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全解】10 履卦

Jack 在 2015, 三月 25 - 21:26 發表

10    履卦 天澤履

履虎尾,不咥人,亨。初九,素履,往无咎。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貞吉。六三,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為于大君。九四,履虎尾,愬愬,終吉。九五,夬履,貞厲。上九,視履,考祥其旋,元吉。

【卦名】

今本:履 帛書:禮 歸藏:履 秦簡:履 清華簡:

「履」帛本作「禮」,禮者履也,履者禮也,帛書易傳亦作履。《清華簡》的,古文字中「止」同「足」,都是履的古文。

因此履卦的卦名從出土資料到今本,一致都通「履」。

《說文》履作:「足所依也,从尸,服者也。从彳夊,从舟象形。」「,古文,从頁从足。」段注:「古曰屨,今曰。」「引伸之訓踐,如君子所是也。又引伸之訓祿,《詩》福綏之《毛傳》曰:,祿也。又引伸之訓禮,《序卦傳》、《詩》長發傳是也。禮爲疉韵,祿爲雙聲。」

依段注,履原本是鞋子(足所依也),通「屨」,引伸為踐履,意指人所當行者。又引伸為「福祿」的祿,此《爾雅》所說的「祿,祉,履…福也」,「履,祿也」。又引伸為禮,《爾雅》「履,禮也」。

《周易》中的履則兼具履之原義和引申義,可作「踐履」,如「履虎尾」;也可作「禮」,如《序卦》傳說:「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甚至亦可作鞋子解,如「素履」,是樸素無華的鞋子。但任何卦辭都不宜以單一意思來做解釋,如「素履」亦隱含「素禮」之義。

【卦義】

禮、履行,禮節和規矩,如履薄冰。

履原為鞋子的意思,引伸則為履行,踐履。再引申到道德上,意指行為所當踐履的,也就是禮。因此履也解釋作禮,馬王堆出土的帛書本卦名即作禮。禮者履也,履者禮也,履禮兩字互通。

《禮記.樂記》:「禮也者,理之不可易者也。樂統同,禮辨異。」「樂者為同,禮者為異。同則相親,異則相敬。樂勝則流,禮勝則離。合情飾貌者禮樂之事也。禮義立,則貴賤等矣;樂文同,則上下和矣。」

禮以辨異,也就是辨別人與人之間地位的差別,明君臣、父子、夫婦、長幼之序,這也是《象傳》說的:「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辯上下,定民志。」別異之道則在敬。因此履道重在「敬」,全卦爻辭亦以「敬」之與否定吉凶。

得此卦者要小心「伴君如伴虎」,凡事依禮而行,以現今的觀念來說,就是一切要照規矩來,否則惹到老虎讓它回頭咬人,恐有災難。吉道在於注意上下、尊卑之間的分際,不得茍且逾越。卦辭以「履虎尾」釋義,雖然情勢險惡,但若能小心翼翼,而能讓老虎不咬人,事情也可亨通。

《彖》傳說:「履,柔履剛也。說而應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柔履剛」指六三一個陰爻在兩個陽爻之上。而「說而應乎乾」則是以二體卦象做為因應之道,以喜悅的態度(下卦為澤兌,為悅)呼應上面之乾陽。

卦象下兌為毀折、澤險,上為乾陽君子,君子陽剛履險之象。兌為口,為虎,故曰「虎」曰「咥」。兌為向下毀折,乾剛在上未能受害,因此不咥人。反之,若兌卦在上,乾陽在下,則兌欲傷陽,畜積在內的乾陽陽氣增長,與其對決,是為「夬」卦,夬者決也。

《序卦》說:「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卦序上履卦與小畜為相綜的對卦,是繼師、比兩卦而來。卦序發展到比卦為人民聚集,萬邦來朝,小畜為如何養民養小邦的階段;進入履卦則是開始教民以禮儀,使民知君臣、上下、長幼之分際。

履卦的旁通卦為謙,《繫辭下》:「履,德之基也。謙,德之柄也。」「履,和而至。謙,尊而光。」「履以和行,謙以制禮。」履與謙可以說互為表裡,一體兩面,謙卦為虛心於內,履卦則為實行於外。

王弼:「《雜卦》曰:履不處也。又曰:履者禮也。謙以制禮,陽處陰位,謙也。故此一卦,皆以陽處陰為美也。」王弼意思為,禮當以謙虛來制約,因此六爻以陽處陰位為吉,因陰位為虛為卑。例如九二「幽人貞吉」,九四因驚恐而「元吉」;反之六三以陰而居陽位,乃凶中之凶,因此「履虎尾,咥人凶」,是六爻中最凶險的一爻;就連九五之尊,也因高居貴位而「貞厲」。

此卦典故可能是古代鬥獸之儀式或活動,有如古羅馬之競技表演。而從整卦經文來看,「履虎尾」是整個活動的焦點,或有不夠眼明腳快者被老虎所咬,或有能馴服老虎者而得平安。

在商周出土的青銅器中,經常可見老虎噬人紋,甚至還有「虎食人卣」的青銅器,學者雖然對虎食人或虎噬人的題材多有猜測,但一直不得其解,或許履卦經文就是相關典故的記載。

圖說↓:現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的「后母戊鼎」,或名「司母戊鼎」,鼎耳上的虎噬人紋,這種紋在商周的青銅器中經常可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履虎尾,不咥人,亨。

  • 彖曰:履,柔履剛也。說而應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 象曰: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辯上下,定民志。
  • 繫辭下:◎履,德之基也。謙,德之柄也。 ◎履,和而至。謙,尊而光。 ◎履以和行,謙以制禮。
  • 序卦: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履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
  • 雜卦:履,不處也。
  • 易之義:履者諈之力行也。

【今解】

踩老虎尾,老虎不咬人,亨。

《彖傳》:「說而應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老虎之所以不咬人,是因為能夠小心翼翼,和悅的順從其意,所以老虎不咬人。

【字義】

:音「跌」,囓的意思。咥人就是咬人。《說文》:「大笑也。」段注:「《周易》:履虎尾,不咥人。馬云:齕也,此別一義。」齕即齧,噬、咬的意思。虞翻以「齧」《九家易》則以「噬」解釋「咥」。《九家易》:「應於五,故雖踐虎,不見咥噬也。太平之代,虎不食人,亨謂於五也。 」

初九,素履,往,无咎。

  • 象曰:素履之往,獨行願也。

【今解】

樸素的鞋子,以此而往,沒有罪咎。

或:樸素的禮儀,以此而往,沒有罪咎。

素,形容人的德性很樸素,獨來獨往,獨善其身。素履引喻為樸素的禮儀,沒有官位與名份的人並不需依照官場禮儀,只要依照自己的禮儀,獨善其身即可。

【字義】

素履:可做三解,樸素的鞋子、樸素的禮儀、素人的禮儀。素原意為樸素,白色。履為鞋子,言穿著樸素的鞋子出門。或引伸履為禮,素禮為樸素之禮。素也可指素位之人,也就是沒有任何官位、身份的人,有點像是民間之隱士,因此是獨來獨往之人,不受禮節約束。荀爽曰:「初九者,潛位。隱而未見,行而未成。素履者,謂布衣之士,未得居位,獨行禮義,不失其正,故无咎也。 」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貞吉。

  • 象曰:幽人貞吉,中不自亂也。

【今解】

所走的道路平坦而廣闊,隱士貞定則吉。

對於那些不驚世駭俗,行事低調平凡而不為人所知的隱士,貞定為吉。行事中庸,不自亂陣腳,則可得吉。被囚禁的人,將因為行為清白而被釋放。

九二爻變下卦成震,互體成艮。震為大途,故曰「履道坦坦」。艮山之下,隱士(幽人)之象。

【字義】

履道坦坦:比喻一個人行為坦蕩蕩,光明磊落。履道,所踐履的道路,所走的道路,喻指一個人的行為。坦坦,平坦、廣闊的樣子。

幽人:有兩種解釋。一是指隱士或名聲未顯之人,如王弼「居內履中,隱顯同也」,來知德「幽獨之人,多是賢者」,楊萬里「猶守之以山林幽獨之操」。《說文》:「幽,隱也。」《爾雅》:「幽,隱,匿,蔽,竄,微也。」二是指被囚禁之人,或是犯人。幽,囚禁的意思。高亨「漢人亦釋幽為囚」、「幽人謂囚人,今呼為囚徒」。虞翻曰:「訟時二在坎獄中,故稱幽人。」「雖幽訟獄中,終辯得正,故不自亂。」

六三,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為于大君。

  • 象曰:眇能視,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與行也;咥人之凶,位不當也;武人為于大君,志剛也。

【今解】

一眼盲也能看見,但所見不清楚。跛腳也能走路,但既不靈活也無法行遠。因此而踩老虎尾巴,老虎咬人,凶。這就有如一個武人而想要當君王。

「眇能視,跛能履」比喻人不自量力,做自己所不擅長的事。「履虎尾,咥人凶」說明此不自量力、不謹慎行事的結果。武夫只懂得帶兵打仗,不懂治國方略,卻不安份而想要當國君,失敗乃註定的結果。就如眼睛看不清、腳跛不便於行,仍要冒險行事,踩到老虎尾巴而讓老虎所咬,乃是必然之事。

六三居兌之上,居多憂之地,失位而乘剛,凶之象。又兌為口為毀折,六三居兌口,故咥人凶。互體離為目,巽為股,兌傷之,眇跛之象。

【字義】

眇能視,跛能履:比喻人不自量力,諷刺後面的「武人」想要篡位當君王。眇,音「秒」,《說文》:「一目小也。」原本指大小眼,引伸指一眼受傷而失明,或指視力障礙,雖然能夠見物,但所見卻不清楚,比喻人見事不明。虞翻以「視不正」解釋:「離目不正,兌爲小,故眇而視。」跛為跛腳,跛腳的人能夠走路,但無法像正常人一樣靈活或遠行。眼不明,腳不行,卻要冒險行事,去做履虎尾這樣的事。歸妹卦作「眇而視」、「跛而履」,「而」通「能」。

武人為於大君:武人仗著自己有武力,而想搶奪君王的位置,也就是篡位。王弼:「志在剛健,不脩所履,欲以陵武於人,為于大君,行未能免於凶,而志存于王,頑之甚也。」「為」或解釋為「用」,如俞琰:「武人得此占則見危授命,奮不顧身,可以有為而進用于大君也。」帛本作「武人迵于大君」,乾「用九」作「迵九」,《說文》:「迵,迭也。」段注:「迭當作达,《玉篇》云:迵,通達也。」據帛本,「迵」可解釋為用,或通達,武人用于大君、武人通達於大君,意思相近,都是武人為大君所用之義。這個解釋於單句來看較為通順而合理,然而就整個爻辭脈絡來說,不如前一個解釋。

九四,履虎尾,愬愬,終吉。

  • 象曰:愬愬終吉,志行也。

【今解】

踩老虎尾巴,戒慎恐懼,步步為營,終能化險為夷,吉。

履道講的是戒慎恐懼,只要隨時保持警戒,即使如九四踩到老虎尾,一樣是吉。

九四處近君多憂之位,兌為虎,六三在兌口,所以老虎咬人。但兌卦在內,九四在外,兌口(六三)又順承於九四之陽,故不咬人而吉。九四爻動上體成巽順,承九五之尊,為動而能順於君之象。九四爻動互體成震,「震來虩虩」,故曰「虩虩」。

【字義】

愬愬:應作「虩虩」,恐懼害怕的樣子。愬,音「素」。王弼:「處多懼之地,故曰履虎尾愬愬。」虞翻:「體與下絕,四多懼,故愬愬。」侯果曰:「愬愬,恐懼也。」愬愬與虩虩同,但應作「虩虩」,因履卦故事以「履虎尾」為軸心,「虩」字有「虎」,較符合卦象與卦義。《說文》作「虩虩」,虎部曰:「《易》:履虎尾,虩虩。恐懼。」又震卦「震來虩虩」荀爽作「愬愬」,馬融鄭康成曰:「虩虩,恐懼貌。」

九五,夬履,貞厲。

  • 象曰:夬履貞厲,位正當也。

【今解】

破損的鞋子,堅定則危險。

或解釋作「決斷之履行」。履道最忌諱的就是自滿,高傲,不懂尊卑分際,逾越本份。而九五處於最尊貴的位置,雖然沒有逾越的問題,但行事過於剛強,果斷,所以也因此而召來危險。王弼所說的:「履道惡盈而五處尊,是以危。」

【字義】

夬履:夬有兩種解釋。一是決,決斷,果決的意思。二是損壞的意思。傳統皆採前一種解釋,以決為決斷、果決,剛強之義。如程頤:「夬,剛決也。五以陽剛乾體居至尊之位,任其剛決而行者也。」朱熹:「五以剛中正履帝位,而下以兌說應之,凡事必行,无所疑礙。故其象為夬決其履,雖使得正,亦危道也。」夬亦通缺,缺為破之義,則夬履意指破損之鞋子,鞋子破損則不當強行,引喻難以履行。高亨:「夬履謂斷裂之履。」《呂氏春秋.分職篇》:「今民衣弊不補,履決不組。」可為證。

貞厲:堅守、堅定則有危險。貞為堅定、堅決的意思。履道以謙虛卑下為吉,宜於居陰柔之位,九五剛強居位,不知謙虛退讓,所以即使居於中正之位一樣有危險。厲,危險,危厲。

上九,視履,考祥其旋,元吉。

  • 象曰:元吉在上,大有慶也。

【今解】

履道進入尾聲,回顧自己所做所為,仔細檢驗檢討優缺點,大吉。

此為能夠自省者,履卦吉道在謙虛自養,因此為吉。

【字義】

視履考祥其旋元吉:讀作「視履,考祥其旋,元吉」。俞琰:「視履為句,考祥其旋為句。祥當依荀爽作詳。」來知德:「視履作一句,與素履夬履同例。」「考其善于周旋折旋之間,則中規中矩矣,豈不元吉。」虞翻、孔穎達則讀作「視履考祥,其旋元吉」。

視履:觀看所履。有兩層意義,一是檢查自身的所做所為。二是觀摩、學習他人的禮儀。

考祥其旋:通盤的做檢查、稽查。考,檢查、稽查。祥作詳,詳細的意思。考祥,詳細的做檢查與檢討。鄭康成曰:「履道之終,考正詳備。」祥亦可解釋為善,如虞翻:「考,稽。祥,善也。乾爲積善,故考祥。」《說文》:「福也,从示羊聲,一云善。」那麼此句應解釋為「通盤的稽查當中的善」。王弼則將祥解釋為「徵兆」:「禍福之祥,生乎所履。」孔疏:「祥謂徵祥。」旋為一個周旋、往返,引伸為完備。程頤:「旋謂周旋完備,无不至也。」考祥其旋意為從頭到尾做一個通盤的仔細檢討。履道重在明辨尊卑分際,上九能夠考祥其旋當然是最能夠明辨者,因此為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