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全解】12 否卦

Jack 在 2015, 四月 7 - 23:25 發表

12    否卦 天地否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初六,拔茅茹,以其彙,貞吉,亨。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六三,包羞。九四,有命无咎,疇離祉。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于苞桑。上九,傾否,先否後喜。

【卦名】

今本:否 帛書:婦 歸藏:否 秦簡: 清華簡:啚

否為閉塞不通,帛本作「婦」,意味這是屬於婦女之卦。清華簡作「啚」,則是吝嗇之義。

否、、不

《說文》:「否,不也,從口從不。」徐鍇曰:「不可之意見於言,故从口。」依徐鎧之說,否為以言語表達出不同意,即否定、否決之義。

「否」字甲骨文未見,從金文才有,首見於西周末的毛公鼎,作。推理「否」應當源自於「不」字。甲骨文不、丕、否通用,都作「不」。因此否可視為文字發展過程當中從「不」字繁化演變而來。現代出土的楚簡中,可見許多文字如此的繁化演變,如清華簡中竺字多一土字邊,复和旅多一辵字邊或彳字邊,而震卦則下方多一口或日。不字下多一口即否,若加日即秦簡中的

《說文》:「不,鳥飛上翔不下來也。从一,一猶天也。象形。」依許慎,「不」字是象鳥往上飛不下來,這個說法受到現代許多古文字學者的否定。甲骨文中「不」作,但解釋相當歧異。學者或認為象植物生長受阻無法破土而出,下三畫為植物發育期之根部,上面一橫為地面。或者認為是象花苞無法形成,相較之下「帝」(蒂)則是花苞得以形成。或認為這是象殘蕊萎敗之狀。總合來說,無論那一種解釋,「不」的造字都有生長受到阻礙之意味。

易經中則以否為閉塞不通的意思,如《彖傳》說「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序卦傳》說「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此與「不」字的甲骨文造字意思相符。

啚、鄙、嗇

清華簡《別卦》卦名作「啚」,「啚」為「鄙」的古字,卑鄙或吝嗇之義。亦通歰(澀),不滑順之義。

《說文》:「啚,嗇也。」「嗇,愛瀒也。从來从㐭,來者㐭而藏之,故田夫謂之嗇夫。」段注:「水部曰:濇,不滑也。凡鄙吝字當作此,鄙行而啚廢矣。《論語》鄙夫、《周書》鄙我周邦,皆當作此。」「嗇濇疊韵,《廣韵》引作歰。歰與濇皆不滑也。」「嗇者多入而少出,如田夫之務蓋藏,故以來㐭會意。」

依《說文》,啚通嗇,嗇字從來從㐭,㐭即廩(倉廩)之古字,意思是凡進來的就將他藏起來,所以現在我們形容一個人對於財物只進不出,只納藏而不付出,就是「吝嗇」。「嗇夫」通常用以指「田夫」,因為他們會將作物收藏起來。

依段注,啚為鄙的本字,即鄙吝之鄙,後來鄙字流行之後啚字就沒人在用。嗇濇疊韻,啚亦同於嗇與歰,嗇與歰都是「不滑」的意思,也就是「泰」的相反。《說文》:「泰,滑也。」

泰本義為滑,而啚為不滑。泰引申為通達,而啚為吝嗇,即不通達。與泰卦比對之後,「啚」字似乎比現今的「否」字更像是古卦名的「本尊」,這或許可以用以解釋為何現在「否」卦都讀作「鄙」而不是更通行的「缶」。

段注「嗇者多入而少出」,就卦象來說,本卦為坤在內乾在外,坤為多,乾為寡,即「多入少出」之象,此亦為啚(嗇)的字義。而這個取象,還具有比《周易》更早的傳統。

清華簡中有「數出」及「數內」之象,第四節〈卞〉:「凡卞,數而出,乃述。」「凡卞,數而內,乃復。」意思是說,得「數出」之象則所問事情順遂,「數內」(數入)之象則事情反復難成。與《周易》上下二體不一樣的是,清華簡的《歸藏》法有類似於數學中「四象限」的「四位」(相當於四體)。但與《周易》一樣的是,它的「四位」也有內外之位。乾在右下(室內),坤在左上(外之位),即為「數出」之象,為事情順遂,相當於《周易》的泰卦,萬事如意。如果是坤在右下(內),乾在左上(外),即為「數內」,代表事情不順遂,相當於《周易》的啚(否)卦,閉塞不通。

再比對「啚」(嗇)「多入少出」字義,其實就是「數內」之象。數者眾也多也,「內」者,即納入也。

帛書本卦名作婦,學者多數認為婦為否之假藉,應解釋作「否」。

實則帛本很清楚的「婦」即做「婦」解釋,不當做「否」,因帛書「婦」卦經文中也多次出現「不」(否),其用法顯然「婦」與「不」有清楚的區別,以兩個不同的字義在使用。

例如卦辭說「婦之非人,不利君子貞」今本作「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婦之非人」字義比今本「否之匪人」更為通順合理。上九爻辭「頃婦,先不後喜」今本作「傾否,先否後喜。」

另一方面,除否卦之外,今本《周易》其他作「婦」者帛本亦同樣做「婦」,今本為「否」者帛本則皆作「不」,這也是帛本婦、不有別,不能混而為一的證據。例如蒙九二「納婦吉」、大過九五「老婦得其士夫」、恒六五「婦人吉」,家人九三「婦子嘻嘻」、漸九三「婦孕不育」、九五「婦三歲不孕」、既濟六二「婦喪其茀」,這些爻的「婦」字帛本亦皆作婦。師初六「否臧」、遯九四「小人否」、鼎初六「利出否」中的「否」字帛本皆作「不」。

甲骨文中婦、歸、帚同源,皆作帚,泰卦六五「帝乙歸妹」,即在隱喻泰極而轉婦,因女歸之後即成婦。

泰卦為小往大來,為通泰、寬裕,此為君子之道。否為大往小來,為婦人、小人之道,引申為閉塞不通,此是就君子的立場而言,然就婦人或小人的立場來說,否卦才是讓其自在而快樂之道,因此卦辭只說「不利君子貞」,而初六之陰爻還說「貞吉亨」,六二甚至說「小人吉,大人否亨」。因此以「婦」為卦名,亦有其道理,更能顯其卦義。

簡言之:否泰卦之名,是就君子之立場而言。若反過來對婦女與小人來說,否才是泰卦,泰則是否卦。因此帛書以「婦」為卦名,更能彰顯兩卦之卦義。

【卦義】

閉塞不通,溝通不良。吝嗇簡約,婦人之道。

就卦象來看,否卦為乾天陽氣停留在上,坤地陰氣停留在下,天地陰陽之氣無法交流融和,萬物閉塞不通,政亂而人不和之象。這是君子退散,小人得勢,天下混亂的時候,《象傳》說:「天地不交,否。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

下坤順而外乾健,陰氣回到裡面,陽氣被逼到外面,陰陽不和。內坤為眾,外乾為寡,眾進而寡出,吝嗇簡約之象,此即《象傳》所言「君子以儉德辟難」。

於卦氣上,泰卦為春天一月建寅之卦,主生,萬物茲長繁茂。否卦則是秋天七月建申之卦,主殺,萬物開始凋零。陽氣從復卦之後開始回來(一元復始),一月泰卦為陰陽最為調和的時候(三陽開泰),四月乾卦則是陽氣增長的頂峰,接著到五月為姤卦,陰爻回來,女人(小人)開始用事,遯卦陰氣增長,君子開始逃離,到否卦則已是小人當道,陰陽無法交流而天地閉塞。

否卦屬婦女、小人之卦,凡卜到否卦,不盡然會萬事不順。小事、私密之事,不需與人溝通、閉門造車之事,是可以有所為的。但如果所問之事為公事,大事,那麼恐怕將閉塞不通,建議最好設法打開溝通之門。例如如果是做人上司的,最好聽聽下面的聲音;為人屬下的,應想辦法表達自己的看法。若能打破上下無法溝通的局面,或可否極泰來。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

  • 彖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 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
  • 序卦: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物不可以終否,故受之以同人。
  • 雜卦:否泰,反其類也。
  • 易之義:婦者[陰]陽姦矣,下多陰而紑[閉也]。

【今解】

閉塞不通,慘無人道的時候,不利於君子的貞定。君子大人離去,小人回來。

言天地閉塞不通的時候,萬物凋零,天下慘無人道,仁人君子的貞正之道完全不可行。君子離去,小人當道。陽為大,比喻君子。陰為小,比喻小人。

帛本作「婦之非人」,家中婦女不是人,言家有惡婦。

【字義】

否之匪人:天下閉塞的時候,沒有人道。否,閉塞不通的意思。匪人即「非人」,不是人,意謂不人道,指時局之亂。《詩經.四月》:「先祖匪人,胡寧忍予?」言先祖難道不是人嗎?怎麼忍心讓我受難呢?帛本作「婦之匪人」,為家中婦人不是人,言家有惡婦,有婦不良,因此不利君子之貞。對比於六四「休婦,大人吉」,為有婦休美,因此大人吉。

不利君子貞:有兩種解釋,一是五字為完整一句,二是斷為「不利,君子貞」。「不利君子貞」意思是否卦為小人道長,君子道消,正道不可行的時候,不利於君子的貞正(指正道),也就是君子正道不可行。「不利,君子貞」則意指否卦為萬物閉塞不通的時候,「不利」為整卦的吉凶判斷。「君子貞」,此時君子當以貞靜為宜,貞靜則有退避隱居之意,符合《象傳》所說的「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的意思。這兩種解釋各有優劣,於義理也都互通。

大往小來:《易經》中凡「大」皆指陽、君子;小則指陰、小人。卦在外為「往」,離去之義;卦在內為「來」,歸來之義。「大往」指三個陽爻離去,喻君子之道消,大人退去,正道不行。「小來」指三個陰爻回來,喻小人、婦女之道長,小人得志。反之,泰卦則是「小往大來」,小人道消,君子道長。

【筮例】

《國語‧周語下》單襄公論周子將得晉國

晉悼公名周(或作「糾」)又名周子,當時周子在周時,事奉單襄公,襄公重病時交待他兒子,一定要好好對待周子,因為他認為周子一定會成為晉國的下一任君主。他所持的理由,除了對於周子這個人的觀察,認為這個人具有11項為君的美德之外,還有他所知道的一些占筮和占夢的典故。

單襄公聽說當年晉成公被迎回晉國繼任君位時,晉國筮了一卦,得到乾之否,說是「配而不終,君三出焉」。再加上成公母親夢見成公只能傳位三代,三代之後晉國國君將改由晉襄公驩的子孫接任,因此預測周子一定會是下一位晉國君主。後來果然晉厲公被殺之後,周子被迎回晉國,成為晉悼公。

乾之否是一個三爻變的卦例,依〈重耳筮得晉國〉貞屯悔豫的筮例來看,三爻變是同時看本卦和之卦。對照今本乾卦和否卦卦辭,並沒有符合「配而不終,君三出焉」的卦爻辭。而從「君三出焉」這樣的語法來看,不像卦爻辭,倒比較像是易傳的用語,也可能是占筮者的自由創作。

〈董因筮重耳返晉〉得泰之八,占曰:「是謂天地配亨,小往大來。」泰卦說「天地配亨」,與泰卦成對而相反的否卦說「配而不終」應該算是有些道理的。泰否兩卦都是天與地相配,差別在於泰卦天地交流而相配,否卦天地配而不交,萬物閉塞,也就是「配而不終」,意指天地雖配在一起,但無打有好的結果。

今本《周易》否卦說「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大往小來」則近於「君三出焉」。這可以從兩種卦象的理解方式來看。

首先是就上下二體來說,大往意指三陽在外。外卦乾為大,內卦坤為小。大往意指乾三陽在外,小來為坤三陰在內。既然是三陽在外,陽為君,在外即出,那麼三陽在外就是「君三出焉」。

另一種理解方式則可將乾卦納入考察。在十二消息卦中,若從乾卦開始算起,到姤卦為一陰進一陽出,至遯卦為二陰進二陽出,至否卦則為三陰進三陽出,因此「乾之否」就是三陽出,陽為君,因此乾之否為「君三出焉」。

雖然「配而不終,君三出焉」今本《周易》不存,但我們透過易象的探索,幾可斷定那講的就是否卦,這是以否卦,也就是之卦做為占斷。至於本卦乾卦是否有使用到?

照理來說應該有,只是被省略不提,沒有被記載下來。因為單襄公在引用這筮例時,是為了說明這件事的後面發展,只挑對於眼前要交待的事的重點,也就是整個占斷後半斷的預測「君三出焉」。我們可以試想,當初是否理應晉國史官或卜官在解這一卦時,就是迎回成公會大吉,所以他們迎回了,而且這會是當初占筮時的重點,這也會是當初在整個占斷中的前半段,而這一部份的占斷很可能與今本易經說的「元亨利貞」相去不遠。

所以,雖然我們分析出來,「配而不終,君三出焉」應該就是否卦,但是也不能說這一筮例並未用到乾卦。很可能單襄公只引用了他聽到的後半段故事在交待頃公,因為只有這一段故事對他是有意義的。然而當初對於晉國人來說,應該是成公回晉國是否為大吉,這才是晉國人最關心而會大書特書的。

初六,拔茅茹,以其彙。貞吉,亨。

  • 象曰:拔茅貞吉,志在君也。

【今解】

拔茅草的根,一拔就一整串的同類根根相連、牽連而出。貞定則吉而亨通。

初六是想要棄暗投明的第一爻,首先發難與上面陽爻相應,一旦首先發難,就有如拔茅草一樣,根根相連而同類群起,一人帶頭之後,接下來可見到的將是群起而呼應。

此段爻辭與泰卦初九幾乎一樣,但泰初九最後言「征吉」,為適於出征;此言「貞吉」,為不宜出征,反而應該貞定。

此比喻人當慎於始,一但一開始做對了,接下來將成連鎖效應,同類相牽引而出。《象傳》說:「拔茅貞吉,志在君也。」君指與初六相應的九四,陽為君子,故稱君。初六之所以貞吉,是因為坤陰之道以貞定為吉,其志在於與九四相應,順承與乾陽。此坤卦卦辭所說「利牝馬之貞」、「安貞吉」。

以上為傳統之解釋。此外亦可解釋為:拔茅草做餵馬之草料,取茅草的莖以做草料之用,貞定為吉。

【字義】

拔茅茹,以其彙:拔茅草的根,同類相連一起拔出。茅,茅草。茹有多種解釋,王弼認為是茅草相連之狀:「茹,相牽引之貌也。」虞翻認為是根:「茹,茅根。」《說文》則以茹為餵馬之草料:「飤馬也。」彙,類也,帛本作「胃」或「」。《釋文》:「彙,音胃,類也。」「古文作。」其彙,指同類。王弼:「順非健也,何可以征?居否之時,動則入邪,三陰同道,皆不可進。故茅茹以類,貞而不諂,則吉亨。」「彙」也可解釋作「莖」,則「以其彙」為「以其莖」,意謂拔茅草的根時是從莖部拉起,或者指拔茅草作餵馬之草料,且取茅草之莖以為草料之用。高亨泰卦注曰:「彙有草莖之義…拔茅飲馬必用茅莖者,蓋拔茅則連根,連根則帶土,帶土則馬不食也。拔茅茹以其彙,是養其所需以備取用之象也。」

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

  • 象曰:大人否亨,不亂群也。

【今解】

包容而承順,小人吉,大人則閉塞不亨通。

六二為下卦之中爻,為包。下卦坤三爻承上卦之乾陽,二為下卦之主爻,故於六二曰「承」。《周易》陰下陽上為「承」,陰順於陽,承順之象;反之陰在陽上為「乘」,陰逆於陽,叛逆之象。

虞翻以坤為包象,證諸整本《周易》實在不符。泰九二虞翻注:「在中稱包。」二、五為中爻,在中爻為包,證諸整本易經多數符合。《周易》除否六三「包羞」,姤九四「包无魚」非屬中爻之外,其餘如否六二「包承」、蒙九二「包蒙」、泰九二「包荒」、姤九二「包有魚」、否九五「繫于苞桑」,姤九五「以杞包瓜」,都屬中爻,非二即五。而三、四爻會取象包者,或是例外,或是偶有取互體之中爻者。

【字義】

包承:包為包容,承為承載、順承。包承指既包容又承順。六二居下卦之中,為下坤卦的主爻,是代表三個陰爻承載上卦三陽者。二為臣位,六居中得位而上應九五,是符合臣道者,因而為吉。然而畢竟此為小人之道,所以大人居此則閉塞不通。否卦本為小人亨通之時,而六二又是三陰爻中唯一得位而中正者,對小人來說乃吉中之吉。王弼:「居否之世,而得其位,用其至順,包承於上,小人路通。」朱熹:「 陰柔而中正,小人而能包容承順乎君子之象,小人之吉道也。」高亨認為,「包承」應作「包脀」,脀為祭祀時宴饗時所升之肉,「包脀者以茅葦包脀肉也。」「祭祀宴饗所升之肉,宜實於鼎俎,小人包脀,雖無鼎俎,尚有脀肉,是小裕之象也。大人包脀,雖有脀肉,已無鼎俎,是大貧之象也。故曰: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即享字。」

六三,包羞。

  • 象曰:包羞,位不當也。

【今解】

所包容的是羞恥之事。

【字義】

包羞:羞,羞恥。孔穎達:「所包承之事,唯羞辱也。」六三已經是否卦小人當道即將結束的時候,也是「小人道長」的頂點,接下來則要轉為君子之道。楊萬里說:「小人銳于初,壯于二,窮于三。」三可以說是小人之道窮的時候,而且不像初六有帶頭作用,六二又是實際的首領,六三只能當跟隨的小嘍囉,為小人中之小人,因此為「羞」。象曰:「包羞,位不當也。」言六三因為不當位,所以包羞。

羞亦可解釋為進獻,或進獻的食物。《說文》:「進獻也,从羊。羊,所進也。」《爾雅》:「羞,餞,迪,烝,進也。」《周禮》、《禮記》中皆作進獻或所進獻之飲食,如薦羞、膳羞、共祭祀之好羞。包羞,將進獻之物包裹起來之後再進獻。高亨:「獻肉謂之羞,因而肉類皆謂之羞。」「包羞者,以茅草包熟肉也。此有所饋獻之象。」初言「拔茅茹」,因此高亨認為「包羞」是以茅包羞。

帛本作「枹憂」。

九四,有命无咎,疇離祉。

  • 象曰:有命无咎,志行也。

【今解】

有命令則不會有罪咎,同類可沾附其福祉。

小人之道已消退,君子開始救濟閉塞的時運。然而處於多懼又沒有權力的位置,雖然有能力改變局面,但無法主動行事,必需等到有來自上面來的命令,才能行動並免於罪咎。而同伴也將因為九四之志行而共同享受福祉。

九四居互體巽卦之中,巽為命令,故曰有命。

【字義】

有命无咎:有命令則可無咎。命令指的是來自九五之君的命令,得到命令而行事則無咎;反之,若無來自君上的命令就行事則有咎。

疇離祉:同類同蒙其福祉。疇,類,指同類,同伴。意指後面三個陽。離,與離卦的「離」同義,為麗,附麗、附著的意思。祉,福祉。王弼:「有命於小人,則消君子之道者也。今初志在君,處乎窮下,故可以有命无咎而疇麗福也。疇謂初也。」程頤:「能使事皆出於君命,則可以濟時之否,其疇類皆附離其福祉。」朱熹:「疇類三陽,皆獲其福也。命,謂天命。」疇或可解釋作田疇,所治之田地。《說文》:「耕治之田也。从田,象耕屈之形。」如《左傳》所說之「取我田疇而伍之」、「我有田疇,子產殖之」,《禮記.月令》季夏之月「可以糞田疇」。疇離祉,所治之田可得福祇。疇也可作「誰」《爾雅》:「疇,孰,誰也。」疇離祉變疑問句,誰附得其福祉。總觀爻義,以前兩種解釋為宜,第三種解釋較不通順。

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 象曰:大人之吉,位正當也。
  • 《繫辭傳》: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亂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今解】

否道休止,大人吉。但眼前太平只是暫時,基礎並不穩固,應當有隨時滅亡的警惕,不可掉以輕心。

否道已經即將結束,小人之道停止滋長,具有陽剛中正之德的君子,得以為亂世之中流砥柱。然而否道畢竟還沒有結束,國家仍維繫於不穩固的基礎上。

【字義】

休否:否道停止。或否道中之休美者。休有兩種解釋,一是休息、停止。二是休美,美麗。休否可解釋為否道停止、休止。或解釋作「美麗的否道」,意指這是閉塞的亂世裡難得的美麗時光。帛本作「休婦」,或可解釋作美婦、好婦。因婦好而大人吉,對應於「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或者解釋為休掉惡婦,卦辭說「婦之非人」,因而不利君子貞,此爻言「休婦」,為將惡婦休離,故大人得吉。

其亡其亡:國君自我警惕國家隨時可能滅亡,應當努力圖強。

繫於苞桑:繫,捆綁、維繫。苞桑有兩個完全相反的解釋,一是認為苞桑是柔弱之桑樹,繫於苞桑是綁在不牢靠的桑樹,非常危險,與「其亡其亡」皆是自我警惕之語,言現在休否只是暫時,隨時仍有滅亡的危險,眼前的太平,有如綁在茂盛但不堅實的桑樹上一樣的不牢靠。如來知德曰:「桑止可取葉養蠶,不成其木已,非樟楠松栢之大矣,又況叢聚而生,則至小而至柔者也。以國家之大,不繫于磐石之堅固,而繫于苞桑之柔小,危之甚也。」俞琰:「桑之方苞柔弱而不可係物,以此為戒而防其亡。」第二種說法認為,苞桑相當穩固,繫於苞桑為綁在穩定牢靠的叢生桑樹上,繫於苞桑是自我激勵,要奮發圖強。此以苞為植物叢生狀,形容桑樹的根部盤根錯結,能讓樹穩穩的長在地面上。程頤:「其繫于苞桑,謂為安固之道,如維繫于苞桑也。桑之為物,其根深固。苞,謂叢生者,其固尤甚。」陸績曰:「包,本也。言其堅固不亡,如以巽繩系也。」兩種解釋當以前者為佳,一者,桑之言喪也,因此以包桑為喻,是告戒有亡國、喪國之危機。在古禮中即有以桑來隱喻喪事之習俗。如《禮記.雜記》「枇以桑」鄭注:「枇,所以載牲體者。此謂喪祭也。」正義:「以其用桑,故知喪祭也。」再如《儀禮.士喪禮》「笄用桑」鄭注:「桑之為言喪也。」者,比較其他爻辭,如泰九「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以及姤九五「以杞包瓜」,包瓜即「匏瓜」,為繫而不食者,顯然「包」之隱喻都是指事物不勞靠,不足以做為穩固的依靠。蒙九二「包蒙,吉。納婦吉,子克家」,否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亦可見「包」之為吉,只可小事,不足為大事,利小人婦女之貞,不利於大人君子。其三,《詩.鴇羽》:「肅肅鴇羽,集于苞栩。…肅肅鴇行,集于苞桑。王事靡盬,不能蓺稻粱,父母何嘗。悠悠蒼天,曷其有常。」正義:「鴇之性不樹止,今乃集於苞栩之上,極為危苦,喻君子之人當居平安之處,今乃下從征役,亦甚為危苦。君子之人既從王事,此王家之事無不攻緻,故盡力為之。既則罷倦,雖得還家,不復能種蓺黍稷。既無黍稷,我之父母當為何所依怙乎!」《詩》以「集于苞栩」、「集于苞桑」比喻君子處於危苦,而全詩又在說君子苦於征役而無能力奉養父母,因此「繫於苞桑」應解釋為所繫者無以為依靠。「苞」為形容桑樹繁茂、茂盛的樣子,又有暗諷事物中看不中用之意,觀以上所舉各爻亦皆有此隱喻。鄭玄:「猶紂囚文王於羑里之獄,四臣獻珍異之物而終免於難,繫于苞桑之謂。」鄭玄為何以文王囚於羑里做比喻,不得其解。

上九,傾否,先否後喜。

  • 象曰:否終則傾,何可長也。

【今解】

傾覆的否道,先是閉塞,最後有喜。

否道已經要結束,正是黎明前的黑暗,否極要泰來的時候。先是閉塞不通,但馬上會否極泰來,喜事來臨。

【字義】

傾否:否道傾覆。傾為斜,引申為傾覆、終結。泰卦上六為泰道傾覆,說城復於隍,因上爻為一卦的演變結束,即將物極必反的時候,泰極否來,否極泰來。否卦上九也是閉塞的亂世即將傾覆結束的時候,故曰傾否,《象傳》所說的「否終則傾,何可長也」,言否道不可長。帛本作「頃婦」,頃者頭不正也,頃婦即頭不正之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