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全解】14 大有卦

Jack 在 2015, 五月 1 - 16:02 發表

14    大有卦 火天大有

大有,元亨。初九,无交害,匪咎,艱則无咎。九二,大車以載,有攸往,无咎。九三,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九四,匪其彭,无咎。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上九,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卦名】

今本:大有 帛書:大有 歸藏:大有 秦簡:右 上博簡:大有 清華簡:少右

大有即豐收、富有之義。

「有」字本義為持有、佔有,引申又有豐收、富裕的意思。《左傳》桓三年「有年」註:「五穀皆熟書有年。」又宣公十六年「大有年」。有年即指豐收之年,大有年則是大豐收之年。《繫辭》:「富有之謂大業。」《雜卦》:「大有,眾也。」《序卦》:「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大有也是富有的意思。

有字與又字在甲骨文皆作,學者疑為(牛)的異體字,以畜養的牛為有,借牛以表示「有」義。因此「有」在古代可能是代表擁有財富的意思。演變到金文之後作,為以手取肉之狀,象獲取、佔有之義。《說文》則說:「不宜有也。《春秋傳》曰:日月有食之。」意思為原本不當有者而有之,而不是原本就有的。例如,日月原本是不當「食」(蝕)的,不當食而食才可說「有食之」。就如錢財,原本不屬於你的,現在變成屬於你了就是你「有」了錢財。

由於甲骨文有、又同一字源,因此古文有、又兩字本就相通。秦簡與清華簡之「右」可能是又的假借,但有學者認為當作「右」解。于省吾:「有者右也,下乾為大,上互兌為右,柔居尊位而眾陽右之,故曰自天右之也。」

古文「右」即祐,幫助、輔助之義。「大右」意思是大的幫助、大的保祐。至於清華簡作「少右」,也就是「小右」則不得解。

【卦義】

所有之大,富有天下。如日中天,照遍萬物。

卦象日在天上,內剛健而外文明。《象傳》:「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大有為君子剛健能行而照鑑於上,能夠抑惡揚善之象,所以能夠豐富而大業。

外離明為擒獲,下乾陽為大,因此為大有,收獲很大的意思。離的字源本義為擒獲小鳥,本就有擒獲、「有」之義。下乾天為大,如大壯、大畜、泰(太)的「大」皆是取象自下卦的乾天。

就六爻來看,六五一陰以柔順與中庸之美德居於最尊貴的位置,統領五個陽爻,上下皆與其相應,五陽(陽為實)皆歸於六五一陰。因此王弼說:「大有,包容之象也。」「處尊以柔,居中以大,體无二陰以分其應,上下應之,靡所不納,大有之義也。」

卦序上,大有與同人為相綜的一對卦,是繼泰、否而來的兩卦。泰為太平盛世,否卦為國家動亂,同人為周王會同諸侯以解決動亂,大有為天下又歸周王所有,天下太平,五穀豐登。《序卦》:「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

大有顯然是一個大吉之卦,但得此卦應謙虛自養,切莫因此而驕泰放逸,因此緊接在大有卦之後為謙卦,以告戒富有之人,不要為富不仁,多行不義,而當以謙虛自養。

大有,元亨。

  • 彖曰: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其德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是以元亨。
  • 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

【今解】

大有,大亨。

大有卦是所有卦辭中最簡要的一卦,只有「元亨」兩個字。不過還好有《易傳》解說可循。《彖》曰:「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其德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是以元亨。」「柔得尊位大中」指六五,以柔居五之尊位,五為兩個中爻中較尊高者,故曰「大中」。「上下應之」,上指上九,與六五比鄰而應,下指九二。「其德剛健而文明」講的是上下二體,內剛健而外文明,剛健居於內為應乎天,文明於外為應時而行。《象傳》則說:「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

初九,无交害,匪咎,艱則无咎。

象曰:大有初九,无交害也。

【今解】

因沒有相交而受害,並不是應有的罪咎。艱苦則沒有罪咎。

大有的初始階段,與富有之主(六五)沒有交集,因而受到兵戈相害。這不是因為自己有什麼罪咎。只要能夠艱苦,就能安全渡過,免於罪咎。

大有卦的卦主為六五,九二與其相應,九三與其同功(三與五同功而異位),九四及上九與其比鄰,所有的陽爻中,唯有初九與六五完全沒有交集。《彖》傳說「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初九是唯一完全無法呼應到六五之君者,因此謂「無交害」。

【字義】

无交害:兩種解釋。一是「無交之害」,與君王沒有交集,因而受害。二是無相害的意思,指原本初九會受到相害,但終而得免。無論那一種解釋,都意謂初九爻面臨了潛在的兵戈之害,此害並不是罪有應得,而是形勢使然,若能艱苦面對,則能免於罪咎。交或作皎,白、明的意思。無交害,即無顯著的傷害。六五「交如威如」帛書易傳《二三子》作「絞如委如」,孔子解釋說:「絞,白也;委,老也。」「絞白也」即是取「皎」義。

匪咎:不是因為罪咎。匪,非也。咎,罪咎。言初九可能受到的兵戈之害,不是因為自己犯了什麼錯,不是罪有應得。程頤:「言富有本匪有咎也,人因富有自為咎耳。若能享富有而知難處,則自无咎也。處富有而不能思艱兢畏,則驕侈之心生矣,所以有咎也。」

九二,大車以載,有攸往,无咎。

象曰:大車以載,積中不敗也。

【今解】

大車用以承載,可以遠行,沒有罪咎。

九二性情剛健而處事中庸,又與六五之君相應,所以足以受君王之所託而承擔重任,以走長遠的路途。

【字義】

大車以載:大車,載物多,且可行遠,比喻君子任重而道遠。以,用,用以。大車以載,大車用以承載。

有攸往:有所往,有遠往,言足以行遠,任重而道遠。攸,所,遠。攸往,所往,或遠往,出門前往某地。王弼:「健不違中,為五所任,任重不危,致遠不泥,故可以往而无咎也。」

九三,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

象曰: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害也。

【今解】

王公和天子聚餐,小人則不堪此任。

若是君子、大人,可以直達天子,並輔佐天子以治天下。但反之,若是小人,居於此位反而無法擔當,直接受害。古時以身份地位分君子小人,以現今意義來看,若是主管、官員,得此爻,官運亨通,足勝大任;若為基層員工,或是一般人,則無以擔負重任。

九三為多憂之位,與五同功。居互體兌之下,爻變之後又居坎下兌上,因此本為凶險之地。若是君子、大人居之,逢大有之世,可直達六五而免於凶險。若是小人,則無以應對,故為凶。

【字義】

公用亨于天子:當作「公用享於天子」。公為諸侯國國君之稱,享通饗,饗宴、聚餐的意思。公用饗於天子,言公受到天子之寵愛而受到邀請共宴,其吉凶不言而喻。古亨、享本相通,但《周易》中兩字用法有清楚分別。帛書中今本作「享」者皆作「芳」,此爻則作「公用芳於天子」。《左傳》僖公二十五年晉文公筮問是否該出兵救周襄王:「筮之,遇大有之睽,曰吉,遇公用享于天子之卦也。戰克而王饗,吉孰大焉?」總合以上資料,「亨」當作「享」,並通「饗」。卜偃解釋此卦說「天為澤以當日,天子降心以逆公」,這是以上離為公,下乾為天子。因九三為下卦乾(天子)接近上離(公、諸侯)的一爻,下體爻變成兌為悅,因此言「天子降心以逆公」。或以九三為公,此源自京房,以初為元士,二為大夫,三為三公,四為諸侯,五為天子,六為廟堂。故九三曰「公」。

小人弗克:平凡百姓無法做到。小人,指無官位、無權力的平凡百姓。

【筮例】

《左傳》僖公二十五年晉文公筮問救襄王(625BC)得大有之睽,即大有卦的九三爻。

周襄王異母弟叔帶叛變,引進狄人,自立為王,周襄王因此逃到鄭國,並向秦晉兩國求救。

眼見秦穆公大軍已經在黃河邊準備要迎接襄王,晉文公重耳(公元前697~628年)由於才剛結束近20年流亡生涯回到晉國當上國君,忙於重建國政,擔心出兵將導致國內政局不穩,在迎與不迎襄王之間舉棋不定。這時他的謀臣也是舅舅狐偃勸進,於是文公為此請卜偃分別以卜、筮來決疑,結果都是大吉。

他所筮得的是大有之睽,爻辭說「公用享於天子」(今本享作亨),卜偃解釋說:「戰克而王饗,吉孰大焉?且是卦也,天為澤以當日,天子降心以逆公,不亦可乎?」這是說大王將戰勝,而周天子將因此宴請大王聚餐,還有比這更吉的嗎?而且這一卦,乾天變成澤兌而面對離日,是天子(乾天)的寵愛從天而降(降心)來迎接大王(逆公)的卦象。

於是晉文公出兵,果然成功送襄王回周並殺了叛亂的叔帶,因此得到了襄王的封賞。

九四,匪其彭,无咎。

象曰:匪其彭,无咎,明辨晢也。

【今解】

不炫耀,保持低調,無咎。

處於富有的極盛時候,但太接近權力核心,不只憂慮特別多,還要處處避免嫌疑。此時應該體認自己極盛之後可能將衰,伴君如伴虎,最好能懂得低調以明哲保身,認清自己的地位,則能免於罪咎。

【字義】

匪其彭「匪其彭」即「非其彭」,有三種解釋。1 以彭為盛大貌。程頤:「彭,盛多之貌」。非其彭,捨棄盛大,保持低調,以免於罪咎。因九四處近君多懼之地,為六五之近臣,本身陽剛又不當位,在大有(富有)之世,反而更應該保持低調,以免受到君王的猜忌,因此而能無咎。朱熹:「彭字,音義未詳。《程傳》曰『盛貌』,理或當然。」2 彭作旁,王弼:「專心承五,常匪其旁,則无咎矣。旁謂三也。」依王弼,非其彭即專心,心無旁騖之義。3 虞翻作「匪其尫」:「匪,非也。其位尫。足尫,體行不正,四失位,折震足,故尫。變而得正,故无咎。」「四在乾則尫;在坤爲鼠;在震噬胏得金矢;在巽折鼎足;在坎爲鬼方;在離焚死;在艮旅于處,言无所容;在兌睽孤孚厲。三百八十四爻,獨无所容也。」尫有折足、斷腳的意思,或指身有殘疾而為巫者,《左傳》、《禮記》所說之巫尫。古時天旱時往往燒巫尫或曝曬巫尫以求雨。匪其尫,不以尫求雨解決旱災,沒有罪咎。《左傳》僖公二十一年夏,大旱,公欲焚巫尪,臧文仲所謂「巫尪何為」也。《禮記.檀弓下》:「歲旱,穆公召縣子而問然。曰:『天久不雨,吾欲暴尪而奚若?』曰:『天久不雨,而暴人之疾子,虐,毋乃不可與?』『然則吾欲暴巫而奚若?』曰:『天則不雨,而望之愚婦人,於以求之,毋乃已疏乎?』」

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

  • 象曰:厥孚交如,信以發志也。威如之吉,易而无備也。
  • 《繫辭》:易曰「自天祐之,吉,无不利」。子曰:「祐者,助也。天之所助者順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順,又以尚賢也。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
  • 二三子:卦曰:「絞如委如,吉。」孔子曰:「絞,白也;委,老也。老白之行…,故曰吉。」 

【今解】

誠信而能與人相交,且很有威嚴,吉。

六五處於最尊貴的位置,柔順而中庸,而且有陽剛的一群賢能之士來輔佐。既有誠信與群臣交心,又有威嚴,受人敬重,吉。

六五為大有卦的卦主,大有卦的卦義也是從六二而來,所以《彖》曰:「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柔得位指六為陰為柔,居於「五」這個君位,大中指五的位置,是上卦的中爻,喻指具中庸的美德,上下應之指上九及九二兩爻與其相應。這是君王能得眾臣輔助的卦象,因此而能夠富有天下。原本五之尊位宜以九居之,六為陰柔,通常意謂著君王之柔弱無能,但大有六五與上下陽卦相應,柔君有能臣之輔佐,因此為吉。由於君德柔弱,因此若能有威信則吉,反之則凶。

【字義】

厥孚交如威如:其誠信能夠與人相交,又有君王之威嚴。此言君王具有威信則吉。厥,其也。孚,信,誠信。威如,有威嚴。程頤:「上下孚信相交也。以柔居尊位,當大有之時,人心安易,若專尚柔順,則陵慢生矣,故必威如則吉。」朱熹:「大有之世,柔順而中,以處尊位。虛己以應九二之賢,而上下歸之,是其孚信之交也。然君道貴剛,太柔則廢,當以威濟之,則吉。」交亦可通皎,明白、顯著。皎如,形容誠信清楚表現於外,相當顯著的樣子。《二三子》作「絞如委如」,引孔子曰:「絞,白也;委,老也。老白之行…,故曰吉。」 「絞白也」即是取「皎」義。俞樾:「交當讀為皎,六五一爻居外卦離體之中,為明之主,故其信皎然。皎之言明也。《詩.大車篇》謂予不信有如皦日,此即厥孚皎如之義。」老則是敬重之稱,亦通威。《左傳》閔公元年魯桓公問成季,卜楚丘之父解釋說「敬如君所」,敬如即威如也。

【筮例】

《左傳》閔公元年魯桓公筮問次子成季的出生,得大有之乾:

成季之將生也,桓公使卜楚丘之父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間于兩社,為公室輔。季氏亡,則魯不昌。」又筮之,遇大有之乾,曰:「同復于父,敬如君所。」及生,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命之。

魯桓公有四個兒子,繼承魯國國君的魯莊公為嫡長子,其他三個兄弟庶長子為慶父、庶次子叔牙,及嫡次子季友(成季)都被魯莊公封為卿,其後代也因此形成了三大家族,分別為慶父的孟孫氏(又稱仲孫氏、孟氏),叔牙的叔孫氏,以及季友的季孫氏(季氏),這三大家族對於魯國國政一直有很深厚的影響,特別是季氏勢力最為龐大。由於三大家族為魯桓公之後,所以史稱「三桓」。

嫡次子季友要出生之前,魯桓公為他又卜又筮,想要了解他的一生。

卜楚丘之父說:「他所得到的擁戴(信賴)會像他的父親一樣,所受的尊敬有如國君。」在小孩出生時,小孩的手上竟然有「友」字的紋路,因此就以友做為他的名字。

卜楚丘又解釋大有之乾說:「同復于父,敬如君所。」

「敬如」即爻辭中的「威如」。「同復于父」者,這個父指的是魯桓公,桓公為君,於象為乾,乾為君。六五爻變,上離卦變為乾,火從於天為同人,因此說「同復於父(君)」。又帛書本「孚」皆作「復」,大有六五即作「闕復交如」。「同復於父」即「同孚於君」。孚(復)即取自爻辭。「厥孚交如」意思為誠信能夠與人相交,此意指君臣能夠交心,彼此信賴。

後來桓公死後莊公立,莊公的三兄弟也就是後來魯國「三桓」家族的第一代之中,季友是最為忠誠與擁戴莊公的,後來更成功雍立並輔佐僖公,而季友所發展出的「季孫氏」家族也成為三桓中勢力最龐大的一支。而庶長子慶父不但素行不良,與莊公夫人哀姜私通,還無所不用其極的要爭奪王位,甚至殺了閔公以稱王,因此後世常以「慶父」為作亂者的代名辭,並有「不去慶父,魯難未已」(不除去慶父,則魯國的災難無法平息)之說。至於老二叔牙,則是居於兩者之間,但因對於兩邊鬥爭表錯立場而遭賜死。

上九,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象曰:大有上吉,自天祐也。

【今解】

來自上天的保佑,吉,無往而不利。

六五已是尊位,上九處大有卦的極盛,又為六五之君所供養(六五承上九,柔承剛為順為吉),因此像是太上皇,比六五而更富有天下,因此大吉,無往而不利。

【字義】

:助也。自天祐之,有上天的保祐、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