釋為服從命令(順)?巽的本字作雙卩(),《說文》:「,二卩也,巽从此。」甲骨文作,為二人跪伏的形態,從上位者來說表示他在發布命令,下人在下聽令。但從下屬來說,則是跪伏聽命,表示服從的意思。

艮:拒絕、不要是艮,收藏、很想要也是艮

艮的雙面性則比較奇特一些。艮在八卦取象之中,一方面做為拒止,就是拒絕、不要,或者是冷漠、不想理會的意思。另一方面又取象為保護、養護、收藏,帶有很想要的意味,或者是注意、關心、照顧的意思。例如遯卦,就是把乾陽、大人、君子拒止,驅逐在外。而大畜卦則是把乾陽、君子、大人,養護、收藏好。

這兩個完全相反的意思若只從文字的抽象字義來思考是非常不可思議的矛盾,但若從圖象來思考則是非常直觀而理所當然的。

艮的造字本意是「反見」,類似於回頭看的意思。回頭看又有什麼意味?當東西在你前面時(卦象來看前面就是在外卦)你轉過頭那麼就是討厭、不想理會,拒絕的意思。反過來,若物體是在你後面(後面即卦象的內卦),那麼回頭看代表吸引你的注意,引申為照顧、養護的意思。若這麼想還不夠直覺,那麼可用艮取象為門闕來聯想,東西在門外,那麼就是拒絕,門都沒有;反過來,如果東西在門內,那麼不只是將它收到家裡而已,還可能進一步要將它收藏好、照顧好。

至於艮為何是「反見」,這比較曲折一些,以下詳細說明。

說文》匕部:「,很也,从匕目。匕目,猶目相匕,不相下也。《易》曰:艮其限。匕目爲艮,匕目爲眞也。」很即狠,眞通瞋,即現今說的怒目相視。依《說文》,艮形構原本作上目下匕,匕目的意思,段玉裁說匕假作比。比為雙匕,音義亦可同於匕,所以匕目就是比目,眼對眼很接近的在互看的意思,兩個人眼睛對眼睛很近的貼在一起互看,是相當有畫面的「怒目相視」。

只不過同樣是看圖說故事,比既然是親密之意,那麼匕目之相視,為何不能代表像唐伯虎和對穿腸一樣的心心相惜呢?這個答案從現今含「艮」字字根的文字來找,並沒有答案,但若從《周易》的易象中,卻可發現艮或許在遠古時代的確曾有過這個意思,艮卦的確就有養護、藏養之義,近於愛惜的意思。

我們回歸到艮字原始形構來看會發現到一個相當有趣的事,雖然字義與《說文》有異,但卻可對應到易經卦象與卦義,而這或許是艮字造字時的本義,並保留在《周易》之中。

甲骨文中匕為反人的意思,「見」為上目下人(今文中的儿在甲骨文中就是人,如元從上從人)。見字的人是寫正面的,為正面看。但反面看或轉頭看在甲骨文中要怎麼表達呢?要知,甲骨文是不像現今楷書有上下左右之別的,人字你正寫也對,反寫也對,兩字組成一字時,兩個部件一左一右隨你組合,例如鄰和隣在甲骨文中是一樣的「牛匕」和「匕牛」也都是一樣的,其他兩個部件的文字亦同。所以推測,艮字從目從反人表達的可能是與見相對應的概念,見是正面看,艮是反面看,也就是轉頭看的意思。所以黃宗炎說:「艮為狠,艮有反見之象,無言笑面目可徵,故取其剛狠之義與?」至於「反見」要做何解?或許通狠,但也有可能就是指回頭看的意思。雖然從字書與經典中難找到這層意思,但是從《周易》卦象的解析中確可發現到這與艮卦的取象完全相符的。

回應

易,若是比甲骨文更早的文字體系,那是否要跳脫卦名,將卦的型式重新定義?

漢字,每個單字都讓視為獨立的個體,每個個體本來就具有其多面性與衍義的特性。

將易卦定上漢字卦名,再洽當不過了。100  010 (恕在下用01表示)若不訂為蒙,其實很難再找到更洽當的卦名,在我來說,111 100 遯這個卦名定的最傳神!!努力翻過重重阻籬奮力往前跑的肉豬!!當然用這個方法看卦是個人習慣。可能不適合格主的習慣吧!!

自讀閣下細解各卦,獲益良多。不勝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