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周易全解】7 師卦

Jack 在 2015, 三月 1 - 21:27 發表

7    師卦 地水師

師貞,丈人吉,无咎。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九二,在師中吉,无咎,王三錫命。六三,師或輿尸,凶。六四,師左次,无咎。六五,田有禽,利執言,无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尸,貞凶。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

【卦名】

今本:師 帛書:師 歸藏:師 秦簡:師 上博簡:帀 清華簡:帀

「師」字原為軍隊單位,一師2500人,引伸為「眾」,或眾人聚集的意思。又引伸為領導眾人的官長、統帥、師長、導師。《周易》的師當做軍隊解釋,但卦爻辭中也有眾人、領導眾人之義,亦有領導、師長、導師的寓義。因此師卦卦義含蓋了「師」字的原義與引伸義。

《爾雅》:「師,旅,眾也。」鄭玄:「軍二千五百人為師。多以軍為名,次以師為名,少以旅為名。師者,舉中之言。」《說文》「二千五百人爲師。从帀从四帀,眾意也。」段注:「《小司徒》曰:五人為伍,五伍為兩,四兩為卒,五卒為旅,五旅為師,五師為軍。師,衆也,京師者大衆之稱。衆則必有主之者,《周禮》師氏注曰:師,敎人以道者之稱也。黨正旅師閭胥注曰:正師胥皆長也,師之言帥也。」

再就字源來看,殷商甲骨文以為師,作,到周代的甲骨文或金文才作即古「堆」字,小土堆、小山丘的意思。《說文》:「,小阜也。」段注:「其字俗作堆,堆行而廢矣。」徐中舒《甲骨文字典》:「旅途中坐臥止息及止息之處亦為,行旅征伐所集結者最為眾多,故軍旅止息駐扎之引申為師眾之師。」周代金文加了右偏旁「帀」,帀為周匝的意思,以一群人圍繞駐匝小山丘來代表軍隊,這也成為後來篆、隸及今日的師字。

上博簡及清華簡卦名皆做「帀」,古文「帀」通「師」。「帀」本義為平均在外的分布,均布的意思。《說文》:「周也,从反之而帀也。」段注:「各本作周,誤,今正。勹部『,帀徧也』,是爲轉注。按:古多假襍爲帀。」「帀」字就形構來說是ㄓ(之的古字)的倒寫。依段注,《說文》「周也」是「也」之誤,《說文》勹部的字就以帀來解釋,段注說:

與周義別。口部曰『周者密也』,周自其中之密言之,自其外之極復言之。凡圜周、方周、周而復始,其字當作,謂其極而復也。凡圜幂、方幂、幂積謂之周,謂其至密無疏罅也。《左傳》以周疏對文,是其義。今字周行而廢,槩用周字,或又作週,殊爲乖舛,名之當正者也。有帀而不密者,有密而不帀者,故其字宜辨也。宙者舟輿所極復,與宙音義皆相近。易曰:周流六虚,蓋自古叚周爲矣。

與周意思非常相近,但字義有別。為平均而較為鬆散的由內向外部四周無止盡的分布,周則是在一定範圍內密集的分布。一疏一密,一外一內。但這種差別在後來文字的發展中都混淆了,「今字周行而廢」,現在不論疏密內外的分布都被稱為周或週。

總合以上資料,「師」字形構是藉由一望無際的一大群人平均散布在土堆之外來抽象表達軍隊的概念,而從從帀也正符合上坤下坎的卦象。左兼具土堆及群眾之義,就如上卦的坤具備高地及群眾之卦象。而帀則符合坎為律之象(《九家易》:「坎爲法律也。」《爾雅》:「坎,律,銓也。」),律本義為均布,即平均分布,這也是帀()之本義。再從三畫卦的坎卦來看,上下各一陰(陰為眾)平均分布在陽實之外,亦符合「均布」的概念。

【卦義】

以寡統眾,帶兵打仗。責任重大,憂慮很深。

師卦是統領眾人,帶兵打仗的意思。卜到此卦表示事情複雜,責任重大,因此讓人憂心重重。

卦序上師卦與比卦為上下相反的一對綜卦,是繼需訟兩卦而來。《序卦》:「訟必有眾起,故受之以師,師者眾也。」《象傳》:「師,君子以容民畜眾。」《彖傳》曰:「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師卦是因為兩國爭訟,因此興師動眾以解決爭端,也是戰爭、聚眾討伐的意思。討伐他人必需師出有名,名正言順,因此曰「師貞」。

坤在上為高地,互卦坤為眾,坎在下為隱伏,眾人隱伏於高地之下,師眾之象;又坎為律、為均布,眾人均布於高地之下,即「師」的古字義。上坤為地為邦國,下坎為溝瀆(護城河),互體有坤眾及震動,動眾走出溝瀆征伐他國,出師之象。坎為憂心,坤地在上藏之,藏憂於內,憂心之象。因此《雜卦》說「比樂師憂」。

以六爻來看,九二一陽居下卦之中為師卦之主爻,二為臣位,陽剛之臣(武臣)應六五之君。坤為眾,九二受命領眾,銜命率兵之象。

舉凡卜到師卦,事情複雜困難而多憂。若是與人事相關的事情,則以選擇年老持重而有處事經驗或有智慧、謀略的長者最好,比較有成功的可能。若選擇年輕而無經驗者,則一敗塗地的機會大。

成書於周朝的《周易》,若要論「師」之始祖,不論是就軍師或國師之師來說,當然非太公望(呂尚)莫屬,因此太史公說:「呂尚所以事周雖異,然要之為文武師。」「其事多兵權與奇計,故後世之言兵及周之陰權,皆宗太公為本謀。」

而師卦典故當源自於周武王以太公望為師而興師伐紂之事,《史記.周本紀》:「武王即位,太公望為師,周公旦為輔,召公、畢公之徒左右王,師脩文王緒業。…遂興師,師尚父號曰…」《詩》:「維師尚父。時維鷹揚,涼彼武王。肆伐大商,會朝清明。」尚父即太公望,也是民間常稱的姜太公、姜子牙。

呂尚在年老時才遇到西伯(後來的周文王),師卦卦辭所指「丈人」為對於老者之尊稱,即指呂尚,如《莊子.田方子》說的文王「寓政於臧丈人」。文王死後,武王繼位,並奉呂尚為師,上六爻辭的「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則是武王在以呂尚為師之下成功伐紂並建立周王朝、分封諸侯之事。

師貞,丈人吉,无咎。

  • 彖曰: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
  • 象曰: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眾。
  • 《序卦傳》:訟必有眾起,故受之以師,師者眾也。
  • 《雜卦傳》:比樂師憂。
  • 《易之義》:師者得之救也。

【今解】

出師以正,長者吉,沒有罪咎。

出師有名,以老成而有智慧、謀略的長者領軍,吉而沒有罪咎。《彖》:「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出師討伐,目的在於以群眾暴力糾正他人之行為,因此要師出以正,即師出有名。

「師貞丈人吉」也可斷句為「師,貞丈人吉」,貞解釋作問卜的意思。貞丈人吉,占問的若為長者則為吉。意思同樣為率眾者以丈人為吉。

【字義】

師貞丈人吉无咎:有許多種讀法,「師,貞,丈人吉,无咎」、「師貞,丈人吉,无咎」、「師貞丈人,吉无咎」、「師,貞丈人吉,无咎」。但無論那一種讀法,意思大同小異,皆指出師應當以正,而領軍者以丈人(長者)為吉。

師貞:出師以正,師出有名。師,軍隊。貞為正。貞亦可解釋為「問」,《周禮》「陳玉以貞來歲之媺惡」鄭玄注引鄭司農云:「貞,問也。《易》曰:『師,貞丈人吉。』問於丈人。《國語》曰:『貞於陽卜。』」此言出師、行師,當請益於長者為吉。

丈人:長者、師長,有經驗而老成持重者。因為帶兵打仗的事非同小可,一定要有經驗而能夠駕御眾人者當領導者,才得為吉。鄭康成:「丈之言長,能御衆有正人之徳,以法度為人之長。」丈人或作大人,李鼎祚《周易集解》:「《子夏傳》作『大人』是也,今王氏曲解『大人』爲『丈人』,臆云『嚴莊之稱』。」此說也得到後世許多學者的支持,然而觀師卦全卦,以「丈人」為宜,大人應是傳抄之誤。師卦講的是武王以太公望為「師」並興「師」伐紂之事,「丈人」即指太公望。《莊子.田方子》載,文王「寓政於臧丈人」,「臧丈人」即太公望。《史記》:「呂尚蓋嘗窮困,年老矣,以漁釣奸周西伯。」呂尚因為年老遇文王,因此稱「丈人」,丈人為對年老者之尊稱。《史記.齊太公世家》稱:「呂尚所以事周雖異,然要之為文武師。」「周西伯昌之脫羑里歸,與呂尚陰謀修德以傾商政,其事多兵權與奇計,故後世之言兵及周之陰權,皆宗太公為本謀。」此言周自文王及武王,都以呂尚為「師」,談及兵法及周之權謀,非呂尚莫屬,因此師卦當指太公望之事。

吉无咎:吉而沒有罪咎。王弼:「興役動衆,无功則罪,故吉乃无咎。」王弼認為「吉」相當於有功,有功就是吉。吉則沒有罪咎,反之,若是出師無功而反,則是不吉,會有罪咎。

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

  • 象曰:師出以律,失律凶也。

【今解】

軍隊出征,要有紀律,若紀律不彰則大凶。

軍隊出征一定要有良好的紀律,軍法要森嚴。反之,如果散亂而無紀律將會大凶。《象》曰「師出以律,失律凶也」,「否臧」即「失律」,失去紀律則凶,呼應前「師出以律」。

坎為律法之象,故曰律。初六處下卦坎險及師卦之初爻,即出師之時,因此曰師出以律。爻變後下卦成兌,兌為毀折,因此律法變(失律)則有凶。《九家易》:「坎爲法律也。」《爾雅》:「坎,律,銓也。」

【字義】

師出以律:軍隊出征,要有良好的紀律。師出,軍隊出征。以,用。以律,使用紀律,意思為要有良好的紀律。「以」也可以解釋為「為…目的」,「以律」即以約束規範他國為目的,討伐之義。《說文》:「律,均布也。」段注:「易曰:『師出以律。』尙書:『正日,同律度量衡。』爾雅:『坎律銓也。』律者所以笵天下之不一而歸於一,故曰均布也。」依段注,「以律」即是為規範天下的不統一而讓它歸於統一。有一派學者以「律」為音律、六律者,此論依據如《周禮》:「大師,執同律以聽軍聲,而詔吉凶。」注:「大師,大起軍師。《兵書》曰:『王者行師出軍之日,授將弓矢,士卒振旅,將張弓大呼,大師吹律合音。商則戰勝,軍士強;角則軍擾多變,失士心;宮則軍和,士卒同心;徵則將急數怒,軍士勞;弱則兵羽,少威明。』」《史記.太史公自序》《索隱》:「古者師出以律,則凡出軍皆聽律聲,故云『聞聲效勝負,望敵知吉凶』也。」《正義》:「古者師出以律,凡軍出皆吹律聽聲。律書云『六律為萬事根本,其於兵械尤所重。望敵知吉凶,聞聲效勝負』。」以「律」為「音律」於事理之基本邏輯及文義都不通,以音律來指揮軍隊,古代或有其事,或者如鳴金擊鼓一類也可視為以音律指揮軍隊,但應只是更廣泛「軍律」的特例或一部份,不能當作「軍律」之全部而言。以律為「紀律」較「六律」或音律更具意義並符合事理。

否臧凶:帛本作「不臧兇」,紀律不善則凶。否通不,音鄙。臧音「髒」,《爾雅》、《說文》皆作「善」解。否臧,即不臧,不善,意指紀律不善,沒有紀律。所以《象傳》說「失律凶也」,「失律」即指「否臧」,此亦《尚書.冏命》所言:「發號施令,罔有不臧。」否臧也可解釋為不正。否臧凶,不正則凶,此呼應卦辭「師貞」,「能以眾正,可以王矣」。臧也可做壯解,音與義皆作「壯」,強壯之意。「否臧凶」意思為軍隊不強壯,因此為凶。那麼此爻應該解釋為:軍隊出征,雖然很有紀律,但是不夠強大所以為凶。

【春秋卦例】

《左傳》宣公十二年知莊子論彘子違命出師必敗無疑。

公元前597年時晉楚兩國之間發生一場邲之戰,在這場戰役之中,楚軍圍攻鄭國,鄭國向晉軍求救。

晉軍準備過河與楚軍對戰前,卻聽聞鄭國已經向楚軍投降。這時候領中軍的荀林父認為應當退兵,做為荀林父副將的彘子(即先縠)卻反對,認為不去救鄭國將有損晉國的霸主地位,因而執意違命過河與楚國一決雌雄。

知莊子引用《周易》師之臨,也就是師卦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說這支軍隊一定會失敗,他並解釋說:「執事順成為臧,逆為否。眾散為弱,川壅為澤。有律以如己也,故曰律。否臧,且律竭也。盈而以竭,夭且不整,所以凶也。不行謂之臨,有帥而不從,臨孰甚焉?此之謂矣,果遇必敗。彘子尸之,雖免而歸,必有大咎。」

知莊子意思為:「執行事情,順勢而成就是臧,逆勢而為就是否。群眾散了就是弱(杜預注:坎為眾,今變為兌,兌柔弱),河川壅塞就變成水澤(師下卦坎為河川,初六爻變成澤),有紀律來約束自己,所以說「律」。現在紀律不彰,自滿而衰竭,曲折而不整齊,所以就是凶。行不通就是臨(初爻變成臨卦),有將帥而不服從,有什麼比這還更行不通的?這一卦講的就是這件事,如果真的遇到楚軍,一定會失敗。這件事是彘子做主的,雖然他免於戰死而回來,也一定會有很大的罪咎。」

韓獻子告訴桓子(荀林父)說:「彘子因為帥領部份的軍隊而失陷,你的罪過可大了,因為你是元帥,軍隊的軍命無法施行,是誰的罪過?失去屬地和軍隊,罪過已經很重,倒不如前進,如果戰事無法獲勝,罪過有大家一起均分,六個人一起扛罪,不是很好?」於是晉軍渡河。戰敗。

知莊子所引「師出以律,否臧,凶」意思大概是說軍隊出征必需要有紀律,若失去紀律,那麼就是大凶,會戰敗。彘子身為副帥,而不聽從於主帥,違抗了軍令,強行渡河,逼得主帥荀林父也必需帶著整個軍隊陪葬。果然晉軍由於缺乏紀律,內部主副帥意見不能一致而戰敗。

在解釋爻辭意思時,知莊子也簡單使用到了八卦卦象。「眾散為弱,川壅為澤」講的是師卦下卦為坎,坎為川為水,初六爻變之後為澤,所以說「川壅為澤」。又以坎為眾,兌為毀折,即散之意,所以說「眾散為弱」。《左傳》中以坎為眾,與《說卦》「坤為眾」顯然不一致,而「坎為眾」的另一例證在〈重耳親筮得晉國〉中司空季子說:「坎,勞也,水也,眾也。」知莊子也引用到支卦(變卦):「不行謂之臨,有帥而不從,臨孰甚焉?」此以「事情行不通」來解釋臨卦。

九二,在師中,吉,无咎,王三錫命。

  • 象曰:在師中吉,承天寵也;王三錫命,懷萬邦也。

【今解】

在軍隊之中,吉,沒有罪咎。大王三次下了命令。

九二為師卦的主爻,也是師卦軍隊中帶兵的將帥。陰為眾,九二陽剛之臣(武臣)在下卦之中與六五之君相應,為將帥受命,親臨軍隊之中。

王三賜命,言將帥受到厚愛而身負重任,且不斷受到君王的重用,所以一直下命令於他。九二爻動下卦成坤為順,將帥動而能順從君命之象,故「王三賜命」。

【字義】

在師中吉:指將帥在軍隊裡。九二為師卦唯一的陽爻,也是帶領其他五個陰爻(眾陰代表眾人,群眾)出去打仗的將領,又居於下卦的中間,因此說「在師中吉」。

王三錫命:大王再三的授命。「錫」即「賜」,古文中常見。錫命,授命。在軍隊中的將領一直收到大王的授命,表示受到重用,因此《象》曰「承天寵也」。李鼎祚《周易集解》引《周禮》:「一命受職,再命受服,三命受位,是其義也。」

六三,師或輿尸,凶。

  • 象曰:師或輿尸,大无功也。

【今解】

軍隊可能滿載屍體而歸,凶。

此言軍隊可能戰敗。載屍而歸,大凶之象。六三失位,處於多憂之位,又乘九二之主帥,為失律之象。師出以律則吉,失律則凶。六三居於互體震卦之中,動則互體成兌,兌為毀折。另一解釋為軍隊號令不統一,因此為凶。

【字義】

:或然之辭,類似於我們當今說的「可能」。

輿尸:有兩種解釋,一是載著屍體,描述軍隊大敗,運屍而回的慘狀。輿,音魚,原本指車底,即車子承載貨物的平底,這也是車子發揮載運功能的主體,因此可用以指車子。這裡做為動辭,是載運的意思。尸為屍體,死屍。朱熹:「輿尸謂師徒撓敗,輿尸而歸也。」虞翻曰:「坤爲尸,坎爲車多眚。同人離爲戈兵,爲折首。失位乘剛无應,尸在車上,故輿尸凶矣。」《說卦》坎「於輿也為多眚」。或以震為車,六三居互體震之中,上有坤為尸,為輿尸之象。第二種解釋以輿為眾,尸為主,輿尸即以眾人做主,意指軍隊像是多頭馬車,號令不統一。程頤:「輿尸,衆主也,蓋指三也,以三居下之上,故發此義。軍旅之事,任不專一,覆敗必矣。」來知德:「輿者多也,眾人之意,即今輿論之輿。以坤坎二卦,皆有輿象,故言輿也。尸者主也,言為將者不主,而眾人主之也,觀六五弟子輿尸可見矣。程傳是。」古文中輿多用作本義,少做引伸的「眾」解,第二種解釋過於迂迴,也不如第一種解釋更符合全卦義理,因此以第一種解釋為宜。

六四,師左次,无咎。

  • 象曰:左次无咎,未失常也。

【今解】

軍隊暫時退守,沒有罪咎。

因應情勢而暫時退避,以保存實力,這是兵家之常事,既使無法得勝,但至少可以免於失敗的罪咎。

六四為多懼多凶之位,居互體坤卦之中,動而互體成坎有難,貞而不動則為坤有土。因此左次可得無咎。反之,躁動則有咎。

【字義】

師左次:軍隊退守。左次,退守的意思。次為軍隊出征時途中停留多日之處,停留一夜的地方叫「舍」,二夜為「信」,三夜及以上為「次」,凡停留三夜以上的地方就要回報,以掌握行軍的速度。這個用法在《左傳》中相當普遍ˊ,莊公三年:「凡師,一宿為舍,再宿為信,過信為次。」孔穎達:「此周公之典,以詳錄師出入行止遲速,因為之名也。兵事尚速,老師費財,不可以久。故《春秋》告命三日以上,必記其次。舍之與信不書者,輕碎,不以告也。兵未有所加,所次則書之,以示遲速。『公次於滑』,『師次於郎』,是也。」軍尚右,以右為前,左為後,左次即退守而暫停不前進的意思。朱熹:「左次,謂退舍也。」陳夢雷:「軍尚右。左次,退舍也。」崔憬以「左次」為常備軍,曰:「偏將軍居左。左次,常備師也。師順用柔,與險无應,進取不可,次舍无咎,得位故也。」

六五,田有禽,利執言,无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尸,貞凶。

  • 象曰:長子帥師,以中行也;弟子輿尸,使不當也。

【今解】

田中有獵物,宜於主張將它擒獲,沒有罪咎。資深的長子可帥領軍隊,但若是年輕小子就是載屍而歸。貞定不動則凶。

田中有獵物比喻敵人來犯,以禽獸比喻敵人,敵人侵犯我領土,有如禽獸跑到我田中糟蹋作物。因此我出師有名,可以聲討將他擒拿。既然是敵人來犯,就應當抵禦,而不當貞定不動,沒有作為,若是貞定則凶。

長子比喻資深而老成的人,是可以帶領軍隊者。小子為沒經驗的年輕小子,無法帶領軍隊,所以會一敗塗地,載屍而歸,大凶。

此爻前面說「田有禽,利執言,無咎」,則出征討伐可以免於罪咎。後面說「貞凶」,如果守靜不動則是凶。但討伐亦有可能為凶,長子出征也只足以率領軍隊打仗,免於罪咎而已,沒有吉可言。而如若由年輕無經驗者出征,則一敗塗地,載屍而歸。由此爻可見,師卦真的是一個「多憂」之卦,怎麼做都不對,如若守靜,則坐以待斃,任人欺凌;而若出征,也可能一敗塗地,最多也只能免於罪咎。

《周易集解》:「六五居尊失位,在師之時,蓋由殷紂而被武王擒於鹿臺之類是也。以臣伐君,假言田獵。六五離爻,體坤,離爲戈兵,田獵行師之象也。」李鼎祚認為田是田獵,武王以田獵之名而出師伐紂。

【字義】

田有禽:田中有禽獸,糟蹋作物。禽原本專指二足有羽的禽鳥類,但此泛指飛禽與走獸,比九五「王用三驅,失前禽」以及恒九四「田无禽」也都同樣的意思。另一說法認為,田為田獵,禽為擒獲,田有禽為田獵有所獲得。荀爽曰:「田,獵也。謂二帥師禽五。」

利執言:應當加以聲討。執,將敵人拿下。執言,提出擒拿敵人的主張。亦有「聲討」的意思。

長子帥師:長子為年長有經驗者,長子可以帥師,帥師即帶領軍隊。

弟子輿師:弟子為缺乏經驗而年輕者,出征不利,載屍而歸。

貞凶:貞為定為靜,不動。守靜不動則凶。

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

  • 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亂邦也。

【今解】

天子承受天命,國家建立,分封諸侯。但小人不宜用。

戰爭結束,開始論功行賞,開國寧邦,分封諸侯。然而對於小人只可以施與錢財的獎賞,絕不可授與官爵,否則將危害國家安定。

【字義】

大君有命:大君,天子。或指國君。有命,擁有天命。或有所命令。大君有命,天子擁有天命,或者國君頒布命令。兩種解釋皆可,都指戰爭結束的建國之時君王封賞。《禮記》疏:「孟京說《易》有周人五號:帝,天稱,一也;王,美稱,二也;天子,爵號,三也;大君者,興盛行異,四也;大人者,聖人德備,五也。」「大君」《周易》中出現三次,除師卦之外履六三「武人為于大君」臨六五「大君之宜」也都稱大君。孔穎達:「大君謂天子也,言天子爵命此上六,若其功大,使之開國為諸侯;若其功小,使之承家為卿大夫。」又《左傳》襄公二十一年「大君」杜預注:「大君,謂天王。」孔疏:「進言於王而稱大君,知大君謂天王也。大君,君之大者,故以為天子。《易》云『大君有命』亦謂天子也。」《孫氏周易集解》引鄭康成曰:「命所受,天命也。」《周易集解》引干寶曰:「大君,聖人也。有命,天命也。」又古時稱諸侯國國君之夫人為「小君」,或者可能以「大君」稱呼國君。

開國承家:討伐成功,論功行賞,分封諸侯。上卦坤為地為邦,上爻變為艮為藏,封地之象。諸侯封地曰國,大夫曰家。《周易集解》引荀爽:「大君,謂二。師旅已息,既上居五,當封賞有功,立國命家也。開國,封諸侯。承家,立大夫也。」干寶:「開國,封諸侯也。承家,立都邑也。小人勿用,非所能矣。」宋衷:「開國,謂析土地以封諸侯,如武王封周公七百里地也。承家,立大夫,爲差次,立大夫。因采地名,正其功勳,行其賞祿。」孔穎達:「言天子爵命此上六,若其功大,使之開國為諸侯;若其功小,使之承家為卿大夫。小人勿用者,言開國承家,須用君子,勿用小人也。」

小人勿用:言論功行賞時,小人不宜有封地或官爵,《象傳》「小人勿用,必亂邦也」意指小人若賞予封地或爵位,讓他從政,則將危害國家安定。程頤:「師旅之興,成功非一道,不必皆君子也,故戒以小人有功不可用也,賞之以金帛禄位可也,不可使有國家而為政也。」另一解釋為「小人」是就占問者身份而言,若占問者為大人或大君,則可用以開國承家之大事;但若為小人,則不可用,不宜有所作為。